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散文

你的孤独比这世界更动人

  • 定价: ¥39.8
  • ISBN:9787568056533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华中科技大学
  • 页数:240页
  • 作者:沈嘉柯
  • 立即节省:
  • 2019-10-01 第1版
  • 2019-10-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百万畅销书作家沈嘉柯新力作,写给每一个在人群中踽踽独行的你,二十几年写作生涯,二十几年孤单作战的时光,沈嘉柯用一支温暖克制的笔,教会我们:在孤独中,见天地,见众生,见自己。所谓孤独,正是你陪伴自己的时刻。会有这样一天,我们内心坚定,没有恐惧,朝着更好的自己走去。四色装帧,清新淡雅,80克进口特种纸印刷,超值赠送精美书签1枚,明信片2张。

内容提要

  

    这世界车马喧嚣,人声鼎沸,我们要如何安放内心的孤独?如何找到心中真正的自在和宁静?一路走来,美好有时,遗憾有时,孤独锤炼了我们,它深深地扎根在我们的生命中,使我们变强大,使我们更动人,孤独使我们变成现在的自己。你明白吗?孤独的本质没有变,孤独也没有被克服,可是人变了,变得柔软了。十几年写作生涯,十几年孤胆作战的时光,沈嘉柯用一支温暖克制的笔,教会我们:在孤独中,见天地,见众生,见自己。

作者简介

    沈嘉柯,湖北省作协第七届全委会委员,畅销书作家、评论家。已出版《沈嘉柯精选集(三卷本)》《与岁月温柔相待》《平行塔》《人生是一场雅集》等50多部小说和文集、诗词鉴赏作品,畅销百万册。两度荣获当当影响力作家文学贡献奖,作品多次登上新浪生活好书榜、中国影响力图书推展、各地年度好书书单等。
    现为湖北省青联委员,武汉市民盟文化委员。写作20年来,于加拿大《环球邮报》、新西兰《先驱报》、美国《侨报》,以及《人民日报》《光明日报》《中国青年报》《中国文化报》《解放日报》《新华日报》《长江日报》《社会科学报》《杂文选刊》《青年文学》《散文》《读者》《南方文学》《小小说选刊》等报刊发表散文、小说、诗词赏析、法学学术文章和社会评论数百万字。作品入选百余种年度最佳文学选集、现代文学典藏文库系列。
    亦于《正信》杂志开辟人生专栏,监制散文集《禅心禅意过一生》等作品。
    历年在北京师范大学、中国人民大学、武汉大学等多所高校开展人文讲座,深受广大读者欢迎。

目录

1  成长是学会与孤独作伴
  把浴缸摆在卧室里的人
  岁月那么长,何必太慌张
  十年前扇过的翅膀
  活了很多次的人
  孤独是生命的礼物
  在奥斯维辛之后,还是要写诗
  这世界只有一个我
  追逐繁星的孩子
  你的心安顿在何处
  受伤的灵魂
2   我喜欢自己不甘平凡的样子
  喜欢一件事,便不会寂寞
  读书这件事大的真相
  当你想写作时,先试试母题
  牢不可破的城池
  关于快乐的学问
  一个人在面对镜头的时候
  别给自己灌迷魂汤
  站到台上之前,先打破自恋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桥
  你只是看上去很努力
  时间是一个魔术师
  十年里你做了什么
3  越过彷徨,去过自己想要的生活
  当有一天,我们的生命不再流动
  一个宠物公益人的故事
  这封回信,是我的生死观
  幸福是一种能力
  跟旧物说一声再见
  给味蕾一点留白
  没有什么烂,也没有什么佳
  我们这一代人的传奇
  美貌与智慧,你选哪一样?
4  请相信,总有人在偷偷地爱着你
  此生重要的三件珍宝
  如果你活着,请别忘了我
  若有人握住你的手
  这世上好的祝福
  青蛙的旅行目的地
  我的佳食友
  我的文艺父亲母亲
  记忆深处的夏天
  我为什么喜欢养猫
  爱的驯兽师
5  你的孤独,比这世界更动人
  拥抱比说话更温暖
  时光走散了故人
  人树俱老的时光
  明月人心相映照
  赌石和昙花一现
  漫漫岁月中练习慰藉
  梦中有院子,院中有葡萄树
  芭蕉碧绿,栀子雪白
  人生是一场认识自己的修行
  同学和朋友隔着银河
  愿你想哭的时候,哭出来
后记: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前言

  

    孤独是一种解药
    六岁的时候,我喜欢盯着窗外的树影看,树的枝叶被风吹动的时候,影子也胡乱晃悠着。父亲经常出差,母亲上班很晚才回家。我就常常一个人看树的影子。那时候我就在想,人生一世,如果孤独死去,挺悲哀的!
    三十六岁的时候,我听着窗外潺潺的春雨声,又想起自己的童年时代。
    人与人,真的很不一样。长大以后我才明白这一点。
    有的孩子,跟我一样,在幼年时就已经明白太多事情,早熟,敏感,直达人生的本质。在懵懂的同龄人里,势必格格不入,然后孤独。
    有的小孩,天真快乐,哪怕活到了三四十岁,仍然一派天真,万事依赖他人。如果时机充分,成为老顽童指日可待。这种人,有福气,也往往是傻瓜。
    一个人懂事开窍了,就再也回不去了。所知道的越多,也就越是悲从中来。肉体还不算太老,灵魂白发苍苍。故事还没开始,就望见了结局。花还没开,就为尚未发生的凋零哀叹。
    也应该拜时代所赐,节奏太快,社会日新月异,活到了三十六岁的年纪,我的感觉,就像是活了七十二年那么漫长。
    到如今的年纪,故人真的就是故人了。认识的朋友,有些已经离开了人世。阴阳相隔,再难叙旧。
    少年时代的同学,绝大部分不会再见面。昔日相谈甚欢,再见陌生生疏,不知道从何说起。人生境遇判若云泥,趣味不相投,或者见识差太远,已经无话可说。不如闭嘴。
    活着,可真是孤独啊。孤独到无话可说,孤独到,人生得一知己足矣,斯世当以同怀视之。然而,知己永远不会到来,因为世界上知道你的,唯有你自己。明月来相照,照见的还是明月自己。
    我有时候在深夜里,会独自沿着家门口的一条马路走回家。这条路叫民族大道,我看着它曾经熙熙攘攘,道路两边全是小店,年轻的学生们大吃大喝,青春呼啸,闹腾得厉害。
    后来这条路整修,挖了个底朝天。所有的店都拆迁了,摧枯拉朽,一家不剩。还给了大学静谧。但是走在这条路上,我因为知道它的前世今生,我每次记忆重返,像是穿过废墟,凭吊前朝的痴心书生。
    我的母校叫中南民族大学,我家就在附近。我常常穿过学校,去吃饭,或者看电影。
    人生微妙可怕的,就是一刹那恍惚。我明明买了豆浆油条,走在从前去上课的路上,雾气把衣服都打湿了。我明明坐在从前晒太阳的长椅上,打了个盹,伸个懒腰起来,就可以回宿舍了。
    我明明才逃课,走出阶梯教室,穿过阴影密布的羊肠小道……
    可我怎么回过神来,十几年就过去了。
    我茫然四顾,那些熟悉的景物亦真亦幻,时空记忆混乱交错的那一刻,令人毛骨悚然。我分不清自己身处哪个年代,像是停留在时间的旋涡中,永远无法脱身。
    太清醒真实的人生,坚硬如铁,未免难以忍受。人之所以会故地重游,内心深处追寻的,其实就是这种一刹那恍惚的感觉吧。这一刻,我跟自己久别重逢了。
    服下了解药,我体内原本至深的孤独,如冰雪融化,被柔软地瓦解。

后记

  

    有一次,看了一部很沮丧的电影,让我颇为唏嘘。那是《金刚狼》结局篇,氛围特别丧,描绘真实的生老病死,英雄迟暮,无限狼狈,世事充满无常。
    很巧,在那个时候,收到了读者吴桐桐的来信:
    想跟你说,感谢你的文章,陪我一路成长。
    高二时无意间读到你的文章《地球只有一个我》。摘自你的散文集。当时,只觉得你的文笔很吸引人,对待人生起落沉浮,别有一番见解。
    后来,时光的脚步匆匆,进入高三,那本刊登你文章的杂志,早就不知道被塞在了什么地方。
    那时候,一心沉入高考的奋战中。只是,事情总不会如我们想的那般美好。一模,二模,以至于高三整个上学期,我的成绩一直在下降,连我的班主任都问我,“你到底怎么了?”
    或许,这在现在看来,不是什么大事。但在那时候,莘莘学子都在为高考奋战,都期盼着通过高考走出我们那个封闭的小城。成绩一落千丈大约就等于梦想破碎的声音吧。
    成绩跌落得最厉害的时候,我整天浑浑噩噩的,感觉自己的身心已经被掏空了,有时候甚至会想,从我们的教学楼上跳下去会怎么样。当然,也只是想想。
    可是就在那时候,在自己都要放弃的时候,无意间又翻见了你的那篇文章。你告诉我,去经历生命中的一切,体味酸甜苦楚。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让自己的生命更加丰满而有意义。我把那篇文章裁下来,贴在摘抄本上,每次遇见所谓的挫折或者自己懈怠的时候,都会翻出来看一眼,于是高考奋斗,被赋予了更有意义的意义。那是我高三的精神食粮。
    后来,六月份全城高考,七月份填报志愿,九月份进入大学。改变的东西很多,但是,不变的却是那种去勇于尝试、经历一切的精神。
    现在我在大学的校园里,知道还有更美好的未来需要我去奋斗。谢谢你,陪伴我度过了苦涩的高三。  我想,这大概就是文字里的光热。念念不忘,听见回响。这也是一个作家所能获得的,最高的奖赏。
    宋皇帝赵恒有几句话特别有名,  “书中自有千钟粟,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这种态度其实是正确的,窦用的。但是,它有局限性。如果你读书,赚不到钱,找不到美女,也得不到很多食物,怎么办?
    还是要读书,因为书里还有更高的人生意义,等着你去领会。千百年来,所有的聪明才智,都在书里了,等着每个人自己去发现,搞明白,然后长大,变得聪明,去成就自己。
    有些读者小时候跟我说,“叔,你有的文章我看不懂。”
    多年以后,在微博上找到了我,给我发私信,很激动地告诉我,“沈嘉柯,我终于明白了当初你的故事表达的意思了。”
    我回答:“我等你很久啦,好吗?”
    人凭什么勇往直前?就凭人只有一次生命。当你明白了一切欢喜苦难都有尽头,不过如此。那就向死而生,继续活下去。岁月何足惧,光热再微小,自会在文字中长存。 你明白了,不计得失,不理毁誉,心里想要的,那就倾尽全力去争取。但行好事,莫问前程。 把莎士比亚的两旬诗,送给你们: Work hard for one day and you will gel:a good sleepfor one night. Work hard during the whole life,and you will go toHeaven. 勤劳一天,可得一日安眠;勤奋一生,可得永远长眠。 沈嘉柯 2019年5月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把浴缸摆在卧室里的人
    浪潮滚滚朝着一个方向,但总有人照着自己的节奏来活。
    众生前行,而我偏要往后退步。
    退到自我的生活,留给自己一颗笨拙的心。
    半生之中,常感到孤独。而生命的慰藉,常常以我始料未及的方式出现。
    这些年我总在北京跑。一年又一年,以前那个还能够伸手触摸的城市,现在变成了高不可攀的所在。时间改变了一切。
    我去参加笔会。去给大学做讲座。
    我去领文学贡献奖。去出席星光大赏。
    我去给小学的孩子们做讲座。去出版社跟编辑们谈合作。
    正式密集的工作之外,偶尔才能和老友聚会。
    昔日校园同窗,老友是校报的记者,也是我的学妹。我谈文学,她谈新闻,她向往伟大的无冕之王,我好奇文学的终极意义。我们居然也能聊到一起。
    苏东坡说,人生到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岁月匆匆,多年以后再相见,我们都已年过三十,青春不再。
    她一直做着记者工作,朋友圈里转发的那些重大新闻报道,我常常看到她的署名。她始终一个人独来独往。
    而我一直在写作,写那些涓滴意念,写那些山间不为人知的草木,还有人世不为人注意的平凡人。我早已经辞职,作息时间跟平常人相反。万籁俱寂的时候,我才清醒写作。白昼喧嚣,人们去上班,我则蒙头大睡。
    我们并没有太多的联系,也没有经常嘘寒问暖,除非工作需要,从来不打电话。其实有朋友问过,该不会是什么红颜知己的关系吧?
    我就“噢”了一声,心中有一丝嘲笑。
    准确说,我跟老友,是一种同类之间的赏识,是惺惺相惜,是她还未开口,而我早已懂得。
    坦白讲,我有很多的作家同行。但我并不认为很多人配得上“相与细论文”。这跟名气没关系,跟金钱地位也没关系。
    只跟一个人眼睛里的光有关系。
    我总是默默观察很多人的眼睛。因为当一个人谈起一件事情,而这件事情又恰恰是他骨子里喜欢的时,他的眸子里,必定有光。
    谈到人生的理想时,老友眼里,仍然有光。
    这光很珍贵。大地充满灰尘,走着走着,很多人的眼睛里,阴云密布,落满尘埃,忘了自己来时的誓言心志。
    一个人如果不曾真心喜欢一件伟大的事业,不曾相信自己追求的道路,那就真等于白活一场。
    那一次探望她,时值冬天,整个北京城格外清寂,我在做完一场小学的讲座之后,心中百无聊赖。突然冒出一个念头,不如去拜会一下老友,看看她到底过得怎么样?
    这么一个专门做社会调查报道、捍卫道义和公正的女性记者,我对她的日常生活,其实是有一点好奇的。
    于是我穿过所住酒店门前的马路,沿着五道口,一直走到清华园。
    经过那些热气腾腾的餐厅,我这才想起来,登门拜访,出于基本的礼仪,总不能空着手呀。我买了一份烤鸡,当作伴手礼。她说别带吃的去,她不肯吃宵夜,毕竟是女生,放不下减肥大业。
    我偏要试试她的定力。
    她开门迎接我。
    早就听说了,在北京租房贵。听到她说跟两个女孩子一起合租,那么狭小的面积,她这个单间就要3000多元,我忍不住叹息了一下:“北京就是这样的,不易居,寸土寸金。”
    等我回过神来,放下烤鸡,坐到她卧室里的一张椅子上,环顾四周,整个人惊呆了。
    这大概是我人生中奇妙的“目睹”。
    整个卧室多十平方米,矗立着密密麻麻的书。她就坐在书堆里,像一个皇帝坐在龙椅上。
    我必须非常小心,以保持自己转身的幅度不超过五厘米,否则肯定会撞到那些书,掉下来砸到我。我张了张嘴巴,欲言又止。
    她马上说:“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放心,不会倒下来的。你肯定想起那条新闻,香港有个开书店的人,被自己书店里的书砸死了,过了好多天才被人发现。再说了,我觉得就算被书砸死,也是世界上幸福的事情。”
    老友还是那个老友,一点儿也没变,对她来说,读书大过天。
    她的语速飞快,非常有记者的职业特色。我被她逗得哈哈大笑,差一点笑出眼泪。
    因为,在她言之凿凿地说被书砸死也是一种幸福的同时,身边居然有一只标准的实木浴缸。
    我从来没有见过,有人在自己的卧室里,放下一只浴缸,而且是在无比紧凑堆满上千本书的卧室。
    我发自内心地赞叹:“辉哥,你太牛了。”
    她笑着嚷嚷:“我就是想在家里,舒舒服服地一边泡澡,一边看书。有什么问题吗?我就喜欢看书。”
    接下来我跟她交换了角色,我像个记者一样向她各种提问:
    请问入水口出水口问题是怎么解决的?
    请问你要是出国留学,这个大浴缸打算怎么处理?
    请问你该不会当二手物品卖掉吧?
    在我一个接一个好奇的疑问之下,她哑然失笑,开始吃我带来的烤鸡。
    她说:“我走的时候,这些书,原封不动都要带走,都是我的心肝宝贝。”
    她说:“读书开心。快给我介绍下你近几年读的好书!”
    P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