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江湖天很晴

  • 定价: ¥38
  • ISBN:9787559600783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北京联合
  • 页数:237页
  • 作者:月星汐
  • 立即节省:
  • 2018-05-01 第1版
  • 2018-05-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月星汐著的《江湖天很晴》是一部以古代为背景的长篇小说。诡谲江湖,连日内,竟有数户百姓遇害,手法利落得不留半点线索。武林中正义之士暗中调查,竟发现有人能侥幸目睹其中两次暗杀并幸存下来,这人就是露宿犄角旮旯的朱灰灰。贪生怕死的朱灰灰本想浪迹天涯,可是做一个决定其实可短暂了,大侠的剑一拔一送一威胁,贪生怕死的朱灰灰就心不甘情不愿地成了协助调查员。从此古灵精怪的朱灰灰与武林中大名鼎鼎的枫雪城少主枫大侠携手破案、共襄正义……

内容提要

    月星汐著的《江湖天很晴》是一本古代言情小说。
    诡谲江湖,妖风乍起,连日内竟有数户百姓惨遭灭门,手段残忍利落,却无迹可寻。世家公子枫雪色前来查探,找到了唯一存活的目击者朱灰灰,并让她协助调查。
    开什么玩笑,这等性命攸关之事,贪生怕死的朱灰灰当然是阳奉阴违,借机溜走啦。奈何枫雪色武功高深莫测,对其威逼利诱,软硬兼施,并以她的“好兄弟”朱花花性命相要挟,朱灰灰只得顺从。之后的日子朱灰灰吃尽苦头,不但有一本正经的风大侠对她严苛管教,动不动就以她项上人头威胁,还前有狼后有虎,一路上危机四伏,一百零八路杀手一拨接一拨。整天和名满天下的雪色公子混在一起,好事没捞着,倒是被牵连一同被追杀。
    枫雪色不慎被算计,双目失明,朱灰灰照顾左右,不离不弃。
    枫雪色感动之余对这个溜须拍马、见风使舵的朱灰灰印象有所扭转,不料真相竟然是——
    枫雪色轻轻抹去唇上的血痕,道:“不用担心,我的伤没有那样重。”
    怎么不担心?若是枫雪色翘辫子了,她便失去了庇佑,那些杀手还不把自己生嚼了!
    “我是担心我自己……”朱灰灰在自己的舌头上咬了一口,说溜嘴把实话讲出来了!
    枫雪色:“……”

作者简介

    月星汐生长于燕赵之地,好读书,虽不求甚解,然耳濡目染,也于史书中前辈豪杰那里,继承来了一些侠气肝胆,虽世态炎凉,不改赤心热血。已出版作品:《七小姐嫁到》《江湖天很晴2》《江湖天很晴》《迷你恋人》《玫瑰之翼》《迷迭之翼》《噼里啪啦恋爱吧》《哎呀,爱呀》《淘气少女的爱情无间道》。

目录

正文

前言

    谁这么倒霉,生这么一个败家孩子?
    她大字识不了一斗,功夫练不成几招,可吃喝嫖赌抽、坑蒙拐骗偷,这些没出息不长脸的事倒挺在行,不但一学就会,还带举一反三的。
    听听人家怎么说她的:
    一无所长,两竖为虐,三只贼手,四体不勤,五毒俱全,六亲不认,“七”男霸女,八方聚敛,“九”囊饭袋,十恶不赦,百无聊赖,干人所指,万劫不复……
    谁是她的爹娘啊?谁啊!干脆点,爹去少林寺面壁,娘去峨眉山打杂,别在江湖上混了,丢不起那人!
    就纳闷了,本来挺好一小孩儿,长着长着,咋就变异成江湖败类了呢!
    不公平啊不公平!就这么一个扔大街上都没人稀得多看一眼的小破孩儿,居然还有好些美男抢着往家捡?老天耶!拜托您不要让这些帅哥年纪轻轻就老眼昏花好不好!
    这个小破孩儿的故事,就和咱书中说的那样,说是喜剧,有惊悚;说是恐怖,有爱情;说是爱情,有悬疑;说是悬疑,有动作;说是动作,有文艺……  咳!没啥说的了,大家还是看汐的《江湖天很晴》吧,那个可爱坏小孩儿的精彩故事!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他们木然地躲在苇丛中,惊恐地望着对面沙滩上那个人间的修罗场,耳朵里灌满了濒死的惨呼。
    那个沙滩上到处是尸体,断肢、内脏、碎肉,散落满地。
    血流如溪,将江岸的沙石染成悚目的暗赭色,江水泅起一团团绯色的云.迅速漫延开来……
    不知餍足地屠戮,如影随形地绞杀,一切都无可逃避。
    这个时刻,那些黑衣蒙面的人仿佛成为天地间的主宰,肆意地收割着弱者的生命。
    巨大的恐惧让他们不敢发出一点点的声音。
    一个女人趴在船边呕吐,一个老人用拳头按住自己的嘴,一个中年男子紧紧握住刀柄,一个年轻的姑娘晕倒了,一对母女痴呆地抱在一起,一个女尼跪倒在地再也站不起来,一个流浪儿死死地咬着唇……他们眼睁睁地看着,希望眼前的一切只是一场噩梦……
    然而,没有奇迹发生。
    对岸,一个黑衣人用鞭刺进一人的心窝,另一个黑衣人雪亮的长刀当空斩下,一颗须眉皆竖的头颅迎刃飞起,远远地坠入江心,转瞬便被湍急的江水冲了下去,一片轻红随波而散。  其中一个黑衣人漫不经心地收刀,一串血珠沿刀刃滴落,他抬腿踢倒那具无头的尸身,向着人头跌落处望去,看到水面上那一捧长发,看到了对岸江边被密实的芦苇遮掩的木船,也看到了船上惊恐万状的渡人。
    江面虽然不甚宽阔,但两岸相隔也有三十来丈,急流汹涌,明知道黑衣人不可能杀将过来,木船上的人仍然被他眼中的冷酷残忍吓得心跳欲止。
    那黑衣人想也不想,手腕一振,长刀在掌中激射而出,宛如一道利电,向着对面木船的船老大飞去,一刀直贯入他的胸膛。
    船老大的身上鲜血狂喷,晃了两晃,栽人江中。
    那流浪儿被血喷了一身,不禁腿一软,坐到船上,身边一个肥硕的家伙惊恐地在他身上拱动着,发出奇怪的声音。
    船上的人都吓傻了,有人恐怖地大叫。
    那个带刀的中年男子似是武林中人,虽然也被对岸的大屠杀惊呆了,但胆子毕竟比这些普通百姓要大得多,眼看被那些黑衣人发现了踪迹,情知若不速逃,给他们过得江来,必遭灭口,惊慌之下,他一手抄起竹篙,在水中一撑,渡船向后退得更远,然后被湍急的水流向下游推去。
    几个黑衣人望着远遁的渡船,眼里闪着阴鸷的光。
    (01)
    浓雾散去,天上月圆。
    野地里,一种浓艳得近乎黑红色的花朵,大片大片地开着,铺天盖地,触目惊心。
    赤红的花朵妖冶而魔异,如烈焰,如鲜血,仿佛铺在黄泉路上的华丽地毯,踏上去,往前走,就是幽冥之界。
    十三狼瞪大了眼睛,有些惊恐,不知道自己是怎么闯到这里来的。
    十三狼是一个人,江湖中最著名的采花贼之一。
    上个月,他诱奸了关西武林大豪铁掌孙三的胞妹,结果被孙三率好友部众一路追杀,纵使十三狼暗器功夫不弱,终敌不过对方的人多势众,只得一路逃回关内。
    两个时辰前,为了躲避关西武林道的埋伏,他钻进了一片老林。在林中奔行不久,便遇雾迷路,雾散之后,他才发觉已陷身在一片诡异如血的花海之中。
    “这是什么鬼地方!”
    十三狼咕哝着,举手去擦额头上的汗,然后,他的手便僵在额头上。
    风吹花动,随着那如泣如诉的声音,前面燃烧的花丛中,突然绽开一抹雪白,冷艳、宁静、高贵,仿佛寂寞幽谷中的一朵莲。
    那是一个少年。
    一袭白衣,清逸出尘,静静地站在似血的妖红之中,如栖在花间的一片轻雪,风姿绰约,有着独步云端般的傲岸。
    十三狼注视着他掌中的剑,白鲨皮鞘,白金吞口,虽未出鞘却透了几分寒意,顿时想起一个人,情不自禁打了个哆嗦。
    江湖之中,喜欢穿白衣的人可不少,然而能把白色穿得这样孤傲雅致、不染纤尘的,只有传闻中来自“芦花干顷雪,红树一川霞’’的枫雪城的那位。
    要真的是他……那就……真晦气!
    对望片刻,白衣人开口道:“干手摘花十三狼?”
    十三狼试探着问:“阁下是枫雪城的雪色公子?”
    自衣人微一颌首,顿了顿,又道:“我来杀你!”语声静如春水。
    “哦!”
    十三狼都懒得问为什么,反正这帮自以为是的名门正派,要杀人总会找到理由的。不是为了他强暴人家的妹子,就是诱奸人家的老婆,或者是拐骗了谁家的闺女,总之没什么新意。
    雪色公子见他没有反应,反觉得有点奇怪:  “你不逃?,,
    十三狼冷笑:  “我为何一定要逃?”就算对方名头再响,他也不能一招未试,便被人吓死!
    雪色公子,枫雪城城主“一剑枫轻色”和夫人“满袖花干雪”的独子,据称是江湖中近三百年来少有的少年奇才。传闻中,九岁独挑山西黑风山庄,称雄山西二十载的黑风庄主,被他逼得从此臣服枫雪城;十一岁灭连云盟,连云盟老大心服口服;十二岁挑战天下成名剑客,后十数位江湖有名的剑客莫名退隐;十三岁为救黄河水患的灾民,一人连劫江南四十八寨;十四岁为了替一个无辜被杀的农家孩童报仇,千里追杀狂魔血屠子,终在大漠将之击毙……
    多少年来,江湖不论黑道白道,提起枫雪城的雪色公子,无人不赞其侠义仁心、义薄云天,他掌中那柄会尽天下英豪的白色长剑,也被武林人称之为  “雪色”,被推为当今十大名剑之首——武林中,仗掌中兵器成名者多矣,却唯有雪色公子掌中的剑,是因其人而成名。
    ……
    P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