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情书千行(原名眷)

  • 定价: ¥38
  • ISBN:9787550031883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百花洲文艺
  • 页数:314页
  • 作者:温昶
  • 立即节省:
  • 2019-02-01 第1版
  • 2019-02-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温昶著的《情书千行(原名眷)》是都市言情题材长篇小说,讲述了:
    宋一媛年少任性时曾犯下不可弥补的错误,使她的良心备受煎熬。她的母亲性格强势,一直以来都将自己的理想强加于女儿身上。宋一媛通过相亲认识了禹毅,她的母亲认为禹毅十分优秀。禹毅酒醉后向宋一媛求婚,她鬼使神差地答应了。婚后,宋一媛在与禹毅的亲密相处中,渐渐发现他掩藏在木讷表象下的赤诚真心。在禹毅的陪伴与帮助下,宋一媛渐渐有了勇气直面过往,与故人讲和,重拾自己的理想。

内容提要

  

    温昶著的长篇小说《情书千行(原名眷)》讲述了:
    宋一媛通过相亲认识了禹毅,一个在自家母亲眼中外型出众,年轻有为的男人。可是对方好像对她十分抵触,直到他那夜借醉向她求婚,她竟也鬼使神差般的答应了。
    婚后的宋一媛在家十分轻松,日子过得很舒适。但随着在同一个屋檐下的亲密相处,宋一媛渐渐发现禹毅掩藏在木讷和严肃表象下赤诚的真心,又经老师点拨,他居然从中学开始便一直注视着自己,才知道,原来所有的一见钟情顺势而为,都是由于内心无比的深爱。
    但与此同时,因为年少的任性犯下不可弥补的错误,仍旧夜夜折磨着她;母亲于她身上强加的理想,也使她备受煎熬。
    在禹毅的陪伴与帮助下,她渐渐有了勇气直面过往,与故人讲和,并开始重拾自己的理想。

作者简介

    温昶,中文系,晋江文学网签约作者,永远的说书人。以文风感觉清爽,设定独特而有名。擅长描写男女主角心理活动,深受读者喜爱,人气颇高。已出版作品《情书千行》,即将出版《养性》;已完结《情兽》。

目录

第一章  我们结婚吧
第二章  结婚对象很萌
第三章  你不属于我,你属于爱
第四章  我接受你身上的刻痕
第五章  我不想和你过日子了
第六章  我准备好了
第七章  爱你的墓碑
第八章  爱而独立
第九章  你是光
第十章  人生丰富,不止爱情
第十一章  番外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他指的正是禹毅。
    “警官,我要先说!”
    “说个屁!”年轻警官冷冷地瞪他,“谁报的警谁先说!”
    “凭什么!”孙锐瞧他年轻,况且自家亲舅舅就在这边警察局当组长,所以并不把人放在眼里,“警官你哪个警察局的?你认不认识赵明健啊?我跟你说——赵明健是我舅舅。”
    戴警帽的年轻男人冷哼一声:“原来是赵明健……”孙锐看他像是认识的样子,心头一喜:“对对对,赵明健警官是我舅舅,我们亲近得很!”他转过头来恶狠狠地瞪了禹毅一眼,粗声粗气道,“这个人,我和相亲对象不过发生了一点儿口角,他莫名其妙跑出来就踢我一脚,还把我的手给拧骨折了!哎哟——”
    “他涉嫌故意杀人罪。”禹毅冷冷地开口。
    “你说什么!”孙锐瞪大眼睛,“你乱说什么呢!”
    “那家餐厅有监控,你们可以调取录像看。以他当时推人的力度、墙壁的硬度以及这位女士的承受力,如果不是我及时制止,这位女士撞上水泥墙,必死无疑。”
    警官点点头,摸出一副手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吧嗒”一声铐上,然后又摸出手机打电话:“杜局长,这边有个故意杀人未遂的,我是送民事组还是刑事组?我知道按规矩该送刑事那边,但这个人说他是我们局赵明健的侄子——赵明健啊——就是那个养了两个‘小三’,和王科长走得很近的那个民事组组长。”
    “按规矩办吗?”年轻警官似乎有些为难,“我要是把赵明健的侄子弄进去了,赵明健会不会给我小鞋穿啊……”
    电话那头的中年男人气沉丹田,狠狠地吼道:“杜宇坤你有完没完!你老子正在开局长大会!屁大点儿事唠叨两分钟,你还没断奶啊!”说完电话就挂了。
    故意挤在杜警官身边的孙锐听完电话,和年轻帅气的警察对视了一眼,杜宇坤摊手撇嘴:“听见了吗?屁大点儿事瞎吵个啥,送刑事组。”
    “我没打算杀人!”孙锐不可置信地看着他,挣了挣手铐,“我要见我舅!”
    “呵。”杜宇坤冷笑一声,“你脑子怕是灌了水吧。你一个故意杀人犯见民事组组长干吗?”
    “我都说了我没杀人!”孙锐指着宋一媛道,“她好好坐在这里,老子杀谁了!”
    “关老子屁事!”杜宇坤不耐烦地踢他一脚,“杀没杀人专案组会判断,老子只负责把你拉过去!”
    孙锐像是才反应过来,不可置信地看了看杜宇坤,又看了看自始至终异常镇定的禹毅,大叫起来:“你们是一伙的!”说着就扑过来要打杜宇坤,“你个狗目的!”
    身后的两个警察眼明手快—人一脚,把人给踹趴下。杜宇坤冷冷地道:“故意杀人未遂嫌疑犯情绪激动,被捕后不服管教,袭警一次。《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七十七条第—款、第四款:以暴力、威胁方法阻碍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依法执行职务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孙锐一愣。
    杜宇坤盯着他,表情冷漠:“你知道什么是故意杀人未遂吗?不管你杀没杀人,只要你的行为会致人于死地,就会按杀人罪处罚。”
    “《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规定:故意杀人的,处死刑、无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情节较轻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也就是说——”杜宇坤轻描淡写道,“不管是袭警还是杀人未遂,你都得坐三年牢。”
    孙锐慌了:“你……你骗我!”
    杜宇坤翻了一个大白眼:“我吃撑了骗你!”
    孙锐一下被吓蒙了,手不自觉地抖起来。
    杜宇坤和身后两位同事对视—眼,半晌,身后—位警察长叹一口气,拍了拍孙锐的肩膀“你说你,明啊以在外调解的事情,非要闹到这种地步……”
    “调解!调解!警官我要调解……”
    两个人解决了事情出来,已经是晚上九点。宋一媛心中各种情绪翻腾,此刻终于平静下来。身边的人西装敞开,领带也不知什么时候被扯开了,衬着高大的身材,颇有些粗狂不羁的爷们儿味道。不过萍水相逢,对方帮她如此,看来是面冷心热。
    P1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