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文学理论 > 中国文学研究

原来情深最是孤独(纳兰容若的词与情)

  • 定价: ¥45
  • ISBN:9787516827352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台海
  • 页数:278页
  • 作者:纪云裳|责编:徐玥
  • 立即节省:
  • 2020-11-01 第1版
  • 2020-11-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纳兰词就像一瓣一瓣落在心尖上的梨花,隔着三百多年的浓稠光阴,依然静谧、清透、薄凉,散发着孤独的香气。
    收录纳兰容若100余首经典词作,彻底还原纳兰容若孤独且深情的一生。
    至死不渝的爱情,逃不过生离死别;情同手足的友情,躲不过岁月变迁。
    纳兰容若的一生,因多情而敏感,又因深情而孤独。

内容提要

  

    纳兰容若在世三十余年,却经历了发妻去世、情人离去、友人远行的一世,他对他们倾注了太过深厚的感情,这也造就了他常常陷入对过去的怀念中不能自已。
    他把自己对他们的相思、深情、孤独皆填入词中,于是我们可以通过词中这许多脉络枝节,看到一颗一往情深、热烈滚烫的赤子之心。

作者简介

    纪云裳,畅销书作家,出版有《优雅女神赫本传:岁月从不败美人》《婉约词女李清照传:世有一人,如美景良辰》等书。作者文字清丽,思想远瞻,善于用轻柔冷峻的文字抚平世间那些苍凉与痛。

目录

卷一:孤独的香气
  秋水(谁道破愁须仗酒)
  浣溪沙(谁道飘零不可怜)
  浣溪沙(残雪凝辉冷画屏)
  木兰花令(人生若只如初见)
  采桑子(明月多情应笑我)
  渔父(收却纶竿落照红)
  酒泉子(谢却荼□(特殊字))
  临江仙(霜冷离鸿惊失伴)
  河传(春残,红怨,掩双环)
  梦江南(昏鸦尽)
  秋千索(垆边唤酒双鬟亚)
卷二:爱如饮水,冷暖自知
  采桑子(谢家庭院残更立)
  浣溪沙(五字诗中目乍成)
  采桑子(拨灯书尽红笺也)
  忆江南(心灰尽,有发未全僧)
  浣溪沙(谁念西风独自凉)
  蝶恋花(辛苦最怜天上月)
  虞美人(春情只到梨花薄)
  减字木兰花(晚妆欲罢)
  浣溪沙(十八年来堕世间)
  浣溪沙(欲问江梅瘦几分)
  采桑子(而今才道当时错)
卷三:我亦飘零久
  金缕曲(德也狂生耳)
  金缕曲(洒尽无端泪)
  梦江南(新来好)
  满江红(问我何心)
  菩萨蛮(车尘马迹纷如织)
  菩萨蛮(乌丝曲倩红儿谱)
  金缕曲(何事添凄咽)
  浣溪沙(藕荡桥边理钓筒)
  水龙吟(须知名士倾城)
  金缕曲(未得长无谓)
  点绛唇(一帽征尘)
卷四:天涯旅人
  清平乐(泠泠彻夜,谁是知音者)
  采桑子(非关癖爱轻模样)
  长相思(山一程)
  南乡子(何处淬吴钩)
  虞美人(黄昏又听城头角)
  临江仙(六曲阑干三夜雨)
  梦江南(江南好,佳丽数维扬)
  梦江南(江南好,真个到梁溪)
  临江仙(飞絮飞花何处是)  
  清平乐(凄凄切切,惨淡黄花节)
  满江红(籍甚平阳)
附录一:饮水词序
附录二:纳兰手札
附录三:纳兰年表
附录四:后世评价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秋水(谁道破愁须仗酒)
    听雨
    谁道破愁须仗酒①,酒醒后,心翻碎②。
    正香销翠被,隔帘惊听,那又是、点点丝丝和泪。
    忆剪烛、幽窗小憩。
    娇梦垂成③,频唤觉、一眶秋水。
    依旧乱蛩④声里,短檠明灭⑤,怎教人睡。
    想几年踪迹,过头风浪⑥,只消受、一段横波花底⑦。
    向拥髻④、灯前提起。
    甚日还来,同领略、夜雨空阶滋味⑨。
    【笺注】
    ①谁道破愁须仗酒:是谁说借酒可以消愁呢。引自宋代赵长卿《南乡子·月转水晶盘》:“谁道破愁须仗酒,君看,酒到愁多破亦难。”
    ②心翻碎:反而更为心碎。翻:反而。
    ③娇梦垂成:即将进入与她相会的美梦。
    ④乱蛩:蟋蟀此起彼伏的叫声。蛩:蟋蟀。
    ⑤短檠明灭:短柄灯架上的烛光忽明忽暗的样子。檠:灯架,烛台,此处代指灯烛。
    ⑥过头风浪:指生活中风波迭起。
    ⑦一段横波花底:一段花前月下、良辰美眷的回忆。横波:水波,多比喻女子流转的眼波。
    ⑧拥髻:典出《赵飞燕外传》,“以手拥髻,凄然泣下”,后指手捧发髻,话旧生哀。如宋代朱敦儒《浣溪沙》:“拥髻凄凉论旧事,曾随织女度银梭,当年今夕奈愁何。”
    ⑨夜雨空阶滋味:夜雨敲打石阶,令人伤感。语出南朝梁何逊《临行与故游夜别》:“夜雨滴空阶,晓灯暗离室。”
    【译文】
    是谁说借酒可以消愁呢?酒醒之后,反而更为心碎。此刻熏香已燃尽,再温软的锦被也暖不了我的心。隔帘听雨,点点滴滴,一如离别的眼泪,不禁回忆起曾经与她一起在窗边小憩、剪烛夜谈的时光。刚要在梦中与她相会,却突然醒来,相思尽化作满眼的泪水。
    窗外的蟋蟀依然在呜叫,灯台上的烛光忽明忽暗,让人愈加难以入眠。想起这几年风波迭起,生活颇不平静,只有与她在一起时,才觉得岁月安然。如今灯下提及旧事,真是四下凄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她还会再来与我共度漫漫长夜,一起品味雨落空阶的滋味。
    【赏析】
    这首词的副标题是“听雨”,读来也是满纸凉意,仿佛心底可以生出青苔。
    一灯如豆,雨落空阶,三百多年前那个寂寞的人,将一把相思凝结在指尖,蘸一笔氤氲的往事,便让辗转难言的情愫在尘世找到了对应的载体。
    雨声如指尖轻叩心门,最谙离人愁绪。而我们翻阅纳兰心事,也似乎可以从这首词中找到一些细枝末节,譬如他心绪的触须,也曾伸向光阴深处,并留下过温柔的印痕。
    纳兰在写“忆剪烛、幽窗小憩”的时候,想到的应该是李商隐的《夜雨寄北》:
    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
    什么时候我们可以一起剪烛夜谈,谈及这样的雨夜,已成为可以回味的往事?
    李商隐这首诗是在羁旅途中写给妻子的,他期盼着与妻子重逢的情景,就像把一个心愿提及并写在了纸上。然而他的妻子还没来得及读信,就因病过世了。
    若是如此,那么纳兰所忆的“西窗剪烛人”,就极有可能是亡妻卢氏。
    就像曾经他在夕阳西下、匹马孤旅中,看着萧萧落叶、寂寂远山,想起彼时与妻子在灯下互诉柔肠的时光,心头涌起万千哀愁与温柔:
    过尽遥山如画,短衣匹马。萧萧落木不胜秋,莫回首、斜阳下。
    别是柔肠萦挂,待归才罢。却愁拥髻向灯前,说不尽、离人话。
    ——《一络索》
    宋代词人蒋捷也曾写有一首《虞美人·听雨》,写一个人在不同的年纪里听雨的三种心境:
    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
    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
    尽管纳兰也曾经有过听雨西窗前,红烛昏罗帐的良辰。那时,灯火可亲,佳人温柔,她的眼睛里睡着世间最澄澈的湖泊,可以倒映繁星。但那样的时光,就像桃李春风一杯酒,酒醒后,就再也回不来了。
    正所谓“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与爱人分离后,他便在孤独里一夕忽老。虽正值壮年,鬓未星星,心境却沧海桑田,早已是江湖夜雨十年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