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散文

沿路折花/跨度新美文书系

  • 定价: ¥59.8
  • ISBN:9787520521703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中国文史
  • 页数:308页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全书分为五辑。第一辑,人物画廊集中展示了蜀中多个奇人——这些人物极具代表性、时代性;内含很深,相当感人。第二与第三辑,以准确生动、细腻多彩多姿的文笔,真实生动展示了作者多次国内国外旅行中独特的个人感受;很吸引人、很别致。第四辑、第五辑,涉及的内容更接近日常生活,文章短小精悍,读来饶有兴味。同时,本书所收文章,大都是近年在全国各大报刊上发表过,其中有不少获奖文章。

内容提要

  

    中国文史出版社新近推出的“跨度新美文书系”,甫经亮相,就广受好评,引人注目;而纳入此书系的著名作家田闻一的散文随笔集《沿路折花》,更是风采别具,独领风骚。
    首先是内容上的充实。
    全书由5部分组成。
    在热情洋溢、形象生动,极具抒情的开篇献诗之后,首先推出人物部分——由著名作家王火、新中国第一献镭者喻恩梅、棋王贾题韬、音乐家罗念一、别具一格的画家、蝶痴万钟等5人组成的人物方阵,每个人都各具特色。
    其次,是作家生动细腻而又多彩多姿的文笔。
    在国际国内游中,有别于一般的旅游文章,作家在书中真实生动、多角度多方面、从宏观到微观、洞烛幽微地展现了别致的个人感受,读后给人一种“润物无声”的艺术感。
    此外,还有家居轶事、生活风波及独特的内心感受等。这些文章,文笔轻盈,跳荡如水,或是展开一个个生动的故事,或是雨夜情思、梦中的忆旧、感怀,而如此的丝丝如扣,总能触动我们每个人内心最柔软的部分、最细腻的感触,给我们以心灵的滋润、滋养。

作者简介

    田闻一,成都人。做过出版社编辑、省级报社副刊部主任,现居成都。从事专业创作。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已在全国多家有影响的出版社出版了长篇历史小说《成都残梦》《末遂政变》《成都巷战》《争霸四川》《川军出峡》《与鬼为邻》《落日疯狂》《梦回宽巷子》等多部。另有散文随笔集《梦中流过的珍珠河》及报告文学、散文等多部,获省以上各种奖项多次。中篇小说《最后的晚宴》,在全国首届“大红鹰”杯征文赛中获唯一中篇小说奖。常在《新民晚报》《中国文化报》《中国报告文学》等报刊发表散文、随笔、小说。

目录

第一辑  人物画廊
  王火:当代“谈迁”的另一面
  俞恩梅:饱经磨难志不移的新中国第一献镭者
  贾题韬:“棋神”闯棋城的大穿越
  罗念一:从雪域高原走来的音乐家
  万钟:首屈一指的蝶画家
第二辑  家居在线
  饥饿体验
  大哲大隐的神奇
  隔壁歌声
  令人啼笑皆非的年夜饭
  成都赖汤圆轶事
  匪夷所思的黄鳝稀饭
第三辑  国外游踪
  印度纪行
  北欧四国去来
  东方夏威夷——芭堤雅的形形色色
  吉隆坡那个晚上
  特立独行的新加坡
  中越边境纪行
第四辑  心香一瓣
  深入骨髓的记忆
  川军魂灵
  心灵的滋养
  难忘的旅程
  难忘那株核桃树
  阳光闪烁
  在成都感受汶川大地震
  走近达观
  生命辉煌
  不要把自己看得太高
  终生读书
  倾听与倾诉
第五辑  山川屐痕
  走进李庄
  燕子不愿离去的地方
  在风采别具的峨眉山道上
  天边
  车过米亚罗
  在梦幻般的阿须草原上
  徘徊营官寨
  川藏线上的树
  记得那年去康定
  早起开梆梆车的女人
  椰城的馈赠
  闹市中的海
  酒醉泸沽湖
  《为学》是我生命中的一盏明灯
  新场的包蕴和震撼

前言

  

    开篇献诗
    忙碌的白天,
    随着夜的到来轰然退去。
    我的眼前,
    展现出一片金屑似的沙滩;
    天上有一轮皎皎明月,
    大海在耳边轻轻呢喃;
    多么宁静,多么美丽。
    满眼都是闪闪珍奇——
    冰山的雪莲,
    海底的贝珊……
    我用饱蘸情感的潸潸之笔,
    牵出一条条五彩之线,
    将这些珍宝串连起来,
    编织出一顶顶献给你的——
    绮丽桂冠。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王火:当代“谈迁”的另一面
    熟悉明史的人都知道,明清之际著名的史学家谈迁,曾以20多年时间,完成卷帙浩繁的编年体明史《国榷》。不料大功刚告成,一天夜里,他的全部手稿被小偷窃去。55岁的谈迁遭遇了这场横祸,伤心而不灰心,重新撰写编辑《国榷》;再奋斗10年,终于完成彪炳日月的108卷的《国榷》。
    比较起来,当代著名作家王火写作《战争和人》三大部头,由人民文学出版社于1987—1992年出版后,先后获第二届国家图书奖、炎黄杯人民文学奖、第四届茅盾文学奖;其间写作过程的艰难、经受的坎坷和磨难,比谈迁有过之而无不及。
    那个最后最温馨的冬夜
    严格意义上讲,成都是个没有冬天的城市。
    那是初冬的一个夜晚。那条绿色玉带般多情缠绕在成都窈窕多姿的腰间的锦江和江畔上,白天迷离的绿树红花、玉砌雕栏、翩跹飞翔的鸥鸟、如织的游人……全都在夜幕中隐去了。临江不远处四川出版局大院的宿舍楼,绿窗灯火,透出一种内在的温馨祥和。
    二楼正中,有个很多晚上都不亮灯的窗户,这晚,突然亮了——这是离休多年,却是离而不休、著作等身、笔耕不辍的四川文艺出版社原党组书记兼总编辑、当代著名作家王火书房里的灯光。多年以来,他书房这盏灯,总是亮得最早,熄得最晚;甚至好多时候彻夜不熄。这灯光,很像是波涛连天的大海上,彻夜不熄的导航灯、指明灯。
    外间有了最初的寒意,夜露也下来了;而王火的书房里,却是灯光明亮,温暖舒适。王火在他这间平素最喜爱、稍嫌狭小、到处都堆的是书的房里,与刚从省医院回来的妻子凌起凤促膝谈心,而不是在外间大客厅里。
    时年88岁的王火,气定神闲、温文尔雅,戴副高度老花眼镜,鹤发童颜;这个晚上破例没有写作,这有多么难得。小圆桌上,清茶两杯。细心的王火还给妻子摆了一盘小女儿王亮刚从英国寄回来的她爱吃的点心。与王火隔小圆桌而坐的凌起凤,与王火同年。他们是一对公认的模范夫妻。相濡以沫60余年,一生中连脸都没有红过一次。凌起凤,这次病得突兀而深沉,在四川省医院已经住了很长时间的院。
    他们心中都清楚,她的病是不治之症。年关将近,她向医生请假,说这段时间病情稳定,想回去住几天。医生理解她的心情,同意了且多有嘱咐。这天下午,王火在大女儿王凌陪同下,去省医院把她接回了家。
    灯光下注意看去,虽然岁月在她美丽的容颜上早就刻满了苍老,加上病了很长时间,病痛的折磨,让她此刻显得憔悴,但她依然美丽;她也是88岁了,却背不驼、腰不弯,大家闺秀的风度,一如既往。不过细看,那双美丽的丹凤眼里,素常浮起的深沉稳定的神色、神情,今晚却明显地透露出一种难言的、深沉的忧伤。
    王火不由得心上一酸。一阵悲哀、悲伤的浪头涌上心间。王火低下头去,良久,抬起头来,凝然看了她好一会儿,柔和而轻声地问:“假如有来生,你还愿意与我作为夫妻吗?”
    不意她听了这话,就像被枪弹打中了似的,低下头去,久久不语;良久,抬起头来,细细深情地看着与她相携相偎相依,走过了一个多甲子的丈夫,凝思有顷,摇了摇头,说:“不!”
    王火大惊,讶然有声,连连追问:“这是为什么?难道我对你不好吗?难道你对我、对我们这个家庭,对两个很乖的女儿还有什么不满意、不尽如人意处吗?”
    “不是。”她又摇了摇头。
    “那是为什么呢?”
    “因为人生太苦了!”她又低下头去,好像在一条长长的黑暗的隧道里艰难地探索、穿行;良久,又抬起头来,看着他,目光有点惨然,缓慢地、忧伤地说:“如果还有来生来世,我连人都不愿变了!”
    王火的心,不由得又是猛地往下一沉,一股悲怆的浪头涌人心间,顿时热泪盈盈。
    王火看着她,伸出双手,一下握着她纤秀冰凉的手;她抬起头,用美丽而忧伤的眼睛看着他,回握着他还很有热度的双手;他们彼此握得很紧很紧,不过都不说话。此时无声胜有声。外间起风了。汩汩而去的锦江,夜间溅起的涛声,隐隐传来。夜静多思。他们的思维之箭,不约而同地穿越了时空,回到了抗战期间相识相恋的江津,回到了那难以忘记的漫长坎坷的岁月长河里。
    江津,永生难忘的记忆
    王火真名王洪溥,1924年出生于上海,原籍江苏如东县。他的父亲王开疆早年留学日本,在早稻田大学法学院毕业后,回国做过律师、大学校长、教授……是个很有民族气节、有社会影响的人物,后被汪伪政权迫害致死。母亲李荪是小学教师。抗战爆发,上海顿成孤岛。时为中学生的王洪溥,一腔热血,曾冒险游过苏州河,进入四行仓库慰问孤军奋战的八百勇士;在上海的大街小巷散发过抗日传单……1942年,不愿在日本占领军铁蹄下受奴役的他,不远千里,穿越重重封锁,历时月余,冒死来到离陪都重庆很近的四川省江津县(现江津区),投靠在那里当律师的他父亲培养出来的堂兄王洪江;旋即考进江津国立九中高二班就读,与凌庶华是同学。
    P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