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作品集

少年游(中版国教杯第21届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获奖作品选)

  • 定价: ¥53
  • ISBN:9787514380491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现代
  • 页数:368页
  • 作者:编者:萌芽杂志社
  • 立即节省:
  • 2019-10-01 第1版
  • 2019-10-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个性、创意、新锐的青春写作,昭示中国文学未来的无限可能。
    这是理直气壮的一代书写者,看自己、看他人、看历史,他们不遮掩不犹豫。
    最初的“新概念”,是年轻学生们背着父母老师投出的“抽屉文学”,若不得奖便绝口不提;而新的世代,光参赛这件事就可以向世人轻松宣告了。
    本书编选成册的作品是在某一方面有代表性的佳作。

内容提要

  

    作为发端于20世纪末的一项经典文学赛事,“新概念作文大赛”以“新思维”“新表达”“真体验”为宗旨,由《萌芽》杂志先后联合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复旦大学、南京大学、南开大学、武汉大学、厦门大学等全国14所著名高校共同发起,以改变应试作文众口一词、千人一面的学生创作局面,扩大文学人口基数为己任,至今已成功举办了21届,收获了良好的社会公信力,为文坛输送了韩寒、郭敬明、张悦然、郝景芳、周嘉宁、夏茗悠、蒋峰、任晓雯、张怡微、王若虚等等有口碑有流量的强大青年力量。
    本书收录了第21届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获奖作品中具有代表性的优秀作品。这些作品展现着新一代的书写者,理直气壮地看自己、看他人、看历史,不遮掩不犹豫;善于学习吸收,善于自我解剖和嘲讽,怜悯人性中的弱,也清楚平庸的恶……他们富有个性和思考的创作,标识着青春写作最前沿、最动人的风尚,也昭示着中国文学的无限可能。

媒体推荐

    新概念作文大赛是命运给予我的一份礼物,我因此获得了长久的友谊,也以此为起点努力确认着自己在世界中的位置。在此之后的人生里,尽力而为不辜负。
    ——周嘉宁(第二届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一等奖得主)
    我认为新概念是有风向的。“新概念”“新”在每届都会出一个精选本,会带有一个时代的气息在里面,会成为对下一届人的感召或者影响,这是很奇妙的事情。
    ——张悦然(第三届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一等奖得主)
    中学的时候,新概念前两届获奖者的文章惊艳了我。在那时枯燥课文的学习中,这样剑走偏锋的文章,像闪电一样引人关注。我记住了很多喜欢的名字,也渴望成为他们中的一员。
    ——郝景芳(第四届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一等奖得主)
    新概念是我现在所走之路的起点。正因为当年有幸参赛又有幸获奖,我有了自己的写作能力放在全国去比也算出色的信心。我并不是一只井底之蛙,而是可以跳出井口去更广阔的世界闯荡的“旅行青蛙”。
    ——陈虹羽(第八届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一等奖得主)
    我有时候觉得,18岁拿了新概念一等奖,老天爷早早给了我文学大门的入场券,不是为了让我体验一番年少成名的,而是为了让我在迷宫里多走一会儿弯路,拉长我挫败的周期,看看我究竟还能撑多久。结果以我的性格吧,偏偏还在苦熬着,死皮赖脸。
    ——陆俊文(第15届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一等奖得主)

作者简介

    萌芽杂志社,1956年在上海创刊的《萌芽》是新中国第一本青年文学刊物。
    1998年《萌芽》杂志联合北京大学、复旦大学、南京大学等著名高校一起举办了首届“新概念作文大赛”,堪称当时文坛的大事件。新概念作文大赛已经连续举办超过20年,累积社会效益显著。
    《萌芽》杂志始终紧扣时代脉搏,致力于挖掘文学新人,为他们搭建不拘一格施展才华的舞台。《萌芽》拥有自己的文学态度,不仅仅是青年作家的起航点,更是当下青年文学审美的观察者、引领者和培育者。《萌芽》连续获评上海市著名商标,被国家新闻出版署评为年度全国少年儿童喜爱的百种优秀报刊之一。

目录

初赛作品
  老城理发店  蒋卓伟
  点亮一颗疱  曹晨
  远足  周怡宁
  藏  李尧
  口吃  黄之则
  古董  许如珵
  震后嘉年华  尹不移
  房客  刘筱贤
  逆风  杨思异
  尘烟回旋曲  袁琪嘉
  深藏  吴子阳
  空气  赵慧君
  惠嫦  朱梦儿
  枷锁  李鑫禹
  符灰  陈子欣
  鹩哥  向力子
  半路  邓诗槊
  鱼塘  刘一然
  三棱镜  邹芷琦
  黄宣纸里的阿奶  严佳涛
  人世间  冯琪芳
  年轻的货王好朋友  徐培栋
  回家  陈淑静
  光恰似水  颜童童
  捉迷藏  杨宣宣
  南北  张峻嵘
  倾尽江海里  朱妍
  戚畹记旧  胡杰楠
  狂言之神  吴现好
  阿敏  张忱涵
  蜂王是母的  申美菁
  八月暴雨  李庚雨
  尊件  李思雨
  思雨  陈炫齐
  巷子深深  唐语旋
  鸟  王奕茜
  灌肠之家  周于旸
  名词残片  余凯
  父辈、病痛与我  曲默涵
  看脸  陈鑫鑫
  假爱  张炳健
  燃  王大为
  一个半时辰  李紫倩
  少年游  戴聪
  干涸  程舒颖
  还愿  夏旭泓
  桅杆  黄河
复赛作品
  文明不可量化  尹不移
  大师离去  陈波帆
  大师离去  白南
  大师离去  刘天宇
  大师离去  孔喆
  大师离去  蒋励
  大师离去  余凯
  大师离去  郭宇
附录
  “中版国教杯”第21届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一等奖名单
  “中版国教杯”第21届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二等奖名单
  “中版国教杯”第21届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入围奖名单
  “中版国教杯”第21届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优秀组织奖名单
  “中版国教杯”第21届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初评委名单
  “中版国教杯”第21届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组委、评委、工委名单

前言

  

    “中版国教杯”第21届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在结束了长达半年多的征稿期后,来自全国各地的242位入围选手于2019年1月25日在上海参加了统一命题的现场复赛。由国内著名作家和高校中文专业领军人物、一流人文学者组成的阵容强大的评委团,最终评出了一、二等奖以及入围奖的名次归属。
    作为发端于上世纪末的一项经典文学赛事,“新概念作文大赛”以“新思维”“新表达”“真体验”为宗旨,由《萌芽》杂志先后联合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复旦大学、北京师范大学、华东师范大学、南京大学、南开大学、武汉大学、厦门大学、中山大学、浙江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山东大学、上海戏剧学院等全国14所著名高校共同发起,以改变应试作文众口一词、千人一面的学生创作局面,扩大文学人口基数为己任,至今己成功举办了21届,收获了良好的社会公信力,为文坛输送了韩寒、郭敬明、张悦然、郝景芳、周嘉宁、夏茗悠、蒋峰、任晓雯、张怡微、王若虚等等有口碑、有流量的强大青年力量。
    20年间,虽纸媒危机不绝于耳,但“新概念”的队伍却不断壮大。与互联网共同诞生的新青年有着更强的自我意识,并不甘于仅仅做一名读者,一旦发现自己无法被代言,就会选择主动出击。“新概念作文大赛”正提供了这样一个自由表达的入口。新一代的参赛者们经由网络与世界同步,掌握文化符码不再有时差,虚拟空间成为他们笔下的现实一种;他们善于学习吸收,善于自我解剖和嘲讽,怜悯人性中的弱,也清楚平庸的恶……这是理直气壮的一代书写者,看自己、看他人、看历史,他们不遮掩不犹豫。真心期待这些“萌芽”中能长出新的大树。
    限于书的篇幅,本书编选成册时我们无法展现所有获奖作品的风貌,只能选择在某一方面有代表性的佳作以飨读者,遗珠之憾实属难免。
    夏天刚开始时,组委会接到一个来电,准备参赛的女孩大方地亮出意图:“老师,你们能不能送一句激励的话给我?”接电话的“锦鲤”老师想了想:“祝你脱颖而出!”女孩满意地收线,隔着电话仿佛能看到她比心拍了一张认证照。最初的“新概念”,是年轻学生们背着父母老师投出的“抽屉文学”,若不得奖便绝口不提;而新的世代,光参赛这件事就可以向世人轻松宣告了。所以,始终向文学的未来敞开怀抱,不是“新概念”保持长青的秘诀吗?
    《萌芽》杂志编辑部
    2019年5月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老城理发店
    蒋卓伟  安徽省屯溪一中
    离市区稍有些距离,走到城里较老的那条路上,经过一个十字路口,再拐进有着包子铺、老菜场、老民居的小巷里,就能看见那个没有“美发”招牌的理发店了。要辨出这是家理发店,远看是不行的,需要走到门前,看到里面正在做的活计或者认出门玻璃上“理发”的褪色红字才行。理发店是一个年约40岁、身材矮小、有着洗发水气味的女人开的。来这里的人大多是巷子里的老住户,年轻人是不来的,因为巷子外就布满了流光溢彩的美发店,而且这里也无法给他们做发型,桌上常年摆着的只有一把剪刀、一个电推剪和一个吹风机,还有几款老式的染发剂。至于我常常光顾这家店的原因,是我还在上学,对发型没有特别要求,只要按部就班地剪短就好,而别的店总会弄得太花哨,让我有些反感。并且外公家就在这附近。小时候外公带我,我就会来这剪发,长大了竟然习惯了这里的剪法,因此,我每每借看望外公的机会顺便过来把头发的事解决了。
    店里常年只有女人一人,桌子上有一个小电饭煲,还有一台带着“大屁股”的电视,人多时排队的人可以自行打开电视边看边等。店里没有空调,但有一台吊在天花板上的电扇,不过扇叶早就黑乎乎的了。女人的店里,理一次发通常花不了20块钱,小孩儿更少,只有过年的时候要涨一点儿价,带带喜气。女人还会帮忙剃掉长出来的胡子,不收钱。女人十分健谈,谁家最近又生小子了,谁家儿子考上大学了,谁家闹离婚了,这些丰富的谈资足够女人和那些窝在小店里的人说上好久。女人边理发边说,说话的时间,理发便完成了。我去时,总能听见店里的人议论着附近某某家的事,我年纪较小,参与不进来,只能听着。总之说到最后女人总会得出“家庭要和”“人要争气”等朴素的道理来,众人也都称是。
    我剪头发的步骤极其简单,先是冲洗一遍,再趁湿用剪子咔嚓几下便能完成。这个过程一般的理发店都有,但女人是唯一一个在冲洗完头发后给人拿毛巾擦时会顺便也擦掉耳郭里的水的理发师。我个子较高,坐在椅子上仍然快赶上女人的身高,这样的好处是剪发的时候方便,根本用不着调座椅高度。此时女人总会说我长得好。但说我时都会顺势谈起她那个和我年龄相仿的儿子。女人说他在附近的一所私立学校读书,进学校前样样都还蛮好,上学后迷上了手机游戏,每天放学到家就捧着手机开始昏天黑地地打,输了还要在家里折腾一番,成绩自然一塌糊涂了。起初班主任还会找女人谈谈,几次后也就不了了之了。女人每天忙店里的事,还要抽空在电饭煲里煮上饭让儿子回来吃,我有时将近中午去理发,剪到一半时女人会离开去料理电饭煲,我早已是熟客,所以并不介意理发途中的这么一个插曲。
    理发的过程是说话的最好时机,干看着镜子不免尴尬,女人便时常在这时谈起儿子的事情。说自己店里事情多,没法管儿子的成绩,儿子玩手机她也管不了——“一说起手机,他就发火,叫我少管他”,女人除了劝说,没有别的措施,说了几次也就任他去了。又说自己家男人,“小孩他家老子”,厂里做事的,天天邀人来家里打麻将,声音打得震天响,牌桌上更是烟雾缭绕,几个五大三粗的汉子拍桌吆喝,男人的粗犷纷纷在此展露。儿子就在隔壁房间写作业,但男人不管。“我有时也劝他,说儿子现在学习成绩都这样了,他学习的时候少打麻将,你是老子得给小孩做个榜样。”男人向来不听,反倒说什么“小子学习还要老子跟着?小子学不好还怪老子了”。于是一切照旧。说到这,女人会习惯性地叹一口气,感慨自己没有办法,随他怎么搞,只要小孩以后能混口饭吃,饿不死就行了。
    这些话,女人似乎提得不多,但也是不少的,前后的剧情足够完整,听得我们几个常客都已能复述,可女人还是要一遍一遍地说,每次都讲得像个新的故事,尽管我们都知道下一句会是什么片段,又是怎样的语调。女人讲得实在动情,因而我们也就像听一个新故事一样,并且照例送上淡淡的叹息声,这是女人讲故事所能获得的唯一报酬。
    女人这样一遍一遍地讲着,就算不讲,客人们也不会缺少谈资。
    但一年中只有一个月,是客人们拥有共同谈资的时候,那就是7月。高考、中考成绩相继出来,便成了整个7月的大事。这样的大事对女人和她的小理发店来说,除了提供谈论的场所,还涉及她儿子今年中考,来客便自然要与女人谈论这个话题,也当然会谈论她的儿子。但大家都对女人儿子的情节记得十分清楚,所以来理发要谈起的时候,只问“你家儿子今年怎样”,不像我在别处听到的略显客气的问法:“您家的今年考得好吧?”
    女人这次不动情了,但凡有来客问,都淡淡地讲一句:“也就那个样子吧。”仿佛这是她早就准备好的台词,只等这时候说出来。她只顾着给顾客剪头发,电推剪的声音嗡嗡着,天花板上的铁质电扇显得有些运转不动。客人们见状也知趣地不再说话,但都被7月里的酷热天气惹得烦躁不安,来回走动,似乎在找什么东西,可这里也说不上有什么值得找的。女人还是自顾自地理着发,眼睛里除了那一撮头发便再也看不见别的,熟练完成了理发,帮客人剃了胡子,收了13块钱,拍干净椅子上的碎发,又迎来下一位。
    那年的7月就那么过去了,学校门口放完了鞭炮,挂上了喜报,一切都尘埃落定。人们谈了一个月的相同话题,不光头脑被弄得疲劳厌烦,也确实把各种可谈的嚼烂了,又去找新的事儿来说。一切照旧,正如女人的理发店一直照常开着。
    可对于我,7月过去了,我就要准备明年的7月了。是的,我高三了,课业繁重,备考压力陡增,理发成了能拖则拖的事情。因为我不习惯学校附近的那几家理发店,要去一次女人那里又因距离远费时,所以尽量拖着。日子便这样有条不紊地过,我也几乎忘了女人的理发店和她的故事。
    挨到了中秋节,回外公外婆家过节,我决定趁此机会剪次头发,不然实在是长得难受了。
    此时,人们大多在家忙着蒸煮食物或是围坐聊天,我走上街时,除了糕点店门口还算热闹,老城街上行人确实稀少了。但我知道,女人的店仍旧会开的,因为就算是除夕,女人的店还是照常开着。
    果然店里无客,只有女人一个人坐在里面,那台“大屁股”电视播放着新闻,这大概也是我见过的唯一的频道了。电视里男主持人用例行的语调流畅地播报新闻,讲话时的姿势和表情都己让观众熟透,感觉每次节目都是以前节目的完美复刻。
    我走进门,按惯例说了声“我来理个发”,女人回头看了我,顿了一秒,没有说话,就从那张不及人小腿高的凳子上站起来去倒开水、调水温,准备给我洗头,我也很配合地去躺在洗发床上,一连串的动作又完美复刻了以往女人工作时的所有流程——冲洗、打肥皂、再冲洗,最后用干布擦水,连同耳郭里的水一同擦去了。
    P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