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散文

等茶来/跨度新美文书系

  • 定价: ¥69.8
  • ISBN:9787520521123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中国文史
  • 页数:290页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我们的爱情从海开始》《北也有乔木》《梁林故居前沉思》《或许,每一劫尘世的情缘都是一段“木石前盟”》《一场谈了六年的义无反顾的爱情,顺利毕业》……这是一本特别的书,你会在其中看到一个平凡的影子,他或许就生活在你的身边,又或者他就是你。
    这里有我们的张扬与青春,我们的落寞和等待,青春已逝,愿你们都好。

内容提要

  

    本书是一部随笔作品集。书中作品都是作者对于“情”的感悟,记叙了自己的经历,也有身边人的故事,更有旅途中的感怀。作者有感于生命匆匆,愿将在过去人生中给予他灵感和慰藉的人记录在书中,让读者分享他生命中光彩,感受生活中的小确幸。《长物志》中文震亨写到他与朋友对弈品茗时曾说:“南窗下,煮一壶好水,等茶来。”所有生命中走过的人、发生过的事,皆在等茶之时,浮进记忆之中。因此这本书的名字叫“等茶来”。

作者简介

    魏桂双,1987年生人,哈尔滨师范大学毕业,目前就职于学而思网校。毕业至今,从教十余年,桃李满门,学生上万人。钟情书本,热爱旅游,偶尔写点儿文字,抒发胸中丘壑。

目录

序:筑梦十二载  乔姝媛
鬼市
泛黄的岁月定格在这美丽的时刻
人生边上的趔趄
他,成了烧毁的废墟
人活一辈子,总该要为某一种执着殉葬的
我们的爱情从海开始
北也有乔木
梁林故居前沉思
或许,每一劫尘世的情缘都是一段“木石前盟”
一场谈了六年的义无反顾的爱情,顺利毕业
西单往事
西湖爱情,但愿每一段都不是“原来如此”
殇,我们怎样证明我们还活着?
没有谁的辉煌可以永恒!
支撑我记忆的只剩下这一家书店
一双鞋,走完了一个王朝
书摊老人
橘子洲头:别人所不知道的被时间洇湿的身影
低垂窗幔的背后,是些什么样的故事?
你,我,是彼此生命中一个特别的存在
母亲的孤独
他和她
引路人
老房子
人生易散:遥祭天堂
老去
哈尔滨那家泰斗火锅店
尘世幸福
下次,一定不是七年
岁月当真
悲剧
三更醒
青春祭
两张假币
宠物之死
小日子
跨年夜
向来缘浅
纯净如我
暮冬巡山
天暖了
突然四月
京梦:也许是从心出发
大相国寺的那只鸟
时间到了,在彼此的生命中远去
老大的婚礼
城市深处
十五年的爱情长跑
在罗西亚大街
回到爱情出发的地方
诗意寻访袁崇焕墓
一座桥,岁月老
关于将写日记的习惯坚持到生命终点的决议
马桶上的沉思
玉兰花败
跨越了时空的灵魂相遇
火了的《消愁》
预留五分钟
念念不忘的回响
一辈子的朋友
意义
平凡爱情
又见故宫
五公里的路
手机掉厕所的那个女孩儿结婚了
张青颂
凝笑红墙
前世今生
好久不见
好梦留人睡
伟大的梦想
故乡人
陌生的美丽
《瘗鹤铭》的相遇
甪直古镇手摇船的女人
琉璃渠过街楼里的背影
葬鸡吟
飘雨的山塘街
写给爱妻
深夜
琅琊寺前遇山僧

前言

  

    认识双双,始于十二年前,2008年,大一。
    大学文科班的男生总是稀缺物种,而他,是稀缺中的稀缺。军训时走错步的窘迫促使他给班上每一个人发了短信,我礼貌地回复,大概还说了不少鼓励的话。后来双双告诉我,我是当时回复信息中最为真诚的人之一。
    怪我太礼貌。我们的友谊,就是这样开始的。
    那个时候的我沉默少言,不善与人交谈,所以我们的交流大多是通过手机短信。课下偶尔见面闲聊,发现他一讲起某某事来,常常极尽夸张之能事,这使他看起来总是那么不靠谱。
    但有一点我是确定的,他是一个很有想法的人。
    从大一开始,他就利用课余时间到文化学校给学生兼职讲课,而且一做就是四年。他很有才华,也非常热心,真诚地对待身边每一个人,包括每一位学生,这大概就是他能够交很多朋友的原因,也是他能够受到那么多学生喜爱的原因。
    大学毕业后,我们都留在省会城市工作。这时的他已经不仅是兼职教书了,除了正式带班讲课也会对学生进行一对一辅导。他一如既往地忙,我们偶尔见面,他告诉我说,一个小时的课他经常会讲到一个半小时,因为想要尽可能地让学生多学些东西。原来,他是个蛮靠谱的人!
    后来,我来了北京;再后来,双双也来了北京。这时候,大概才是我们真正成为“至交知己”的开始!
    我那时候很不解,他在省城明明已经有了很稳定的工作、很广泛的生源、很不错的收入,也买了房子准备落地生根。他却突然说想来北京闯一闯,虽然那时候谁也不知道以后会怎么样。
    当时我和姗租住在刘家窑一个十平米的单间里,离闺密婷儿很近,双双来了之后也租住在附近,大家步行十分钟就可互相串个门儿。于是每到周末我都会做一桌子好吃的,叫上朋友们。那时候,每当我在厨房忙碌的时候,常会突然听到窗外一声兴奋的脆响:“乔儿,我来了!”一抬头,双双从一楼窗户处探出一个小脑瓜儿。我马上开门,而他,不会有一次空手而来,总是拎着一大袋水果登门。时隔多年,厨房窗口的一幕依然鲜活,清晰如昨。
    那时候,每周末我们都要到处游玩,野餐、爬山、逛公园、压马路,北京城的大街小巷、胡同公园散落了我们无数无数的记忆。
    正因如此,初来乍到快节奏的北京城,对于我,或许是我们,从来没有觉得日子很辛苦。所以直到很久之后,我才意识到原来我已经是一名“北漂”了,就是因为有这些朋友在,从来没让我有漂着的感觉。在北京最快乐的时光,就是跟双双和这些好朋友一起度过的。对于大家来说,彼此是像亲人一样的存在,在北京这座偌大的城市,大家怀着各自的梦想,互相取暖,相依为命,因此有了生命中最难忘的一年。那是2013年。
    然而,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属于北漂纯粹的快乐还是太奢侈了。很快,双双工作上的不顺利让他尝到了梦想破灭的滋味,他决定打道回府了。
    然后,婷儿因为各种原因搬去了北城。
    然后,我和姗也分开了。
    再然后,我离开北京赴外地深造了。
    曾经热闹的组合似乎就这样慢慢地,散了……
    两年后,我因为工作关系又回到北京,却再也没有过当年热闹的场面。
    很快,双双也再次回到北京,这一次的他看起来有些不同。这一次,他是携爱人而来,而且已经想好要继续做自己最喜欢最擅长的教育工作。他先后人职两家教育界顶尖的公司,一开始是做面授讲师,后来慢慢涉足网课,一时之间做得风生水起。
    我突然觉得,双双第一次赴京的折戟沉沙,大概就是要置之死地而后生,让他从梦想的高空摔落谷底,待积累沉淀足够的底气后,绝地反击,王者归来!
    我忍不住想起大学课堂上那个讲《红楼梦》、唱《枉凝眉》的腼腆男生,那个说想要做播音主持的男生,那个喜欢到处游山玩水的男生。那个用十二年时间倾注于教育工作的男生。而今天,他的事业、他的爱好与他的梦想,就这样合而为一了。
    是的,他现在做着他喜欢的教书育人的工作,他仍然常常利用私人时间详尽地辅导学生,仍然加班到深夜在公司席地而卧;他通过网课与镜头另一端最热爱的学生互动,人到中年突然开始喜欢鲜艳的衣服,最喜欢的是听学生叫他一声“大双哥”,用另一种方式成全了他的“播音”梦想;因为到外地培训的工作需要,他时常出差到全国各地,因此有极大的便利利用业余时间寻访他最爱的古迹……
    大学时代那个腼腆的男生,身材高高的,瘦瘦的,却时常因为害羞而笑着别过脸去。直到我看到他上网课的状态,才发现,双双还是那个双双,但是因为他对工作的热爱与付出,得到了学生和家长们极大的肯定,这让镜头前的他那么从容,那么自信,也因此使得他将全部的热情都倾注到他的学生身上!
    我记得,双双第一次跟我说想出一本书的时候,正是去年这个时候,我们在五道口吃晚饭,当然仍然是他买单,这么多年,我从来没抢赢过他。饭后,我们在清华园里吹着晚风,突然想起很多年前初到北京时的样子。
    双双珍惜每一次生命中偶然的际遇,以及那些倾心相待的朋友,因此有了诸多难以磨灭的记忆,如跳动的音符汇成一部奋斗交响曲,这是属于他生命三十载的“史海遗珍”。
    现在,这本书要出版了,其中记录了他过往的生活,以及生活里出现的那些人。我有幸成为这众多出场的人物之一,有幸作为“媒人”给这本书的出版牵线搭桥,更有幸能在他人生的第一本书里留下那么一点儿痕迹……而这一切,得益于我有这样一个时常不靠谱而又永远靠谱的朋友。
    筑梦十二载,为双双表示祝贺,愿这个三十而立依然热血的老男人,永远怀有一颗赤子之心,永远走在路上!
    乔姝媛
    2020年5月18日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鬼市
    第一次听到“鬼市”这个词是在哈尔滨的一个晚上。刘硕在半夜十二点打来电话,说他马上要坐车去天津赶四点的“鬼市”,淘点儿东西。那个时候就对“鬼市”充满好奇,只能在电话中以哀求的口吻问刘硕如果有一天我去北京的话是否可以带我一同前往。
    初来北京去的第一个人员流动比较大的地方就是北京爱玩儿玉石的人最热衷的潘家园市场,这里大大小小的摊位不计其数,除了古玩、书籍以外,大部分都是卖玛瑙、珍珠、翡翠、祖母绿等玉石类的。当然,从刘硕那里我还知道了一种放在水中可以千年不腐的木头——金丝楠木,因为他就是做这个生意的。
    他向我讲述了很多这类北京人爱玩儿的东西,也确实让我长了不少见识。看到身边走过的这些人,知道能到这里混的,应该都很有名堂和背景,也不禁开始慢慢地学会用有色眼镜审视这些对我而言充满神秘色彩的人,在心里想,恐怕这辈子也不可能混进那个圈子。
    2013年8月3日早晨四点,刘硕打来电话,说他马上来我住的地方,让我和他一起去赶“鬼市”。北京的“鬼市”就在潘家园全国人气最大的古玩市场里,这种“鬼市”仅在每周六、日开市,运气好的话真的会淘到一些好东西。虽然前一天晚上十二点多睡的觉,此时的我已经困乏得像浑身负满荆棘一般,尽管七点半已经约好和乔儿她们一起去圆明园。但是巨大的吸引力还是支撑了我有些散架的身体,在寝室里坐等刘硕的到来。四点多一些,北京的清晨依然很静,但是天空开始懒洋洋地放亮。我们叫了一辆出租车直奔潘家园,到达目的地后,拿着大包小包的卖家早已经忙忙碌碌地抢着自己的摊位了。有的摊主拉着小推车横冲直撞,撞到谁身上也不道歉,反倒他们有理似的,因为你耽误了他做生意的宝贵时间,那架势简直如同日产汽车,颇有些丰田霸道的意味。我就在刚下车的时候被一个人推了一下,居然还瞪了我一眼,天子脚下竟然还有这样不讲道理的人。
    刘硕知道我爱书,于是径直领我去旧书交易市场,以为会激起我对这个地方发自内心的赞叹,但是一个月之前哥们儿我来的时候已经早见识过了,其实真心觉得没有我们师大附近的小书摊好呢。潘家园的旧书简直太贵了,而且也没什么好玩意儿,现代的书籍偏多一些,那些书看上去都是2000年以后出版的,纵然是已经绝版的,也没什么稀罕的。倒是师大西街有个老太太和小林子阿姨,她们经常会收些好书,我和张云龙时常光顾,因为这俩人有的时候不识货,我们也能碰见几本好书。只是张云龙在这方面太精通,他的运气又总比我好,总是先我一步把好书顺进了他的手里,用他的话说,这叫“书缘”。能不能得到,真看你和这本书以及这本书前任的收藏者是不是有些机缘呢。这一点我深信不疑。
    有些想念西街那个老太太了,离开哈尔滨的前一天晚上我特意去西街给老太太拍了两张照片,记得那天是6月8日。其实老人挺不容易的,我在她那儿买书的钱也花进去有几千块了,看着她一身肮脏的衣服和饱经沧桑的面孔,以及想到她有事没事嘴里总骂着的“老毛头”,还有她那个不孝顺的儿子以及蛮横爱玩儿麻将的儿媳妇,一般情况下我是很少和她讲价的。我总觉得自己年轻有赚钱的能力,可是她呢,收到一本就卖一本,而且旧书这东西已经越来越少了,她的年纪也越来越大了,指着这个实在难以维持生计。最要紧的是她的养老金被那个足以下地狱的不孝顺的儿媳妇给扣下了。老太太前年过年的时候,儿媳妇拉着他儿子回自己娘家了,怕她自己在家不会做饭,居然把煤气给断掉了。冬天的那段日子,她摆书摊的时候经常是不戴手套,那双皴裂的双手看上去很让人心疼。我们买书的人在挑书的时候都不愿意把手套拿下来去翻看书的质量,她就这样在哈尔滨寒冷的冬天不知坚持了多少年。更不可思议的是,大冬天零下三十多度的气温,她就喝着在家里用矿泉水瓶子灌的凉水,手里抓着一把瓜子,嘴里冒着呼出的哈气,馋肉的时候就在西街买些肉夹馍,几口下去,完活儿。多少次看见她那个样子,让我一直误以为她是《水浒传》里王婆的妹妹呢!
    我和张云龙不止一次盘算过,等见闲的时候,给老太太、小林子阿姨,还有一个我们经常称为“小四川”的老板娘们拍些照片,写点儿东西,可是就一直这么拖着。如今“小四川”早在年初就不摆书摊了,家里边盘了一个废品收购站,应该比站在寒冷的冬风中两脚玩儿着“小皮球架脚踢”舒服多了吧。谁知道张云龙为她们写没写点儿什么呢?
    2011年6月的一天,张云龙告诉我哈尔滨道里区安升街也有一个类似的卖旧书、邮票、古钱币、字画的市场,他自己去了之后极力“怂恿”让我也去看看。我和他在这方面很有共鸣,而且在逐渐涉猎这方面之后开始慢慢地培养和发现了各自的兴趣,也让我们开始有了更多原来彼此都不熟悉而重新开拓出来的话题。这段生命经历也是让我无比回味的。他总说的一句话是:“人生要是没有点儿兴趣和爱好的话,这辈子就白活了。”我对他的这种理念完全赞同。当时他和我说安升街那儿的旧货琳琅满目,当然他重点提到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小媳妇在那儿大张旗鼓地卖色情影碟,边卖还边喊,这给他触动很大。我也是抱着强烈的好奇心,想一睹小媳妇的真容,于是某一个早上,我和浓浓的困意打了一个严酷的心理战,毅然地拖着如同被捆着的身子来到了那里,看看张云龙眼中“干点儿啥不好,偏卖黄碟”的小媳妇。结果去了之后,果真有这么一位,看起来颇有姿色,骨子里还有一种风骚。于是感叹张云龙那双善于发现的黑夜给的眼睛,他没有用它寻找光明,却依然归还了黑夜。顺着他的话我也觉得这小媳妇如果把这一辈子都献给了“卖黄碟事业”,实在是浪费人才,一个人要有多缺爱才能做如此令她乐此不疲的行当呢?她的老公在做什么呢?
    总之,对这种“鬼市”我是有着深深的感情的,只是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回到哈尔滨再看看老太太了,短时间我没有回哈尔滨的打算,就算回去也仅仅局限于过年的那几天,恐怕老太太也不会出摊。我的那三千多本书已经好久没抚摩了,它们的看护大权已经交给了朋友纪昱来掌管了。刘硕说他父亲在北京正在谈两个书店,可能会用到这些书,极有可能不久的将来我的那些书会全部运到北京。其实当我得知这个消息时,原来那么爱书的我已经释然了,那时候的我,就感觉人要离开哈尔滨了,所有的一切都放下了。虽然我买这些书至少已经花个几万了,但毕竟这些都是身外之物。有的时候,买到的旧书还带有前任收藏者的印章,就总在想,其实我也只不过是这些书的暂时保管者。谁又能永生永世拥有它们呢?
    张云龙,凭借着这么多年对书的研究,已经在孔夫子旧书网上注册了个人的网上书店,名日:张半瓶书屋。其实,这何尝不是回馈大学、回馈青春的一种最好的纪念呢?一部现在很火的电影,由刘杰导演拍摄的《青春派》告诉我们一个很现实的道理:世界上从来就没有清晰的青春。我们的那个青春早已散场,“张半瓶”在虚拟的空间里完成了对他自己大学的最好的祭奠。可惜,我,我们,我们很多人,都已经被现实磨平,不能坚守自己最初上大学时为自己设想的人生之路的神圣阵地了。P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