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延禧攻略(上下)

  • 定价: ¥88
  • ISBN:9787510874000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九州
  • 页数:685页
  • 作者:周末|改编:笑脸猫
  • 立即节省:
  • 2018-08-01 第1版
  • 2018-08-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于正出品《延禧攻略》影视原著小说!2018暑期爆款清宫大戏!
    荡气回肠的史诗级宫廷巨制,周末著的、笑脸猫改编的《延禧攻略(上下)》讲述勇气与胸怀的正能量佳作!秦岚、聂远、佘诗曼、吴谨言、谭卓等领衔主演。
    本剧是匠心巨制下的诚意回归之作,极大地传承了传统工艺之美!本剧将刺绣、昆曲、中医、书法、绘画、围棋、二十四节气等弘扬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的元素融入故事情节,更融入了“打树花”等非物质文化遗产,口碑受到好评。
    40余万字,随书附带精美剧照。原汁原昧,再现影视精髓,带给你视觉与文字的双重饕鬄盛宴。
    该剧在2017凤凰时尚之选颁奖盛典中获得“2017年度最值得期待剧集”荣誉。本剧在爱奇艺播出后受到各界广泛的关注和讨论,也获得了超高点击。

内容提要

  

    周末著的、笑脸猫改编的《延禧攻略(上下)》讲述了乾隆六年,少女魏璎珞为寻求长姐死亡真相,入紫禁城为宫女。经调查,璎珞证实姐姐之死与荒唐王爷弘昼有关,立志要讨回公道。富察皇后娴于礼法,担心璎珞走上歧途,竭力给予她温暖与帮助。在皇后的悉心教导下,魏璎珞一步步成长为正直坚强的宫廷女官,并放下怨恨、认真生活。皇后不幸崩逝,令璎珞对乾隆误会重重,二人从互相敌视到最终彼此理解、互相扶持。璎珞凭勇往直前的勇气、机敏灵活的头脑、宽广博大的胸怀,化解宫廷上下的重重困难,最终成为襄助乾隆盛世的令贵妃。

作者简介

    笑脸猫,南昌作协会员,晋江文学城签约作者,2011晋江明星作者,能够驾驭各种题材与类型,尤擅古代小说,文风幽默风趣,情节引人入胜。
    已出版长篇小说:《三王一后》《开门见夫》《艳骨》《恃宠而骄》等。
    《艳骨》《阿拉丁神镜》《梦魇王座》等多部小说作品已出售影视版权,正在筹拍中。

目录

第一章  劈棺
第二章  百鸟裙
第三章  进宫
第四章  莲花
第五章  选秀
第六章  命在掌中
第七章  高下之分
第八章  作弊
第九章  争执
第十章  压制
第十一章  后妃的画
第十二章  寝
第十三章  绣工
第十四章  喂药
第十五章  掌掴
第十六章  新叶有毒
第十七章  初见
第十八章  侍卫
第十九章  孤男寡女
第二十章  告密
第二十一章  藕粉丸子
第二十二章  谣言
第二十三章  东窗事发
第二十四章  阿满
第二十五章  主绣者
第二十六章  替代品
第二十七章  献礼
第二十八章  请罪
第二十九章  好姐妹
第三十章  小偷
第三十一章  最后的绣品
第三十二章  针
第三十三章  血恨
第三十四章  少爷
第三十五章  探病
第三十六章  幕后主使
第三十七章  赠药
第三十八章  回礼
第三十九章  心腹
第四十章  恶犬
第四十一章  叛徒
第四十二章  荔枝宴
第四十三章  荔枝乱
第四十四章  处置
第四十五章  坏人
第四十六章  夜会
第四十七章  吃肉分福
第四十八章  解释
第四十九章  谣言
第五十章  查寻
第五十一章  生产
第五十二章  活埋
第五十三章  峰回路转
第五十四章  等待
第五十五章  侍病
第五十六章  芦荟汁
第五十七章  怒意
第五十八章  苦与甜
第五十九章  献礼
第六十章  舍利何在
第六十一章  仙女
第六十二章  余波未了
第六十三章  仙女不思凡
第六十四章  毒药
第六十五章  龙子龙孙
第六十六章  补偿
第六十七章  复仇
第六十八章  以血还血
第六十九章  警告
第六十九章  警告
第七十章  抚我心兮
第七十一章  赐婚
第七十二章  永不背叛
第七十三章  疯
第七十四章  辛者库
第七十五章  还情
第七十六章  袭击
第七十七章  毒蛇
第七十八章  相互取暖
第七十九章  寿宴风波
第八十章  病与权
第八十一章  赈灾
第八十二章  万紫千红
第八十三章  金汁
第八十四章  最后的心愿
第八十五章  贵妃别君
第八十六章  探病(上)
第八十七章  探病(下)
第八十八章  祸不单行
第八十九章  办法
第九十章  分手
第九十一章  恨与狠
第九十二章  灭口
第九十三章  苏醒
第九十四章  婚礼
第九十五章  侍寝
第九十六章  同床异梦
第九十七章  生子方
第九十八章  生产
第九十九章  喜讯
第一百章  除夕夜
第一百○一章  丧
第一百○二章  赐死
第一百○三章  故人
第一百○四章  真凶
第一百○五章  一无所有
第一百○六章  视而不见
第一百○七章  栀子花下
第一百○八章  若即若离
第一百○九章  人皆有妒
第一百一十章  各显神通
第一百一十一章  赃物
第一百一十二章  幽会
第一百一十三章  绣像
第一百一十四章  刺
第一百一十五章  休书
第一百一十六章  坠马
第一百一十七章  最后一战
第一百一十八章  毒
第一百一十九章  水落石出
第一百二十章  石头
第一百二十一章  背叛
第一百二十二章  心死成灰
第一百二十三章  当年约
第一百二十四章  看清
第一百二十五章  沉壁
第一百二十六章  昔敌今友
第一百二十七章  朋友
第一百二十八章  不想改变
第一百二十九章  妖邪
第一百三十章  转世
第一百三十一章  麝香丸
第一百三十二章  更多的报答
第一百三十三章  金剪
第一百三十四章  疑心
第一百三十五章  禁闭
第一百三十六章  后悔
第一百三十七章  真心
第一百三十八章  私奔
第一百三十九章  罪
第一百四十章  疯
第一百四十一章  栀子花开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第一章  劈棺
    义庄的大门开了,一只纸糊灯笼从外头伸进来。
    灯笼带进来一双脚。
    细看那双弓鞋,弯弯似三寸,白底绣并蒂莲,在一口口棺材前走走停停,最后停在一方薄棺前。
    “瞧瞧这里都是些什么人。”一声哽咽,“客死异乡的异乡客,没钱下葬的穷苦人,横死的妓女……姐,你我怎会在这种地方再会?”
    命薄如纸,故而死了都没一口厚实些的棺材。
    年久失修的义庄内,搁着的是一口口透风的薄棺,但有好过没有,总比一张草席强得多,不至于还没下葬,就先供虫鼠饱餐一顿。
    “他们都说你没资格葬入祖坟,只配跟这群人躺一个地方。”一只惨白的手落在棺材上,轻轻地摸索片刻,最后喃喃道,“我不信他们的话,姐,我要你亲口告诉我真相……”
    “哐哐!”
    纷乱的脚步声由远至近,紧接着义庄大门猛然被人推开。
    撞入他们眼帘的,是一柄高举的斧头。
    “璎珞!住手!”一名中年男子惊叫一声。
    “咔嚓!”
    斧头义无反顾地落下来,劈开了眼前的棺材。
    “你,你在干什么啊?”中年男子愣了好一会儿,才颤着嘴唇道,“这可是你姐姐的棺材啊……”
    一名白衣女子背对着他,背对着众人。
    手里的斧头被她随意丢下,她弯下腰去,小心翼翼将棺材里的人扶起来。
    “你们一会儿跟我说,姐姐是病死的,一会儿又跟我说,她是在宫里做了丑事,没脸见人才自尽身亡的……看。”她慢慢转过头来,对众人幽幽一笑。
    棺材中的女子靠在她的肩膀上,脖子上隐约现出一双黑色蝴蝶。
    仔细一看,才发现是两只大手留下来的瘀痕,张开的大手,似两只黑色翅膀,诉说着一种名为谋杀的死亡。
    “你们都看见了吗?”白衣女子——也就是魏璎珞——搂着棺中女子,对众人笑道,像是终于找到了真相,恨不能立刻说给全天下听,恨不能立刻沉冤昭雪给天下听,“看看她脖子上的手印,告诉我,一个人,该怎么把自己给掐死?”
    没人能回答她的问题。
    甚至没人敢直视她们两个的面孔。
    近乎一模一样的面孔。
    魏璎珞、魏璎宁,因其颜色姝丽,气清如莲,故被称作魏氏一族的并蒂莲。
    如今这并蒂的莲花,一死一活,棺材中的那个,也不知道生前服过什么灵丹妙药,死后居然还留有七分颜色,穿着出宫时的衣裳,柔柔弱弱地依靠在妹妹肩头,那似笑非笑的模样俨然一个活人。
    而活着的那个,眼神反而似个死人,黑白分明一双瞳孔,直盯得众人浑身发冷。
    “难不成是冤魂索命,附在她妹子身上了?”不止一个人如此想着。
    “爹。”魏璎珞目光扫过众人,最后定格在中年男子脸上,收拢起笑容,“杀姐的凶手是谁?”
    “是……”中年男子似乎想说什么,但略一犹豫,最终咬牙道,“哪有什么凶手,她就是自杀的!”
    其余人这时也回过神来,七嘴八舌,议论纷纷。
    “对,她就是自杀的。”
    “一个被驱逐出宫、不贞不洁的女人,要是还不自杀,岂不是要我们全族人陪她一块蒙羞?”
    “死得好,死得好!”
    “姐姐品行不端,妹妹也好不到哪里去,居然干出劈棺这样的事,魏清泰,你管教得好!”
    中年男子——魏清泰——闻言一僵,急忙向前几步,来到魏璎珞面前,甩手就是一巴掌。
    “都是我的错,是我管教无方!”抽完,他一边卑微地讨好着众人,一边将手往魏璎珞后脑勺上一拍,“还不快跪下?给各位叔叔伯伯们磕头谢罪。”
    见没反应,他又重重一拍:“跪下啊!”
    可魏璎珞跟一根竹子似的,不肯弯曲更不肯跪,就这么直愣愣地杵在原地。
    “跪下!”众目睽睽之下,魏清泰只觉自己颜面不保,怒急之下,直接抬脚往她膝盖窝里一踢,“听不见吗?”
    魏璎珞被他踢得跪下了,但很快又爬了起来。
    “爹,你只会让我下跪。”她一手撑着地,一手扶着自己的姐姐,慢慢从地上爬起来,乌黑的鬓发自两边脸侧垂下,遮掩了她此刻的表情,只有声音冰冷如冬天的泉,“但你知道吗?我给魏如花下跪了,她还是抢走了妈妈死前留给我的簪子;我给魏学东下跪了,他还是不顾我们是表亲关系,对我动手动脚……是姐姐帮我把簪子抢回来的,是姐姐打跑了魏学东……”
    “……不就是根簪子吗?”魏清泰皱眉道,“镀金的,不值几个钱,没必要为了它伤了你们表姐妹的感情,还有学东……他只是跟你开个玩笑,是你姐太当真了,还打破了人家的头。”
    “……原来你都知道。”魏璎珞将脸转了过来,只见一张清水出芙蓉似的脸上,湿漉漉一双泪眼,泪珠将滴欲滴,似花尖垂露,美不胜收,“你什么都知道,还要我和姐姐给人下跪。”
    被抢的人是她,最后给人磕头道歉的是她。
    被人非礼的是她,最后给人磕头道歉的还是她。
    “我这全都是为你好。”魏清泰硬邦邦地道,“难道非得为了一点小事……”
    小事?
    P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