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散文

沈从文--看过无数的云却只爱过一个你

  • 定价: ¥45
  • ISBN:9787515518992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金城
  • 页数:294页
  • 作者:沈从文
  • 立即节省:
  • 2019-11-01 第1版
  • 2019-11-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沈从文的创作风格趋向浪漫主义,他要求小说的诗意效果,融写实、纪梦、象征于一体,语言格调古朴,沈从文及其作品句式简峭、主干突出,单纯而又厚实,朴讷而又传神,具有浓郁的地方色彩,凸现出乡村人性特有的风韵与神采。沈从文以乡村为题材的小说是典型的乡村文化小说,它不仅在整体上与都市“现代文明”相对照,而且始终注目于湘西世界朝现代转型过程中,不同的文化碰撞所规定的乡下人的生存方式、人生足迹及历史命运。整个作品充满了对人生的隐忧和对生命的哲学思考,一如他那实在而又顽强的生命,给人教益和启示。
    本书是他的散文集,收录了他许多经典的散文作品。

内容提要

  

    沈从文的散文经典代表作,一首哀婉凄美的爱的牧歌。洗净尘埃的天空下,爱是澄明的,连惆怅也有了淡淡的暖人的味道。
    本书是沈从文与湘西世界截然不同的都市之梦,是沈从文告别流浪,面临真正的生活时对生活的反思,尽显人生的悲悯。那些渴望新的人生的都市女子,向往固执的热情的爱情,而那些带有乡村气质和精神的男子,如同拯救生命和灵魂的力量,两者演绎出一场又一场触及灵魂的爱情。
    全书精选沈从文数十篇具有代表性的散文作品,彰显生命中不可言状的同情与温爱。

作者简介

    沈从文(1902-1988),原名沈岳焕,笔名休芸芸、甲辰、上官碧、璇若等,湖南凤凰县人,苗族。沈从文是中国现代著名作家、历史文物研究专家,京派小说代表人物。
    沈从文一生笔耕不辍、著述颇丰,作品结集有八十余部,是中国现代作家中成书最多的一位。著有小说集《边城》《长河(精)》《八骏图》《神巫之爱》《虎雏》《石子船》《蜜柑》,散文集《湘行散记》《湘西》,文论集《云南看云集》《烛虚》,长篇童话《阿丽思中国游记》,论著《中国服饰史》等。他的作品具有浓郁的地域色彩,风格独特,融写实、记叙、象征于一体,字里行间散逸着迷人的乡土气息,并有着对人性的隐忧和对生命哲学的思考,被誉为“中国乡土文学之父”。

目录

第一辑  我所生长的地方
  我所生长的地方
  凤凰
  我读一本小书同时又读一本大书
  滕回生堂的今昔
  一个老战兵
  辰州
  沅陵的人
  怀化镇
第二辑  小船上的信
  女难
  常德
  船上
  学历史的地方
  致张兆和
  泊曾家河
第三辑  忆麻阳船
  水手们
  泊兴隆街
  忆麻阳船
  泊缆子湾
  今天只写两张
  第三张……
  第八张……
  鸭窠围的梦
  鸭窠围清晨
第四辑  历史是一条河
  泊杨家蛆
  潭中夜渔
  历史是一条河
  虎雏印象
  到泸溪
  泸溪黄昏
  重抵桃源
  一个戴水獭皮帽子的朋友
  辰河小船上的水手
第五辑  桃源与沅州
  桃源与沅州
  五个军官一个煤矿工人
  鸭窠同的夜
  一九三四年一月十八
  一个多情水手与一个多情妇人
  箱子岩
  老伴
  虎雏再遇记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我所生长的地方
    拿起我这支笔来,想写点我在这地面上二十年所过的日子,所见的人物,所听的声音,所嗅的气味;也就是说我真真实实所受的人生教育,首先提到一个我从那儿生长的边疆僻地小城时,实在不知道怎样来着手就较方便些。我应当照城市中人的口吻来说,这真是一个古怪地方!只由于两百年前满人治理中国土地时,为镇抚与虐杀残余苗族,派遣了一队戍卒屯丁驻扎,方有了城堡与居民。这古怪地方的成立与一切过去,有一部《苗防备览》记载了些官方文件,但那只是一部枯燥无味的宫书。我想把我一篇作品里所简单描绘过的那个小城,介绍到这里来。这虽然只是一个轮廓,但那地方一切情景,却浮凸起来,仿佛可用手去摸触。
    一个好事人,若从一百年前某种较旧一点的地图上去寻找,当可在黔北、川东、湘西,一处极偏僻的角隅上,发现了一个名为“镇□”的小点。那里同别的小点一样,事实上应当有一个城市,在那城市中,安顿下三五千人口。不过一切城市的存在,大部分皆在交通,物产,经济活动情形下面,成为那个城市枯荣的因缘,这一个地方,却以另外一个意义无所依附而独立存在。试将那个用粗糙而坚实巨大石头砌成的圆城,作为中心,向四方展开,围绕了这边疆僻地的孤城,约有四千到五千左右的碉堡.五百以上的营汛。碉堡各用大石块堆成,位置在山顶头,随了山岭脉络蜿蜒各处走去,营汛各位置在驿路上,布置得极有秩序。这些东西在一百七十年前,是按照一种精密的计划,各保持相当距离,在周围数百里内,平均分配下来,解决了退守一隅常作蠢动的边苗叛变的。两世纪来满清的暴政,以及因这暴政而引起的反抗,血染赤了每一条官路同每一个碉堡。到如今,一切完事了,碉堡多数业已毁掉了,营汛多数成为民房了,人民已大半同化了。落日黄昏时节,站到那个巍然独在万山环绕的孤城高处,眺望那些远近残毁碉堡,还可依稀想见当时角鼓火炬传警告急的光景。这地方到今日,已因为变成另外一种军事重心,一切皆用一种迅速的姿势,在改变,在进步,同时这种进步,也就正消灭到过去一切。
    凡有机会追随了屈原溯江而行那条长年澄清的沅水,向上游去的旅客和商人,若打量由陆路入黔入川,不经古夜郎国,不经永顺龙山,都应当明白“镇□”是个可以安顿他的行李最可靠也最舒服的地方。那里土匪的名称不习惯于一般人的耳朵。兵卒纯善如平民,与人无侮无扰。农民勇敢而安分,且莫不敬神守法。商人各负担了花纱同货物,洒脱单独向深山中村庄走去,与平民作有无交易,谋取什一之利。地方统治者分数种:最上为天神,其次为官,又其次才为村长同执行巫术的神的侍奉者。人人洁身信神,守法爱官。每家俱有兵役,可按月各自到营上领取一点银子,一份米糠,且可从官家领取二百年前被政府所没收的公田耕耨播种。城中人每年各按照家中有无,到天王庙去杀猪,宰羊,磔狗,献鸡,献鱼,求神保佑五谷的繁殖,六畜的兴旺,儿女的长成,以及作疾病婚丧的禳解。人人皆很高兴担负官府所分派的捐款,又自动的捐钱与庙祝或单独执行巫术者……
    P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