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夜行实录(1)

  • 定价: ¥48
  • ISBN:9787201130248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天津人民
  • 页数:415页
  • 作者:徐浪
  • 立即节省:
  • 2018-06-01 第1版
  • 2018-06-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徐浪著的《夜行实录(1)》是一部系列短篇小说集。它以第一人称的视角讲述了主人公徐浪,一位夜行者的都市冒险故事。徐浪在一次调查中遇到长相帅气、家境良好的周庸,周庸对夜行者的工作很感兴趣,出钱出力做徐浪的助手。此外,徐浪还得到好朋友田静、鞠优以及师傅老金的帮助。在小说中,徐浪和周庸犹如福尔摩斯与华生的组合,在都市的暗夜中穿行,穿越事件的重重迷雾,寻找真相。在获得佣金的同时,他们也为警方提供了很多一手情报,帮助受害人伸张了

内容提要

  

    “夜行者”这个神秘的行当自古传承,调查记录着隐匿的真相。如今,夜行者依然存在,他们追逐一手社会新闻卖给媒体赚钱,全世界都有。他们看起来和狗仔差不多,只不过追逐的对象不一样。
    徐浪著的《夜行实录(1)》,书中的主角,徐浪和周庸就是两名夜行者,为了追踪城市里最好的新闻,他们需要面对黑帮、人贩子等特殊群体——甚至是真正的连环杀手。
    这本书是他们讲述的调查故事,有他们见过最诡异的人和事,以及那些死里逃生的经历。

媒体推荐

    带劲!《夜行者》故事虽为虚构,但内容十分精彩,故事中的城市是个鬼魅丛生的世界,而夜行者正是让我们直面神秘与未知的人。
    ——天下霸唱,《鬼吹灯》《河神》作者
    《夜行实录》的悬疑风格太过独特,每一个故事都像是发生在我们身边的事,虽为虚构,但常常令我信以为真,背后发凉。
    ——紫金陈,《无证之罪》《追踪师》作者
    《夜行实录》是非常特别的一本小说,徐浪用精妙的构思,将惊心动魄的黑暗熔入悬疑故事,塑造了一个奇诡都市,像深夜的芝加哥,像永不明亮的哥谭。
    ——顾小白,《白夜追凶》剧本策划、《心理罪》编剧

作者简介

    徐浪,哈尔滨人,11月21日出生,天蝎座,都市传说写作者,人气新媒体「魔宙」主笔。以“夜行者徐浪”的身份活跃于网络。成名作《夜行实录》系列。

目录

01  地铁乞丐特别多,美女乞丐就这一个
02  女主播一加盟,殡仪馆生意越来越好
03  大学城里美女多,引来的不只有色狼
04  试衣间装了摄像头,顾客试内衣被直播
05  她用裸条借了五千元,然后死在了马路上
06  女人失踪后,发现被装在快递里
07  城市打工的女孩,每年都有几个失踪(上)
08  城市打工的女孩,每年都有几个失踪(下)
09  她失踪四周后,工地多出个臭油桶
10  独居姑娘回到家,屋里多出仨烟头
11  就因为吐口痰,投资人被创业者推下地铁
12  三个白领收到请帖,一周后全都猝死
13  有人高空扔狗,砸在夜跑姑娘的脚边(上)
14  有人高空扔狗,砸在夜跑姑娘的脚边(下)
15  有人为植物人倾家荡产,他却能发家致富
16  他花一百万买俩孩子,还没到手就被抢了
17  有个小伙离奇死亡,死前办了假火化证
18  爸妈喜欢保健品,一年被骗一万亿
19  拐卖儿童被救回后,染上了一种怪病(上)
20  拐卖儿童被救回后,染上了一种怪病(下)
21  六百多名初中生一夜没睡,小卖部老板知道真相
22  在家乱装摄像头,你的生活将被全国直播
23  别乱买减肥药,它可能来自别人的肠道
24  在酒店被陌生人拽走的姑娘,将成为生育机器
25  夜行前传:消失的红灯区女孩
后记  爱我,你怕了吗?

前言

  

    我叫徐浪,是个“夜行者”。
    “夜行者”是个舶来语,英语里叫Night Crawler,听着跟蝙蝠侠似的,实际是个苦差事——都是一些靠追逐独家或一手的社会新闻,卖给大媒体赚钱的自由记者。
    这行说起来,像狗仔又像侦探,只不过大家追逐的对象不一样。
    杰克·吉伦哈尔曾演过一部《夜行者》的同名电影,讲的就是这个行业的故事。
    2010年,我第一次接触这个行业。我当时正在Discovery实习,偶尔会从“夜行者”手里买新闻,所以对这个群体稍有了解,知道他们还挺赚钱。
    2012年,女友失踪,我放弃了原来的工作,跟着一个行内名声不错的前辈老金,当起了夜行者,他算是我半个师父。
    此后五年,我在做调查、赚钱生活的同时,还兼顾着找女朋友的下落和写作。
    入行后,我算真正见识了这行的黑暗——还不如狗仔,虽然我们都瞧不起狗仔。
    这是个游走在法律边缘的行业,靠这个赚到钱的人很多,但金盆洗手后,大家往往三缄其口,绝口不提自己做过的事儿。有很多夜行者被判入狱或死亡,如我之前所说,这是份挺赚钱的工作,但高收入就意味着高风险。
    好的一方面是,这份工作挺刺激的,能让你经历各种体验:进局子、凶杀现场、追车、生命危险——甚至直接与杀人犯、变态或黑帮成员对话。
    我就曾几次面对过像周克华、曾开贵这样的冷血杀人犯。但在我看来,许多人、许多事都比他们更诡异和令人害怕。
    但我总能解决问题并查出真相——虽然老金说我天生就适合干这行,但要不是为了赚钱和其他一些私人原因,我早就不干了。
    擅长做并不等于爱做。说实话,我不是个爱冒险的人,不喜欢以身涉险,不侠骨仁心,不喜欢打抱不平,也不是眼里揉不得沙子。
    我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在后面的故事里,你大概会看到——我很少做没利益的事,很少做特别危险的事。
    除非实在避不开了,否则面对风险大的事,我一般会选择回避,曲线解决问题。
    不管是自己去调查,还是有人委托任务给我,我都要尽可能地,先搞清楚来龙去脉,评估风险,否则绝对不接。
    虽然如此不爱冒险,但我和冒险特有缘,从小我就发现了这一点。
    我出生在东北。小的时候,没有集中供暖,每个小区都有一个锅炉房,冬天烧煤取暖。
    入冬之前,在锅炉房边上,往往会堆起一座煤堆,整个冬天供暖要烧的煤堆在一起,像山一样。那时候,小区里的男孩们最喜欢的就是一起爬煤堆,我也不例外。
    有一天,我和几个同龄孩子在煤堆上捉迷藏时,忽然有个想法——要是我挖个坑把自己埋起来,是不是就没人能找到我了?
    我打小就是个实干家,不管想到什么,即使再荒唐也会去验证,这也是我做夜行者的优势之一。
    从那件事后,院里的小孩都不爱和我玩了,因为他们的父母说我怪。
    我并不是不怕,而是因为从小父母教育我时都没告诉过我,我自然不知道害怕。
    所以我想,孩子的恐惧往往是从大人身上来的。
    被小区里的孩子们孤立后,我只能自己一个人玩。我常常一个人跑去一个荒废了的飞机场,这个飞机场因为荒废太久,已经变成了一个大草甸。我在大草甸上捉螳螂和青蛙,自娱自乐。在追逐一只青蛙的时候,我发现了一个被土掩埋了一半的防空洞口,一半在地上,一半在地下。
    我想了想自己下洞有风险,就继续抓青蛙,回家后,为了分摊风险,去找了姨妈家的表哥,告诉他我在草甸发现了一个防空洞。
    表哥当时上初中,正是好奇心最重的时候,受不了这种诱惑,叫上两个朋友,我们又去了草甸。
    他们几个都从家里带了铁皮手电筒,从洞口往下照了照,发现不深后,我们几个都滑了下去。
    这个防空洞并没多长,走到头也就二百米,但他们走到尽头时,用手电照到一个靠墙角坐着的身影,吓了一跳,仨人转头就跑。
    就我没跑,因为我看清了,那是一具骷髅。
    我哥跑出洞口后,才想起还有我这么个弟弟,壮着胆在洞口喊了几声,我让他下来,告诉他没事——他可能怕没法和家里交代,哆嗦着下来了,我俩拿着手电,一起照了照那骷髅。
    现在想起来,那骷髅穿的应该是日军的军装,身边扔着一把步枪,枪柄和枪带都烂掉了。但这事没法考证了,因为当时我哥不让我捡。
    那次事后,我哥的同学跟他说:“你弟弟好怪啊,看见骷髅也不害怕。”我哥私底下教育了我一番,让我“别那么奇怪”。
    从此以后,我开始试着合群,伪装得不那么奇怪,一直到成为一名夜行者。
    跟老金学了一段时间后,我开始独立采访做调查。在这个过程中,我遇见了我的助手周庸——说遇见不准确,是我把他从一件麻烦事中摘出来后,他死皮赖脸地跟着我,也想干这行。
    他是个喜欢买单的富二代,对这个城市很了解,知道哪儿的酒好喝,车开得好,还主动提出不要工资。我答应了他,从此就多了一个助手。
    在做夜行者的过程中,我交到了许多真心的朋友。除了老金和周庸外,还有新闻掮客田静——我每次调查到的一手资料都会交给她。
    还有周庸的表姐鞠优,她是个特别好的警察,虽然有时候会给我制造麻烦,但更多的是帮我解决问题。
    这些朋友告诉我,我不奇怪,也无须隐藏自己——对待事物的冷静不是病,而是一种优点和天赋。
    做夜行者期间,见多了奇怪的人和事,也让我坚定了这一点。
    今天,我看到尸体仍不会感到恐惧。因为我知道,已经发生的事不值得畏惧,在这个世界上,危险大多来自人心和未发生的事。
    所以我把我的故事写出来,除了曲折的剧情外,还想指明危险所在并起到一定的警示作用,让看完的人知道面临相似的情况时该如何面对。
    不多说了,看故事吧。

后记

  

    你好,我是徐浪,《夜行实录》的作者。
    2016年4月,我开始了这个系列故事的写作,并发布在网上——很快,这些故事引起了讨论,赞赏和质疑都有。
    许多人觉得,夜行者的故事很好看,但有些黑暗和压抑,令人不适。对此,我的应对方法是:继续写,让你习惯这种压抑。
    这不是崩溃疗法。我这么做是因为:人类对恐惧、黑暗的反应是最真实和强烈的,这是天生的。而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直面。
    我为什么要写夜行者的故事呢?
    小时候,大人总讲一些可怕的故事(对小孩而言),大意是:你不听话,故事里的妖怪或坏人就会把你抓走。小孩听了故事,就记住了警告。被故事吸引是人的一种本能,吸引关注、感染情绪、留下印象。人喜欢听故事,’喜欢转述故事,喜欢参与到故事中。
    中国古人面对未知的世界,给自己讲了个故事:盘古开天地,女娲捏泥人。犹太人则说:“神说要有光,便有了光。”小孩子总问父母,自己是从哪里来的。答案往往是,从小树林、垃圾场、海边等等地方捡来的。同理,当你跟别人讲一个道理,常常这样开头:“我有一个朋友……”
    瓦尔特·本雅明对故事下过一个定义:故事是来自远方的亲身经历。他的话里包含了故事的两个特点:
    1.故事不是你亲身体验和经常遇到的。
    2.故事听起来是真实的。
    在“真实”的故事中,体验未曾有过的经历,这就是故事之于人的魅力。我从小喜欢听故事和讲故事,尤其是都市传说类型的。
    十几年前,我上初中时,学校里忽然开始流传“割肾”的故事。我和朋友趁着课间和放学热烈地讨论了很久。晚上去姥姥家聚餐,听见姨父警告刚参加工作的表哥:生活检点些,不要向太漂亮的女孩儿搭讪,当心被割肾。再过一段时间,小区里一对中年夫妇的儿子失踪了,大爷大妈都传言失踪的小伙子是被人割了肾。
    这些谈论、传播“割肾”的人,没人能证实是否真有割肾、如何割肾、技术上是否可行。但故事就这么流传起来,成为饭后谈资的同时,也不断警醒着人们。一定有原本喜欢在夜里游荡的青年,听了这个故事后,选择每晚回家看电视、远离漂亮姑娘,觉得这样更安全。
    这就是都市传说,一种有意思的民俗文化,与城市生活相互依存。
    在“魔宙”公众号后台的统计里,年轻的女性读者超过了一半,这让我有点惊讶。最开始,我和很多朋友抱有同样的疑惑:我写的故事会不会吓跑女孩儿? 实际上,黑暗与恐惧没有赶走她们,反而让她们留了下来。她们的留言,基本都是表达对现实的积极态度和警惕意识,而非恐慌、排斥,这让我十分高兴,觉得自己在做一件有意义的事。 我觉得自己有讲好故事的能力,不想浪费。用故事传达经验和交流想法,是我拓宽人生体验和理解人性的一种方式。“夜行者”是我为自己设定的身份。这个身份,满足了我对离奇故事的热衷和调查癖——我把自己对故事和冒险的热爱,都倾注在了这个身份里。在我的认知里,夜行者既是中国都市里的蝙蝠侠和印第安纳·琼斯,也是福尔摩斯和大侦探波罗。 我的调查和写作,都是为了创作都市传说类的故事。都市传说与现实的贴近,让本雅明定义的“故事”,变成“来自不远处的亲身经历”。 《夜行实录》是虚构的故事,有人问我,你的故事为什么写得那么可怕? …… 世上的危险和不安因素,不会因我的视而不见而消失。世上的罪恶,不会因为我的不关心而减少。我怕死亡突然来袭,所以选择面对真相,并调适我的焦虑,这让我珍惜拥有的一切。 因此,我在犹豫了一段时间后,决定把《夜行实录》一直写下去,并不断学习如何在掌握边界的前提下,感染读者。 以前看过村上春树评价斯蒂芬·金小说的文章,大意说,小说最重要的不是让人觉得恐怖,而在于能让读者的不安达到某种适当的程度。 恰到好处的不安程度,是我对自己讲故事能力的追求。 夜行者的故事中,作恶的人方法各不相同,无辜者也会受到伤害,这正是人性真实的所在。 我并不以欣赏他人的痛苦为乐,而是希望在这个过程中能引发必要的警醒和思考。人性的恶究竟边界何在?生存的无奈原因何在?一个人变成恶魔的原因何在? 我想过,如果压抑自己对不安、不公和残酷的反应,我很可能会慢慢走向扭曲,扭曲的结果是,我可能会不自觉地成为恶人——这太可怕了。 《马太福音》里说:为什么只看见你弟兄眼中有刺,却不想想自己眼中有梁木呢?每个人都倾向于用自己的观念和眼界来定义世界,这是生理本能,也是社会本能。因为这种定义是相对确定的,让自己感觉安全。但当更多信息和价值观曝光在个体面前时,不确定感令人不安。 “真的勇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我在鲁迅先生这句话的基础上延伸一下:敢于直面多元构成的真相和价值观,才是值得过的人生,才是活得明白的人。 不断拓宽自己对人性理解的宽度,足以对抗人生。 《夜行实录》是我的方法,希望你也有自己的方法。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这种人一般都是骗子,编造一个可怜的身世,骗点钱。如果是周庸在这儿可能还真给她了,但我不行。怎么说呢,身为一个夜行者,如果被人骗了,即使别人不知道,自己心里也会觉得不太舒服,这算是一种另类的职业道德吧。于是我装作胸有成竹的样子,看着她问:“好人就活该被骗吗?”
    她哭着说她没骗我,她叫朱碧瑶,南方来的。四年前她十七岁时网恋,来燕市见网友被骗了。没想到不是骗心、骗身那么简单,她被一伙恶势力给囚禁了,还被卸了双腿,这样就跑不了了。她被强奸生了个女儿,孩子现在身体不太好,想求我救救她们。
    她这么一说我还真有点信了。当夜行者这几年,这种事我见过不少。这种事情的套路都是一样的,一般就是有一个姑娘网恋,千里迢迢去和对方见面。但结果不尽相同,有的被强奸,有的被骗进传销组织,有的失去了生命——当然,也有被囚禁的,作为性奴或者其他的什么。
    我在报警和自己追查两个选项上犹豫了很久,最终选择了自己查。最近因为掏肠手事件耽误了太多的时间精力,腾出点精力干个其他活儿也好,还能多赚点。于是我开口向朱碧瑶询问囚禁她的组织情况。
    她告诉我这是一个乞丐组织,有各自的地盘儿。头儿叫杨烈,从小就是乞丐,后来跟别人动刀,被废了一只脚。没人知道他干了多少年乞丐,只知道遣送站的人都跟他熟得像家人一样。我说:“行啊,人家杨过没一条胳膊,你们老大杨烈没一只脚。”
    朱碧瑶仿佛没听见我说话,接着说下去:“他们囚禁我,要我去讨钱,每天不交够他们要求的数目,就往死里打。”
    我问她那帮人不怕她不回去吗?她摇摇头:“原来还有人看着,我有孩子以后就没人跟着了,他们说我不回去,就把我女儿弄残,让她出来乞讨。”
    我点点头,确实有这样的事。之前有个乞丐村,全村都是乞丐。他们很多人自己不乞讨,偷别人的孩子,骗些无知的人,弄成残疾为他们赚钱。朱碧瑶就是他们赚钱的工具。
    我决定跟朱碧瑶去看看情况,我问她那个地方在哪儿,她说在飞燕村。我拦了辆出租车,和她一起往那边去了。飞燕村是一座破旧的小村庄,离燕市中心近三十千米,但有许多工资不高的外地人住在这里。我和她走过一段土路,来到一个院子门口,隔着院墙大致能看见里面有几间小平房。
    她打开院门,里面没人,她让我进去。我说:“行,我先打个电话,你等我一会儿。”我拿出手机迅速给周庸和田静都发了个位置。
    身后的院里走出几个穿得脏兮兮的中年男子,其中一个冲上来抢我的手机。我闪过他的手,关了机递给他,告诉他别开机了,有密码。大哥接过手机揣兜里了,顺便给了我一脚。我没反抗,盯着他的脸看了一下,然后我笑了。这个男人就是在地铁上和朱碧瑶发生争执的那个中年男子,我扭头对朱碧瑶竖了个大拇指,夸他们做了个好局。
    P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