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无污染无公害(2)

  • 定价: ¥48
  • ISBN:9787505747982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中国友谊
  • 页数:293页
  • 作者:Priest
  • 立即节省:
  • 2020-01-01 第1版
  • 2020-01-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高人气作家Priest继《镇魂》《有匪》《默读》后全新力作!
    江湖百味、冷暖人间!
    谁说江湖都是快意恩仇、白马啸西风?当白领精英被迫成为武林盟主,江湖豪杰变成市井平民,一系列啼笑皆非但又感慨万千的故事,让你感受一个不一样的现代江湖!
    浮梁的月蒙了云,寒江的雪随水东流去,堂前的燕子躲进了泥巢里,穿林的风烟消火散。
    随书附赠招财鼠钱祝福贺卡+鼠你有福感谢留言卡(鼠年特别赠品)。

内容提要

  

    现代社会的江湖没有仙风道骨,只有被迫上任武林盟主的金融界精英,因熬夜加班爆肝,正在闹情绪,并拒绝组织新一年度的武林大会。
    上一任丐帮帮主的后人是个剁手购物狂;踏雪无痕的“堂前燕”出了个重度社恐的肥宅;掌法堪称一绝的“浮梁月”后人,大概真的做到了“无为”——毫无作为……
    而以上江湖中人,无论正邪,一个能打的也没有。
    快意恩仇、白马啸西风?不存在的,大家还得还信用卡还房贷呢。

作者简介

    Priest,网络超人气作家,笔下作品网站积分均过亿。语言幽默讽刺,文风洒脱,题材多变,涉猎现代、未来、古风等多种类型,深受读者欢迎。
    代表作:《有匪》《镇魂》《默读》等
    其中,“有匪”系列图书2016、2017连续两年荣登豆瓣年度读书“幻想文学类”榜单。

目录

卷三  失望
卷四  失焦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第七章
    “你们没关门。”张美珍伸出指甲一弹门框,她化了个烈焰红唇的妆,头发白,脸更白,红白对比太过强烈,居然会让人第一眼忽略她的皱纹,只留下个“明艳逼人”的印象,她朝着于严的方向飞了一眼,问,“警察啊?”
    于严目瞪口呆地看着她,下意识地站直了:“啊……对!姨……姐……呃……这位女士……”
    “叫奶奶。”张美珍拍狗似的拍了拍他的头,一点儿也不见外地走进来,顺手把拎的一盒草莓递给老杨大爷,“洗了,给大伙儿分分。”天天在家焚香摆谱的老杨大爷二话没说,撸起袖子就要去。旁边的韩东升忙不迭地接过去:“我来,我来!”
    老杨大爷看着他厚重的背影,无声地叹了口气,转过头来说:“这都是猜测。”
    “除了那帮孙子,还能有谁?不用避讳我,我都金盆洗手多少年了,王九胜那个孙子上位以后,他们那点破事我连打听都懒得打听。”张美珍往沙发上一靠,把高跟鞋脱下来扔在一边,冲一头雾水的于严笑了笑,“我就是行脚帮出身的。”
    说着,她晃了晃钥匙圈。钥匙圈上挂了一个很小的蝙蝠装饰,红得异常鲜艳,看着像塑料的,摘下来拿在手里,才能觉出这东西有分量。
    于严问:“这是什么?”
    “行脚帮的‘五蝠令’。”张美珍说,“要是拿到古代,大小也是圣物,就像你们杨爷爷那根烧火棍一样。现在嘛,反正也算古董,不过这种小玩意儿没什么意思,值不了几个钱。”
    于严“呢”了半天,没发出“奶”的音,最后只好放弃主语:“……说的这个行脚帮,是干什么的?”
    “古时候的行脚帮,说的是‘车船店脚牙’这五种人,车夫、船夫、店小二、脚夫,还有牙人,这些人走南闯北、坑蒙拐骗,在旧社会那会儿都属于下九流,所以也不算什么名门正派。‘五蝠’,代表这五大行当,五大行当一开始还同气连枝,时间长了,各有地盘,各捧饭碗,难免别苗头,就常常内斗,所以历史上辉煌过一阵子之后,很快就没落了。”杨老帮主在旁边慢吞吞地解释说,“后来啊,老行当没有了,人心更散了。他们在燕宁的北舵主王九胜为了适应社会,也为了保留老传统,还开了一家送快递的公司,叫……叫什么……什么‘福’什么‘达’的。”
    于严和喻兰川异口同声:“福通达!”
    老杨大爷:“对!”
    于严:“丢件率首屈一指。”
    喻兰川:“快件当手榴弹扔。”
    于严:“同城邮件八天才寄到。”
    喻兰川:“他家投诉电话比热线还忙,我就没打通过。”
    于严:“上礼拜我们刚逮了他家一个快递员,冲小女孩耍流氓来着。”
    老杨大爷:“……”
    民怨已经这么深了吗?
    “北一舵的舵主王九胜是个什么东西?行脚帮落到他手里,想也知道好不了。现在的后辈不但不讲理,连老规矩也没了,我看这行脚帮,就是个地痞无赖扎堆的泥坑。”张美珍冷笑一声,“这破快递公司还算是正经营生,好歹算块遮羞布,其他弟子到处行骗的多了,他们不但不管,一旦有苦主找上门来,还要互相袒护。王九胜每次都一副‘我一个企业家,怎么会和这种下等人扯上关系’的德行,反正他手下杂碎多,随便支使,你也抓不着他的把柄。”
    “也就是说,那个逃跑的‘气功大师’,现在很有可能是被同门藏起来了。”于严说,“这毕竟是人命关天的事,那个福通达的老总……呃,什么舵主,有没有可能和警方合作?给我一个他的联系方式。”
    韩东升把洗干净的草莓放在桌上,几位武林前辈伸手拿草莓塞住嘴,围观说了傻话的于严。
    喻兰川:“我觉得你去邮政投诉他还比较有效果。”
    “那行吧。”于严一摊手,“你们有什么办法?有没有可能混进他们内部?”
    “行脚帮的人很多,也乱,据说经常有人在外地犯了事,逃到另一个地方,寻求当地同门庇护,弄个假身份,以后接着混。”张美珍想了想,说,“五蝠令就是敲门砖,但是能不能成功,还得看脸。”
    于严眼睛一亮:“燕宁房价贵,住宿也贵,他们应该不会有很多窝点,如果这样成功混进去,也许能摸到那个‘气功大师’的藏匿地点。”
    “呃……这个,”老杨大爷小心翼翼地看了张美珍一眼,插了句嘴,“虽然你说的这个‘气功大师’可能是行脚帮的,但是这几个老人失踪的事,还真不一定跟他们有关系。”
    于严问:“为什么?”
    老杨大爷吞吞吐吐。(P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