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少儿读物 > 儿童文学 > 中国儿童文学

桃花心木(少年版)/林清玄作品精选

  • 定价: ¥28
  • ISBN:9787559714404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浙江少儿
  • 页数:155页
  • 作者:林清玄
  • 立即节省:
  • 2019-07-01 第1版
  • 2019-07-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作者生前亲自授权的首套给小学生的作品精选集。
    本书收录被选入小学语文课本、读本及小升初、中考试卷篇目:《桃花心木》《鞋匠的儿子》《和时间赛跑》《百合花开》《有情十二帖》《季节十二帖》《用岁月在莲上写诗》《生命的化妆》《清净之莲》《梅香》《红。番薯》《好雪片片》《松子茶》《黑暗的剪影》《期待父亲的笑》《飞入芒花》《白雪少年》……

内容提要

  

    该丛书是林清玄先生第一套专为青少年读者打造的美文丛书,精选了中小学生比较易读的文章。不仅包含了经久流传的典藏篇目,还收录了中小学课本及各种读本、试卷阅读题中出现的篇目。该册为哲思卷,情感醇厚真挚,说理浅显易懂。希望青少年读者能由之领略大家的风采,亦从中窥见大师的创作门道。

作者简介

    林清玄,台湾高雄人,散文大师,被誉为“当代散文八大家之一”,二十岁出版散文集《莲花开落》,正式走上散文创作的道路;三十岁前揽尽台湾各项文学大奖;三十二岁时入山修行三载,出山后写成“身心安顿”系列,风靡整个台湾地区;四十岁出版“菩提”系列,畅销数百万册。
    他在文学上悲智双运,情境兼容,不断创造推新,自成一家之言。三十多年来,他著书百余部,且本本畅销。他的作品曾多次被中国大陆、港台地区及新加坡选入中小学教材,是国际华文世界被广泛阅读的作家。

目录

第一辑  好雪片片
  好雪片片
  桃花心木
  咫尺千里
  心灵的护岸
  横过十字街口
  养着水母的秋天
  鸳鸯香炉
  用岁月在莲上写诗
第二辑  水月河歌
  比景泰蓝更蓝
  人类的好朋友
  夏日小春
  幸福的开关(节选)
  水月河歌
  红目连
  翡翠莲雾
第三辑  在梦的远方
  飞入芒花
  在梦的远方
  报岁兰
  期待父亲的笑
  红心番薯
  茶香一叶
  冰糖芋泥
  屋顶上的田园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好雪片片
    在信义路上,常常会看到一位流浪的老人,即使热到三十八摄氏度的盛夏,他也穿着一件很厚的中山装,中山装里还有一件毛衣。那么厚的衣物使他肥胖笨重有如木桶。平常他就蹲坐在街角,歪着脖子,看来往的行人,也不说话,只是轻轻地摇动手里的奖券。
    很少的时候,他会站起来走动。当他站起,才发现他的椅子绑在皮带上,走的时候,椅子摇过来,又摇过去。他脚上穿着一双老式的牛伯伯打游击的大皮鞋,摇摇晃晃像陆上的河马。
    如果是中午过后,他就走到卖自助餐摊子的前面一站,想买一些东西来吃,摊贩看到他,通常会盛一盒便当送给他。他就把吊在臀部的椅子对准臀部,然后坐下去。吃完饭,他就地睡午觉,仍是歪着脖子,嘴巴微张。
    到夜晚,他会找一块干净挡风的走廊睡觉,把椅子解下来当枕头,和衣,甜甜地睡去了。
    我观察老流浪汉很久了,他全部的家当都带在身上,几乎终日不说一句话,可能他整年都不洗澡的。从他的相貌看来,应该是北方人,流落到这南方热带的街头,连最燠热的夏天都穿着家乡的厚衣。
    对于街头的这位老人,大部分人都会投以厌恶与疑惑的眼光,小部分人则投以同情。
    我每次经过那里,总会向老人买两张奖券,虽然我知道即使每天买两张奖券,对他也不能有什么帮助,但买奖券使我感到心安,并使同情找到站立的地方。
    记得第一次向他买奖券那一幕,他的手、他的奖券、他的衣服同样地油腻污秽。他缓缓地把奖券撕下,然后在衣袋中摸索着,摸索半天才掏出一个小小的红色塑胶套,这套子竟是崭新的,美艳得无法和他相配。
    老人小心地把奖券装进红色塑胶套,由于手的笨拙,使这个简单动作也十分艰困。
    “不用装套子了。”我说。
    “不行的,讨个喜气,祝你中奖!”老人终于笑了,露出缺几颗牙的嘴,说出充满乡音的话。
    他终于装好了,慎重地把红套子交给我,红套子上写着八个字:一券在手,希望无穷。
    后来我才知道,不管是谁买奖券,他总会努力地把奖券装进红套子里。慢慢我理解到了,小红套原来是老人对买他奖券的人一种感激的表达。每次,我总是沉默耐心等待,看他把心情装进红封套,温暖四处流动着。
    和老人逐渐认识后,有一年冬天黄昏,我向他买奖券,他还没有拿奖券给我,先看见我穿了单衣,最上面的两个扣子没有扣。老人说:“你这样会冷吧!”然后,他把奖券夹在腋下,伸出那双油污的手,要来帮我扣扣子,我迟疑了一下,但没有退避。
    老人花了很大的力气,才把我的扣子扣好。那时我真正感觉到人明净的善意,不管外表是怎么样的污秽,都会从心的深处涌出。在老人为我扣扣子的那一刻,我想起了自己的父亲,鼻子因而酸了。
    老人依然是街头的流浪汉,把全部的家当带在身上。我依然是我,向他买着无关紧要的奖券。但在我们之间,有一些友谊,装在小红套,装在眼睛里,装在不可测的心之角落。
    P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