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寸土寸金

  • 定价: ¥49.8
  • ISBN:9787514229714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文化发展
  • 页数:310页
  • 作者:王昕朋|责编:孙烨
  • 立即节省:
  • 2020-06-01 第1版
  • 2020-06-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特殊的西部边疆生活,似不仅赋予了他充满异域特色的生活体验,同时也将雄浑苍劲的审美情怀注入他的心中。
    作家的作品如果没有地域特点,就如同空中飘摇不定的羽毛。只有努力地营造出地域文化,才能让读者有依托感。

内容提要

  

    《寸土寸金》这部作品所表现的故事,是我们生活里的真实存在。生活像张宽厚的大网,覆盖着每一个社会人,而几乎所有的个体,都在这张大网上表演,因为大家都在经济的发展中看到了自己的希望。无论是个体、组织,还是政府,都从中看到了甜蜜的奶油,都希望在这块巨大的“蛋糕”上沾一沾,获得属于自己的利益。
    “寸土”是杆秤,“寸金”是秤星。构建人与自然和谐的城市结构和布局,满足人民群众对清新空气、优美环境的需求,不仅是一种历史意识、政治观念,同时也是新时代的社会风尚、时代热点。“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新发展理念内置于文本之中,印证了小说的主旨传达和精神内蕴。

作者简介

    王昕朋,笔名肖彭,男,汉族,江苏徐州人。一九九一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江苏分会,一九九三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一九七六年开始发表作品。先后出版《红月亮》《天下苍生》《漂二代》等长篇小说多部,以及多部中短篇小说集、散文集、报告文学集。长篇小说《漂二代》入选国家对外出版工程,二○一三年在美国纽约出版。

目录

寸土寸金
金融街郊路
第十九层
北京上午九点钟
我的文二嫂子
村长秘书
椽笔总系苍生梦
王昕朋主要作品

前言

  

    不仅是为了纪念——“走向世界的中国作家”文库总序
    在一切都趋于商业化的今天,真正的文学已经不再具有二十世纪八十年代的神话般的魅力,所有以经济利益为目标的文化团队与个体,像日光灯下的脱衣舞者表演到了最后,无须让好看的羽衣霓裳作任何的掩饰,因为再好看的东西也莫过于货币的图案。所谓的文学书籍虽然也仍在零星地出版着,却多半只是在文学的旗帜下,以新奇重大的事件,冠以惊心动魄的书名,摆在书店的入口处,引诱对文学一知半解的人。
    这套文库的出版者则能打破业内对于经济利益的最高追求,尝试着出版一套既是典藏也是桥梁的书,为此做好了经受些许经济风险的准备。我告诉他们,风险不止于此,还得准备接受来自作者的误会,此项计划在实施的过程中不免会遭遇意外。
    受邀担任这套文库的主编对我而言,简单得就好比将多年前已备好的课复诵一遍,依照出版者的原始设计,一是把新时期以来中国作家被翻译到国外的,重要和发生影响的长篇以下的小说,以母语的形式再次集中出版,作为中国当代文学的经典收藏;二是精选这些作家尚未出境的新作,出版之后推荐给国外的翻译家和出版家。人选作家的年龄不限,年代不限,在国内文学圈中的排名不限,作品的风格和流派不限,陆续而分期分批地进入文库,每位作者的每本容量为十五万字左右。就我过去的阅读积累,我可以闭上眼睛念出一大片在国内外已被认知的作品及其作者的名字,以及这些作者还未被翻译的本世纪的新作。
    有了这个文库,除为国内的文学读者提供怀旧、收藏和跟踪阅读的机会,也的确还能为世界文学的交流起到一定的媒介作用,尤其国外的翻译出版者,可以省去很多在汪洋大海中盲目打捞的精力和时间。为此我向这个大型文库的编委会提议,在编辑出版家外增加国内的著名作家、著名翻译家,以及国外的汉学家、翻译家和出版家,希望大家共同关心和参与文库的遴选工作,荟萃各方专家的智慧,尽可能少地遗漏一些重要的作家和作品,这个方法自然比所谓的慧眼独具要科学和公正得多。
    遗漏总会有的,但或许是因为其他障碍所致,譬如出版社的版权专有,作家的版税标准,等等。为了实现文库的预期目的,在全书的编辑出版过程中,出版者会力所能及地逐步解决那些障碍,在此我对他们的倾情付出表示敬意。
    2018年5月12日改于竹影居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寸土寸金
    一
    北州市东郊的大龙湖这些天成了北州最吸人眼球的焦点,甚至引起全省和周边省市的关注。用新闻记者出身的市政府秘书长夏天的话说,咱北州是全省最穷的市,只有计划生育一项在全省排得上名次,没想到一个大龙湖让北州出了名。
    北州是个农业大市,大龙湖是20世纪50年代后期和60年代初期,为了抗旱排涝两次人工开挖的水库,主要用于农田水利灌溉和蓄洪。过去,只有周边乡村的人们知道这儿有座水库,干旱的时候引水浇地,酷暑的傍晚大人孩子们在靠近堤坝的水里洗澡。乡里有个大龙湖水库管理站,负责平时的日常管理工作。站长和两个工作人员都不是吃商品粮的脱产干部,还得顾着自家的责任田,管理站的门常常是“铁将军”站岗。到了20世纪80年代初期,水库也一度跟着土地一样实行了承包,一下子涌出大大小小上百个养殖场,有养鱼的、养虾的、养鳖的,有种莲藕的、种葫芦的、种芦苇的,整个水库被分成多少个辖区,争水打架的、抢鱼斗殴的,甚至为了占水道打群架的几乎天天不断,水库的水质也渐渐发生变化。到了20世纪80年代中期,湖南部一个村的人们突然发现水下有煤炭。这一发现引起了周边村子抢煤大战,连续几年出了人命。后来,乡里把水库收回来,开办了一个乡煤矿,日夜不停地开采,煤炭是开采出来了,也让周边的几个村子富了一阵子,成为那个年代第一批拆了50年代的草房、盖绿砖红瓦小楼的,而大龙湖的水变黑了,变臭了,湖北一位叫原本的中学老教师给学生上作文课时称其为死亡之水。湖西当时姓韩的村主任背着干粮到省里上访,要求关闭小煤矿,给农民留口饭吃。十几年后,煤炭开采终于停了,因为塌陷,大龙湖也扩大了十几平方公里,但已经骨瘦如柴,没有了湖的模样,仅有湖中央残留点积蓄下来的水,有人称之为一个大坑。有的在湖里种玉米,有的在湖里乱采挖,有的在湖里盖临时仓库,还有的在湖里搭建厂房搞起加工厂。渐渐地,城市生活垃圾向这里集中,又变成了垃圾场。周围的村民因为失去了靠水吃水的资本,有的由开煤矿一夜富起来,而煤矿关停后又一夜变穷。
    近年来,随着城市建设和发展需要,东州城区需要向周边拓展。东州地处四省交界,西部和南部与邻省只有十几公里,北部也没有了拓展的空间,经过几番论证,转向城东地区。一段时间,大龙湖北和湖南地区房地产业红红火火,上了几十个楼盘。大龙湖的治理也摆到了重要议事日程。两年前,市委、市政府决定清理、整治大龙湖,得到了全市市民的热烈拥护。市长张金阳本人就收到几百封赞扬他的人民来信。清理整治用了两年多的时间,整个大龙湖面貌焕然一新。湖底的污泥全都迁出用作加宽湖堤,湖堤全都用石头镶嵌,上边是双向四车道、双向行人道、盲人道,还建起了古色古香的楼台亭阁,湖中增加了一座两万多平方米的湖心岛。从大运河引来的清新水灌满湖,绿绿的湖水碧波荡漾,与辽阔的蓝天、湖畔的青山相映成一幅美丽的山水画。原本激动地写了首打油诗:
    改革春风吹活了大龙湖水
    一湖珍珠哟一湖翡翠
    站在湖边我想放声歌唱
    曲儿未响人已陶醉……
    从整治大龙湖开始,北州新闻媒体每天都在声势浩大的进行宣传,把大龙湖比作浴火重生,而浴火重生的大龙湖又如何美丽。《北州日报》记者丛琳在报上还开辟专栏,每天发表一篇来自大龙湖的报道。在一篇报道大学生志愿者参加大龙湖义务劳动的文章中,她这样写道:“这些年轻的学子对大龙湖的未来充满了憧憬,尽管每个人心中描绘的图画不一样,但有一样是共同的,那就是未来的大龙湖是北州璀璨的明珠,北州亮丽的景。”市民们翘首以待竣工这一天。市委、市政府顺应民意,把竣工庆典放在五一节小长假的第一天举行。新闻媒体一周前就做了报道,一大早闻讯而来的市民就把湖堤站满了。来晚的,有的站在自家车上,有的爬到湖边树上观看。带着一群工作人员来回奔忙的夏天,衬衣湿透了,嗓子冒烟了,走路也打晃了,可掩饰不住内心的激动,乐呵呵地向张金阳汇报说,今天前来参加竣工庆典的市民初步统计有10万人之多。
    P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