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外国文学 > 外国文学-各国文学

美好的小日子(共5册)

  • 定价: ¥139
  • ISBN:9787559439888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江苏文艺
  • 页数:1072页
  • 作者:(日)夏目漱石|译...
  • 立即节省:
  • 2019-10-01 第1版
  • 2019-10-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名家闲适随笔,范围广。此本书涉及70余位日本名家,收录近100部作品。
    特选日本知名作家相关的散文作品,体现中日文化共同的趣味。
    全书有五个主题,涉猎广泛,这些文学的、叙事的、入门的、经典的散文风格,让你感受视觉上、味觉上、运动上、感官上的名家小品。
    装帧精美,可收藏。封面设计遵循简约、清新、明媚、日系等特点,给人以简单、轻松、惬意的感觉。

内容提要

  

    本书包含五个主题,每个主题一个单本,分别是:《怀旧慢时光》《休日趣味赛》《向往山之风情》《就爱弄花草》《人生多滋味》。
    《就爱弄花草》:文豪们从一花一叶、一草一木中感受生命的爱意。大师们以花草树木、虫鸣鸟语、深邃森林以及庭园之美为四大焦点,他们借由作品与笔触来细细品味日本的四季运行,以及小小庭园中繁花盛开、虫鸣鸟语的自然之美。他们从一花一叶、一草一木中,感受生命的爱意。
    《人生多滋味》:名家们透过青春、爱情、美食品味生活的万般滋味。一睹作家们的恋爱日常为快。看文豪们是如何透过青春、恋爱、情伤、婚姻、衰老、美食等来体味人生的万般滋味。他们也有不安、怀疑、愧疚,及坚持与勇敢。文豪作家们的人生经验,让我们一窥人生旅途上,无论是绚烂还是平淡的幻化美景!
    《怀旧慢时光》:大师们也会站在街角感叹时光飞逝啊。记录了文豪们笔下的三大都市:东京、京都、大阪。他们目睹东京晋升为一线大城市,逐渐与国际接轨;大阪成为物流及商业中心;京都的繁华次于这两个大都市,角色也越来越重要。他们在感慨新市街飞速发展的同时,不禁追忆起昔日的风情,及闲适的慢时光。
    《休日趣味赛》:大师们是怎样将“趣味”玩得认真又彻底。正是认真对待“趣味”的精神,让日本人在各类“趣味”的领域发展得多采多姿。文豪们用笔记录各种“趣味”,有的记观战、有的记历史,有的写亲身体验、有的撰小说,让我们看大师是怎样将“趣味”玩得认真又彻底。他们用闲适的笔触告诉我们,“趣味”并非仅是娱乐或休闲,而是生命的另一种体现。
    《向往山之风情》:山岳信仰是自然崇拜的一种,特别是与山岳关系密切的民族,会对险峻的自然环境抱持着敬畏之心,他们深信山岳之地是具有灵力的,越是人难以靠近的严峻山脉,产生的敬仰之情则越发深远。本书收录了喜欢登山的知名作家和有名的专业登山人员的作品。

作者简介

    夏目漱石(1867.2.9-1916.12.9),本名夏目金之助(なつめ きんのすけ)。笔名漱石。日本作家、评论家、英文学者。
    他对东西方的文化均有很高造诣,精擅俳句、汉诗和书法,以具有鲜明个性、丰富多采的艺术才华,在日本近代文学史上占有重要地位,被称为“国民大作家”,头像曾被印在日元壹仟面值的纸币上。

目录

《就爱弄花草》
  来青花  永井荷风
  番红花  森鸥外
  杂草杂语  河井宽次郎
  百花争艳  幸田露伴
  辛夷花  堀辰雄
  石榴花  三好达治
  小金井之樱  大町桂月
  关于信浓樱  柳田国男
  拟人鸟  室生犀星
  松鸦  室生犀星
  文鸟  夏目漱石
  鸬鹚匠  横光利一
  猎鸭  丰岛与志雄
  蓑衣虫与蜘蛛  寺田寅彦
  秋草与虫音  若山牧水
  森林之神  梦野久作
  森之绘  寺田寅彦
  树的庆宴  新美南吉
  园艺师  室生犀星
  庭院  芥川龙之介
  日本庭园  室生犀星
  朴素庭园  宫本百合子
  我家的园艺  冈本绮堂
  作者简介
《人生多滋味》
  恋爱论  坂口安吾
  不可将恋爱与夫妻之爱混为一谈  芥川龙之介
  青春  宫本百合子
  回顾青春  吉井勇
  人生  夏目漱石
  人生的三大乐趣  坂口安吾
  老年与人生  萩原朔太郎
  我的生活  中原中也
  作家的生活  横光利一
  黄金风景  太宰治
  热爱我们的生活吧  宫本百合子
  我的日常生活  北大路鲁山人
  美食与人生  北大路鲁山人
  寄以家乡的赞歌  坂口安吾
  困惑之辩  太宰治
  文人的生活  夏目漱石
  作家的形象  太宰治
  画的惆怅  国木田独步
  作者简介
《休日趣味赛》
  喜悲热泪  牧野信一
  棒球时代  寺田寅彦
  神经衰弱症的棒球美学  坂口安吾
  滚地竞赛——柔道对拳击  富田常雄
  围棋修炼  坂口安吾
  关于棋家的文笔  三好达治
  本因坊秀哉  野上彰
  将棋  菊池宽
  听雨  织田作之助
  胜负师  织田作之助
  相扑  久保田万太郎
  土俵之梦  尾崎士郎
  玄奇故事  幸田露伴
  夜钓  幸田露伴
  钓客的心境  坂口安吾
  作者简介 
《怀旧慢时光》
  京都日记  芥川龙之介
  夜色下的隅田川  幸田露伴
  京都早市  柳宗悦
  此次到大阪  古川绿波
  东京近郊  大町桂月
  京都夏季风景  上村松园
  日本桥一带  田山花袋
  芝、麻布  小山内薰
  四谷、赤坂  宫岛资夫
  江户耶东京耶  淡岛寒月
  浅草美食  久保田万太郎
  “吃不消”的东京  古川绿波
  流水潺潺  永井荷风
  祇园的枝垂樱  九鬼周造
  京都彼时  上村松园
  从牛锅到寿喜烧  古川绿波
  木之都  织田作之助
  夜晚的赤坂  国木田独步
  作者简介
《向往山之风情》
  日本的山和文学  坂口安吾
  关于富士  太宰治
  登枪岳记  芥川龙之介
  箱根的山  近松秋江
  雪中富士登山记  小岛鸟水
  山之春  高村光太郎
  山之雪  高村光太郎
  登山早晨  辻村伊助
  于穗高岳屏风岩  早川鲇子
  怀山之心  松涛明
  山的魅力  木暮理太郎
  可爱的山  石川欣一
  那米床山的熊  宫泽贤治
  涸泽岩小屋的某一夜  大岛亮吉
  树木和它的叶围绕火山的温泉  若山牧水
  树木与它的叶骏河湾一带的风光  若山牧水
  富岳百景  太宰治
  作者简介

前言

  

    自然的花木虫鸟,文化的徐徐和风
    廖秀娟
    日本人自古以来就将对花草之美所触发的心情抒发在短歌、随笔之中,透过日本的文学作品可以了解到日本人是如何将大自然中的花草树木融入至生活与文学里。当中,《万叶集》是最早将花草吟咏入诗的文学作品,不只贵族阶级,当时知名歌人、农民、边境防人等庶民的诗歌也收录入书,时间由五世纪到八世纪中期,总计四千五百多首长歌、短歌当中,约有一千五百四十八首诗歌咏叹了一百六十种植物。
    《万叶集》时期的歌人最初吟咏的对象是山野中盛开的花草树木,比起草本植物,他们较容易将焦点锁定在木本植物,主要是因为相较于开在地上的花草,歌人们的视野较容易留意到树上盛开的花。而且《万叶集》的诗歌中,所歌咏的植物也偏向于生活实用性,例如可食用的种类约五十三种类,如山菜、海草、菇类以及果实类,而药用性植物如草药等则有二十八种,其他尚有如可染色花草、可制成建筑材料、生活用品、刀剑枪械、弓箭等武器原料的植物约三十二种。植物很多是因为具有实用性的缘故而出现在人们的生活之中,之后由于人对于美感意识的提升,进而成为诗歌的题材,被广泛地写入文学作品中。
    然而,随着时代的演变,诗人们渐渐地将关心的焦点移转到自家屋前庭院中的花草与光景。相对于《万叶集》时期植物所展现的粗犷原野之趣,平安时期的文学作品中,登场的则以宫殿庭院花园里的植物居多,特别是平安朝的文学又称为王朝文学,故事多以平安时期贵族们的宫廷生活或者恋爱情趣、花乌风月为主,因此文学中出现的植物,纤细柔弱优雅而华美,风流多愁的诗人们总是容易为楚楚可怜的花草所触动。当中,由宫廷女官紫式部所作,被誉称平安时期文学高峰的大作《源氏物语》,由第一帖“桐壶”开始,故事前后编总计五十四帖的章节构成中,将近二十四帖是以植物之名作为章节的名称,例如“夕颜”“若紫”“红叶贺”“末摘花”“葵”“朝颜”“红梅”“若菜”等,约有一百一十种植物登场,在故事中配合着四季的运行,将女主角以各节气的花草命名,将花与角色相互形塑,让作品充蕴着如繁花般绮丽的季节之美。
    大自然中的花草树木对于日本人的影响,不只体现在物语故事中人物角色的形塑上,也体现在平安时期后宫殿舍的名称上。平安王朝大内后宫中的七殿五舍为后宫嫔妃们的住所,其中五舍的别名乃是以各宫庭院所植栽的花木为表征而命名,例如飞香舍因庭内种植藤花又称藤壶院,凝华舍因种植有红、白梅又称为梅壶院;昭阳舍因植有梨树又称梨壶院,此处为东宫皇太子御所;淑景舍因植有桐树又称为桐壶院;袭芳舍因庭中放置有遭落雷袭击而烧毁的巨木,故又名雷鸣壶院。古代日本女子无名,多以某某人之女(《更级日记》作者菅原孝标女)或以官职名称呼,例如清少纳言(《枕草子》作家)、紫式部(《源氏物语》作家)等,又或者如源氏的母亲桐壶更衣、初恋情人藤壶中宫(住在后宫桐壶院的更衣、藤壶院的中官皇后)等地名来称呼,抑或以喜爱之虫命名,例如文学作品《堤中纳言物语》中的虫姬,由此也可得知,四季花草、树木虫鸣之意境也展现在日本古代女子的名称上。
    ……
    抒情诗人室生犀星出生于石川县金泽的文学家庭,因为是加贺藩士小岛弥左卫门吉种与女佣之间所生下的私生子,自小被送养,过着辛酸的日子。但是他仍然不气馁,二十岁时辞掉在金泽的工作,立志以诗为业,上京求取功名,却因生活无以为继二次失意返乡。直到一九一三年,他创作的诗为北原白秋所欣赏,而获得提携,得以将诗作发表于期刊杂志上,并且在北原白秋的介绍下,认识了日后成为好友的荻原朔太郎。正由于室生犀星是出身于金泽的作家,他在随笔《园艺师》与《日本庭园》中,对于日本各大名庭(包括号称日本三大名园之一的金泽兼六园在内)中的飞石、石灯笼、庭园,以及其中的蹲踞、细竹、花草、假山,皆有细致的观察与评论,极力倡导日本庭园侘寂之美。另一方面,女作家宫本百合子则推崇朴质的庭园,对于庭园中人为刻意的造景感受到近乎嫌恶的厌弃与排诉。与宫本百合子相同,剧作家冈本绮堂也不喜爱西方的花草以及人工的庭园,他热爱着丝瓜与百目菊。某年夏天受到江户时期文学大师式亭三马所做的瓠瓜画作影响,爱上了丝瓜的清凉与瓜藤的自在,硕大的瓜叶与黄色的花朵,让冈本绮堂感受到横生的野趣,获得了一股安乐闲暇的平静。
    而对于芥川龙之介而言,作品《庭院》绝非一篇描述恬静庭园生活的作品。病残已经近乎废人的次男,拖着虚弱的身体,执意重建象征过去繁华的庭院以求得救赎。虽然这努力在他人眼中仅是徒劳,最后也确实是功亏一篑,然而次男如鬼气般的执着,就如同当时处身一片荒芜的苦海之中,试图在痛苦中挣扎寻求生机的芥川一般,是一篇让人体味芥川彼时心境的重要作品。
    这本书,以花草树木、虫鸣鸟语、深邃森林以及庭园之美为四大焦点,共收录了十九位日本知名作家的二十三篇文学作品,借由文豪的作品与笔触来细细品味日本的四季运行,以及小小庭园中繁花盛开、虫鸣鸟语的自然之美。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来青花
    永井荷风
    紫藤、棣棠花早已凋零,新树之影倏忽转暗,盛开已久的杜鹃花色也到了略微变色的时期,唯有松树的绿意长长久久,金色花粉随风而来,有如轻烟,四处飞散。时节来到五月,过了一旬。也许会有热爱花卉之人,正好造访我这废宅,应知蝶影翩翩的闲庭里,飘着一股绵延不绝的异样花香。然而,这股香气并非梅花、梨花那种幽淡花香,亦非丁香、蔷薇等清凉气息,亦不似百合那恼人的浓郁香气,也许有人会以为那是隔壁人家在厨房烤苹果、熬煮蜂蜜,气味飘散而至。此即为先考来青山人往昔自沪上带回的江南奇花,乘着这初夏的清风,绽放充满甜味的香气。原本种在花盆里,落地之后,旋即生长繁茂,直到二十年后的今日,已经长到来青阁的屋檐边,遮去秋暑之夕,射入窗户的斜阳。此为常绿树,其叶似全缘叶冬青,园丁也称它为招灵木。我至今仍然不知道什么是招灵木,有一天,我写信给尊敬的蔌乃家老师,他查了字典,说是《古今集》中古语的三木之一,实体不详。因此,园丁所言瞬间不足采信。我经常反复吟咏先考的诗稿,至今未见任何一首诗歌提及此花。询问母亲,她也不知其名。至此,我决定亲自用“来青花”三字,为它命名。五月熏风,掀动门帘,门外经常传来卖苗的叫唤声,闲适地逐渐远去。满庭树影,横卧于青苔之上,正觉清夏逸兴骤然乍到,我每年都在来青花畔,晒着先考珍藏的唐本,一边诵读,不知日已西斜。来青花大小宛如桃花,花有六瓣,其色非黄亦非白,恰似琢磨过的象牙。然而花瓣甚厚,有隐约的胭脂色镶边,如同佳人的纤手蔻丹。花心硕大,形如七菊花,色为带紫的深胭脂色。一花落地,又一花绽放,五月过后,直至六月霖雨时分,花始落尽。每当我对着此花,坐在其馥郁香风之中,不禁油然想起秦淮、秣陵的诗词。若见菩提之花,即可想象北欧牧野、田园的光景;见橄榄花,就会浮现南欧海岸风光;见丁香花,巴黎的庭园之美,仿佛就在眼前。月夜见了秋芒之影,在地面描绘出一幅墨绘,任谁都会萌生诗歌俗曲的洒脱风致。只要面对茉莉、素馨以及这来青花,我一定会想起先考日夜爱不释卷的中华诗词、乐府艳史之类。先考深深仰慕中华文物,南船北马,游历足迹遍及十八省,尚不餍足,竟远从异乡携回花木,移植于故园,悠悠安享余生。一旦有了爱物之心,依循正道,非得这么做不可。所谓如入三昧之境,亦即为此。吾三省吾身,然这疏懒的性子怎么也达不到这境界,愧矣。
    番红花
    森鸥外
    “只闻其名,不识其人”乃是常见之事。这个道理不仅仅用在人身上,万事万物皆同。
    据说我从小就爱读书。在我出生的年代,既没有给少年读的杂志,也没有岩谷小波的童话,能看的就是一些据说是祖母嫁进来的时候带来的《百人一首》。祖父表演义太夫口白时留做纪念的净琉璃本,或者谣曲大纲的绘本,有什么就看什么,既不放风筝,也不去打陀螺,跟邻居的孩子毫无任何心灵层面的接触。我越来越沉浸于书中的世界,记住各种物品的名称,宛如灰尘附着于器皿一般。我就是透过这种方式认识名称,却不识实物。大部分的物品名称皆是如此,植物名称亦同。
    我的父亲是人们俗称的荷兰医师。他说要教我荷兰文,所以我很早就慢慢学习荷兰文。我读了文法书。它分为前后篇,前篇说明字汇,后篇说明文章。读这本书的时候,我向父亲借来辞典。那是两本荷日对译,又大又厚的和本。我反复不停地翻阅,这时,我撞见“番红花”一词。那是与《植字启源》等书同一时代的辞典,所以采用发音相同的汉字当译名。我现在仍然记得那些字,我可以写在这里,番红花三个字首度使用的名称,大概已经被现在的日本废除了。所以我用偏旁来说明。“水”字旁的“自”字。其次是“夫”字,接下来是“蓝”字。
    “爸爸,番红花髓物的名字吗?是什么样的植物呢?”
    “取花朵晒干后,用来染色的植物。你来看看。”
    父亲从药柜的抽屉里,取出卷曲、泛黑的物体,让我瞧过。说不定父亲也没见过新鲜的花朵吧。我碰巧知道了名字,也见过实品,不过,我只见过干燥花。这是我初次见到番红花。
    两三年前,我搭火车抵达上野,雇了人力车,回到团子坂的路上,从东照宫的石坛下,行经昏暗的花园町时,看见有人在路边铺了草席,摆着整排从球根处冒出紫色花朵的植物。从孩提时代到我即将迈入老年的这段时间,我对番红花并没有进一步的认识,只在图鉴上看过鲜花的样貌,所以我想:“啊,是番红花。”我不知道东京什么时候兴起把它当成观赏花卉的风潮。总之,直到这时我才知道,原来有人在卖番红花。
    我已经忘记这趟旅行的目的地了,只记得一早从旅社出发,那是个降了霜的清晨。到了那个时期,除了温室之外,外面已经看不到任何花朵了。在那个时期,就连山茶花和茶花都没了。
    P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