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区块链风云

  • 定价: ¥45
  • ISBN:9787205099527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辽宁人民
  • 页数:289页
  • 作者:澈言|责编:娄瓴
  • 立即节省:
  • 2020-10-01 第1版
  • 2020-10-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国内首部以“区块链”为故事主线的互联网创业小说,糅合比特币、区块链、暗网等新兴热门元素,集商战、悬疑、情感等于一体,打造年度行业小说新IP。
    汉能投资集团执行董事黄萌,上海启迪人工智能科技城副总经理仲伟,少数派创始人老麦,作家大狗熊……业内顶尖投资人&创业者联袂推荐!
    在看故事的过程中,轻轻松松地学习“区块链”“比特币”“去中心化网络”“共识机制”“挖矿”“51%算力攻击”等新兴产业背后的商业逻辑,科技引领未来,看懂了科技战背后的秘密,也就看懂了未来世界的发展趋势!
    来自暗网的神秘少年、操纵比特币的幕后推手、重构一切的区块链……环环相扣,计谋重重,是转机?还是陷阱?以真实的商业事件为原型,高度还原IT行业的残酷商战,创业之争一触即发,扣人心弦的故事让你欲罢不能!

内容提要

  

    创业者莫飞得到一笔巨额的融资邀约,但前提是,他必须到四川深山,拿下一笔古怪的商业订单。莫飞沿着GPS,寻找到一座废弃水坝,正当他要解开这里的秘密时,警方却在他家楼下发现了一具尸体,而尸体与水坝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同一时间,莫飞的创业公司突遭网络攻击,攻击的源头是一个由点对点组成的、去中心化的区块链网络,而始作俑者,竟来自暗网……就在莫飞突破重重阻碍,即将交付订单,拯救公司时,由他主导的开发基地,又发生了一场惊天的爆炸。
    来自暗网的神秘少年、操纵比特币的幕后之手、代表着未来的区块链……正义与邪恶、死亡与复活,环环相扣,重重计谋,区块链主导权之战一触即发。
    且看中国的创业者们,如何引领世界。

媒体推荐

    区块链这项技术正在被滥用,在不能产生真实价值的前提下,一些人只是打着区块链创业的旗号在“收割韭菜”骗钱,而看似的“去中心化”实则是在挑战人类社会的组织方式。
    ——黄萌,投资人,汉能投资集团执行董事
    做为一种新技术,区块链要找到它合适的定位,但具体方向在哪里,大家还要探讨,希望本书能给读者提供一些行业相关的通识教育。
    ——仲伟,投资人,上海启迪人工智能科技城副总经理
    这本书讲述了一个浓缩后的创业故事,悬疑的写法让它看起来精彩纷呈,但真正的创业会被展开在十到二十年的维度里,在那些日子中,创业者所经历的都是痛苦和枯燥的漫长时光。
    希望看过本书的读者,能更多地理解身边的创业者。
    ——老麦,创业者,少数派(sspai.com)创始人
    希望通过这本书,读者能基本了解区块链、数字货币和人工智能等这些互联网的新兴概念。
    ——大狗熊,创业者,播客主播,作家,设计师

作者简介

    澈言,简书推荐热门作者,1989年生,屡战屡败的狮子座,曾经干过设计、开发、广告、互联网。
    多次创业,全部倒闭,无一幸免。
    曾经做过一本杂志(自费)
    曾经开过两家公司(破产)
    曾经拿过一笔风投(烧完)
    曾经上过《三联生活周刊》(陪衬)
    看过100本励志读物和成功学书籍打鸡血,却依然没有过好自己的人生,但还算是一个不甘平庸且充满上进心的年轻人。

目录

豪赌人生,你会接到一张什么牌?
硅谷,是创业者的淘金厂,还是修罗场?
什么是比特币?什么是区块链?
你知道地球上有多少黄金吗?
一家上市公司的背后,有多少猫儿腻?
如何破解紧锁的电磁门?
中本聪为什么要开源比特币?
比特币里,藏着什么惊天阴谋?
创业公司里,CTO和CEO谁大?
互联网运营的必杀技是什么?
什么样的项目,会把创业者送进监狱?
如何扳倒一位优秀的创业公司CEO?
怎样研制一块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电子芯片?
什么是“去中心化网络”?
区块链技术对未来世界会有什么影响?
你听过玛雅王的诅咒吗?
如何攻破Wintel联盟的垄断?
创业遇到问题,首先该向谁求助?
富二代接管公司,最大的阻力是什么?
中年男人,如何应对失业危机?
怎样取得一台服务器的控制权限?
如何暗杀一位霸道总裁?
有没有因为程序Bug导致的灾难性事故?
对赌协议会给企业带来什么危害?
手枪走火了怎么办?
开发基地的楼下,还有什么秘密?
什么是区块链的百分之五十一算力攻击?
成功的创业者需要具备什么素质?
后记

前言

  

    有关创业的事情,可以从本书中窥探一二
    我也曾是一名创业者,所以读澈言的书时,常常有感同身受的体会;可我与他又不同,他转行写作,我重新做回了投资人。看到刚刚“下海”和还在路上的创业者们,我总是敬佩又心疼,还有许多话想叮嘱他们。
    创业是一场修行,没有真正的终点和彼岸。所谓成功,不过是为他人提供品头论足的谈资。真正具有企业家精神、崇尚创造力的创业者,或忠于所热爱的事情,或执着于自我能力边界的探索,无暇顾及其他。从零到一,从无到有,想众人所不会想,为众人所不敢为,拼众人所不愿拼,贡献给这个世界更多的可能性、更美好的未来——这样的人本就不多,能够进入大众视野的更是少之又少。不过这些年,世道好像变了。
    2009年,我在阿里巴巴的滨江总部做项目。一次,我在电梯间碰到了马爸爸,他瘦弱矮小的身上套着一件不太正式的T恤,但气场强到压得人大气不敢出。当时,不论是创业者还是创业公司,大家对他都由衷的敬畏,知道他这一路走来不容易。
    到了2014年、2015年,创业公司如雨后春笋般突然冒了出来,媒体大肆报道,比赛随处可见,年轻的创业者们站在聚光灯下,如同网红明星一般被狂热消费。有些人因此忘却了初衷,享受着别人的称赞,挥霍着投资人的钱,透支着伙伴的信任,追逐着所谓的风口,幻想能高高在上、皇冠加冕。
    我曾不止一次地听到有人说,之所以创业,就是不想给人打工了、想找找当老板的感觉、创业快速赚大钱……声音如此刺耳。
    也是在那个时候,我结识了澈言。他和他的合伙人在一个不被大多数人看好的行业里,勤恳耕耘。即使拮据,我也能从他眼里看到坚定的光芒,我们因此成了朋友。一个执着而有才华的人,必定会在自己的领域里有所建树;而和这样的人交朋友,我也能学到很多,能随时确认自己是否走在正确的航向上。
    2017年,我离开了我创办的大数据公司。彼时,区块链大热,很多朋友邀请我加入区块链创业。我犹豫再三,还是一一婉拒了。虽然创业失意的我确实急需挣钱,技术创业加上我熟悉资本运作,这本是一个大好的机会。但辅修金融的我深刻地了解到区块链这项技术正在被滥用,在不能产生真实价值的情况下,一些人只是打着区块链创业的旗号,“收割韭菜”骗钱;而且看似是“去中心化”,实则是在挑战人类社会的组织方式,这些都与我创业的初衷、做事的方式和追求的理想背道而驰,我只能作罢。
    区块链是颠覆性的技术,创业者都有一颗想要改变世界的心,但技术并不等于全部。改变世界需要优秀的技术、合理的理念和方式、共赢的思维、博大的胸怀、高瞻远瞩的视野,最最重要的是,要能创造新的价值。所以,作为投资人,在关注区块链项目时,我会非常克制,会看那些产生了明确价值的领域和公司,不会只冲着钱去。
    最后我想说,感谢澈言给我这个唠叨的机会。这本书里的情节,基本在创业圈子里真实地发生过,而且现实只会比故事更狗血——创业者们是不会把那些写在自传里的。所以,有关创业的事情,可以从这本书中窥探一二。
    或许,你们有机会可以去问澈言。
    黄萌,投资人,汉能投资集团执行董事

后记

  

    珍爱生命,远离数字货币
    听说我要写一部关于区块链的小说,朋友愣住:“区块链?那不是传销吗?”
    接着,他给我看了他的朋友圈,一个大金元宝头像吼道:
    错过了比特币,不能再错过××币!我才投了两个月,就赚了几万块!这可比银行利息来钱快!再不下手就来不及了,追上区块链的末班车,利用资本运作撬动数字货币时代的第一根杠杆!
    诱人的广告语中混杂“金融创新,共享分红”等口号,把一个传销骗局包装得极其高大上,分分钟“跟现代科技接轨”。下面一排人点赞,群情激昂地要报名加入“共同致富,日日分钱”的队伍。
    “项目不错。”我调侃道,“你没投点钱玩玩?”
    “净胡扯,你当我是傻子啊?”
    别说,我还真当过一阵儿傻子。
    几年前,我跟风玩过一阵儿数字货币,可惜我“上车”比较晚,当时比特币已经六千人民币一个了,高不可攀。但不死心的我听信了“比特金,菜特银”的说法,于是拿出一万多块钱的积蓄,投资了号称“比特币第二”的莱特币。
    自此,噩梦开始!那破币在我手上一卖就涨,一买就跌,毫无规律,搞得我每天心惊胆战,做梦都是起起伏伏的K线图。一个月后,我基本赔了个精光。出师不利,我打算就此收手,但交流群里有人建议我砸钱补仓:“这可是抄底的好机会!跌得越狠,将来赚得越多!” 我心动了,计划追加投资。 正巧那天我去中关村找朋友,看到他们园区里有人拉横幅,扬言要跳楼。朋友见怪不怪,说有几家数字货币交易所曾在这里办公,半个月前跑路了,投资者不甘心,便来这里闹事。 “听说最少的都投了十几万,好多都是借的钱。” “挺可怜的。”想到我那也在亏损的莱特币,我有点同情他们。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朋友冷冷道,“说是‘投资’,其实就是诈骗。这帮炒币的人,玩的时候就知道是资金盘①,但依旧打算博一把,想着自己入场早,能跟平台一起拉升币价、割韭菜。他今天赔了钱,来哭来闹;要是赚了钱,会管后来人的死活吗?” 一语惊醒梦中人。告别朋友后,我坚决“割肉”,抛掉了手中的莱特币,再也没碰过它。 2017年的圣诞节,莱特币创始人李启威也清空了自己持有的莱特币,之后,莱特币暴跌百分之九十! 收割的镰刀终于落下来了。 说完数字货币,再聊一聊跟它密不可分的区块链。 给这本书作序的朋友中,有一位是我的好朋友黄萌老师,他先后毕业于北京工业大学及英国曼彻斯特大学,曾创立国内领先的大数据和云计算公司,既是投资人,又是创业者,一直走在科技前沿。当他得知我在写这么一本书,还邀请他作序时,他反复问了我好几次:“你确定要找我?我可从不看好区块链。” 我说:“那太好了,哪怕您在书里批评区块链,狠狠打我脸都行。” 因为任何一项新技术的诞生,都伴随着争议。 故事里,主人公莫飞一开始也不看好区块链,但处于合作方互不信任的困境时,区块链的去中心化架构、分布式账本,以及数据不可篡改的特性,似乎确实可以解决信任危机。那它是不是唯一的解决方案?我也不知道,因为世界变化太快了。 故事毕竟只是故事,是虚构的。现实中,人们对区块链的“落地场景”还在一点点地摸索。2018年6月25日,全球首个基于区块链的电子钱包跨境汇款服务在(中国)香港上线,(中国)香港的支付宝用户可以通过区块链技术,向菲律宾钱包GCash汇款,三秒瞬间到账。 而此前,跨境转账的交易完成时间,一般需要几天不等。 因为传统的跨境支付,涉及各国家间的银行通信确认,一般需要数个工作日;而由于区块链具有账簿共享、数据难篡改的特点,正好可以解决跨境、跨机构的通信问题,缩短了款项的在途时间。 之后,马云说:“区块链可能比人们想象的更能改变我们的世界”。 1990年,万维网之父蒂姆·伯纳斯·李设计出了世界上第一个网页浏览器;1998年,埃隆·马斯克(就是如今特斯拉的老板)发明了贝宝,提出了移动支付的概念;2004年,阿里巴巴推出支付宝;2007年,乔布斯推出苹果手机,标志着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到来;2012年,二维码支付诞生,并迅速普及…… 短短三十年,生活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甚至有人说,最近一百年内科技的发展已超越了过去几千年的总和。 而至于以后,使用了区块链技术的世界将会是什么样子,我不敢想象。 我更在意马云说的另一句话:“区块链不是泡沫,但比特币很有可能是泡沫。” 区块链是比特币的底层技术,而比特币是区块链的第一款落地应用,二者是“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关系,并不代表“比特币就是区块链”。 自比特币推出,市面上共出现了上千种山寨币:狗狗币、莱特币、比特股、瑞波币、元宝币、点点币,等等。每天都有新的数字货币诞生或死去。大部分山寨币的存活周期只有两三个月,它们诞生的目的,就是圈钱。当价格足够高时,庄家会大量抛售,套现跑路。 我要重申:我不看好比特币等一众数字货币的未来,更不鼓励在这上面花一分钱。这也是我写本书的出发点。书中,莫飞的朋友因为投资山寨币,家破人亡。因此事,莫飞宁愿自己的创业公司倒闭,也决不碰数字货币这块蛋糕。 数字货币就是击鼓传花,在这条食物链中,玩家都是龇着獠牙的吸血鬼,等着把炸弹传给最后接盘的那个倒霉蛋。 希望大家珍爱生命,远离数字货币。 最后,感谢我的好朋友刘德东老师,以及陈月佳老师,他们为这本书提供了很多理论上的帮助。 写这段话时,我在无意间看到了李启威的采访。李启威说,他后悔出售他所有的莱特币了——因为他抛售的价格,低于历史最高水平。看来,这哥们儿还是嫌自己赚得太少了。 可怕的人心。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豪赌人生,你会接到一张什么牌?
    1
    两个人贼头贼脑地四下望望,办公室里的人都走光了。屋里没有开灯,瘦子趴在地上,用手电筒照着主机箱,勉强把那个黑色U盘插了进去。
    “哥,插好了。”瘦子说。
    电脑提示驱动安装完毕,胖程序员端正坐好,在闪着荧光的显示器前挪动着鼠标。他点开U盘里的一个红色骷髅头图标,屏幕上弹出输入账号密码的对话框。他找到字条上抄好的那两串数字,认真地敲进去,按下回车键。
    对话框消失了。
    ——可电脑什么反应都没有。
    他俩呆呆地盯着屏幕看了一会儿。
    ——毫无变化。
    “该死。”瘦子骂道,“安先生不会是拿咱俩寻开心呢吧?”又等了一会儿,见仍无反应,瘦子将字条揉成团扔掉,俯身打算拔去U盘,“就不该信他的,什么狗屁暗网,简直是无稽之谈嘛。”
    可手刚碰到U盘,主机箱就发出“嗡”的一声。
    瘦子抬头,看到屏幕上多了个对话框,上面提示道:
    欢迎来到暗网。
    注意,这里不接待警察、黑客和创业者。
    “咦?”胖程序员皱着眉头,关闭了对话框,紧接着又弹出一个聊天界面,名叫“匿名者”的陌生账号向他发来问候:“你们要黑掉哪个公司?”
    “啊?”没想到对方问得这么直接,胖程序员忙戳戳瘦子,“啥公司来着?”
    “新脑科技。”瘦子磕磕绊绊地在键盘上敲出四个字。
    “没问题,五个比特币。”那边很爽快地给出了报价,“先付款。”
    “你不问问细节?”胖程序员有点谨慎。
    “没什么好问的。”
    只凭一个名字就想让他们掏钱?世界上那么多公司,万一重名怎么办?
    担心这人拿他开涮,胖程序员决定先试探一下对方。
    “你实力怎么样?”
    “抬头。”匿名者说。
    “搞什么?”他俩抬起头,看向漆黑的天花板。
    忽然,脑袋正上方的吸顶灯,亮了。
    “谁开的?”瘦子正纳闷儿,身旁的打印机启动了,悠悠地吐出一张A4纸。他抽出,顿时被吓了一跳!
    纸上,竟是他俩望着天花板的脸!
    “谁?!你在哪儿?”瘦子握着那张纸,在空旷的办公室里吼出声来,“见鬼了啊?”
    “笨蛋。”胖子斥责瘦子,“这人入侵了咱公司的摄像头。”
    “啊?”瘦子恍然大悟,看来灯和打印机是这家伙的恶作剧。
    “身手不错。”胖子赞扬道。
    “这是我的数字钱包地址。”匿名者发来一串代码,“把币打到这里。”
    “今天,比特币市价折合三千二百美元一个,也就是两万多人民币。”瘦子点开计算器,“哥,五个比特币就是十万块钱!都敢在网上指点一二,一举一动都能成为新闻头条。虽说他整日花天酒地、纸醉金迷,但偏偏商业眼光极其精准独到,迄今为止,他投资的几家互联网公司,在市场上都有不错的表现。
    但就在数月前,这个人忽然从聚光灯下销声匿迹了。有人说他触犯了法律,被秘密抓捕入狱了;也有人说他去美国学习深造了;甚至还有人说他在一个与世隔绝的地方,憋着一个能改变世界的大项目。
    莫飞不关心白思成的死活,就算这人真捣鼓出什么大事,也跟自己无关。毕竟这种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富二代,有的不仅是钱,还有大把的人脉和资源,哪怕捅了娄子,也分分钟有人替他搞定。而自己,作为一个白手起家的北漂创业者,租一辆车都恨不得把成本分摊到每一个轮子的螺丝上,无论眼界还是魄力,都没法跟人家相提并论;再加上传闻这个人喜怒无常,稍有一点不满就会发飙……
    莫飞实在不想跟这位公子爷产生什么交集。
    可如果拿不下福通地产,他的创业公司就要面临被撤资的风险,那可是几千万的款项啊,他怎么可能让到嘴的鸭子飞掉?这样看来,UST之所以投资新脑科技,一定是对福通地产有所企图,要利用新脑科技在数据算法上的潜力,与福通地产间架起一座合作的桥梁。
    由此可知,如果搞不定白思成,那UST之后的商业计划也会被打乱。身为这一商业链条上的先锋军,莫飞清楚:此时做与不做的选择权,不在自己手中。
    就在莫飞一筹莫展的时候,安先生忽然在微信上转发了一个定位给他,并简短附言:白思成在这里等你。
    等我?莫飞纳闷儿,等我干吗?我无权无势,又能为他做什么呢?”他有点吃不准,“这么多钱,要不要请示一下领导?”
    “不用。”胖子点开转账界面,把钱包地址粘贴到了收款人信息中,“你下午没听老板说吗,只看结果,不看过程——反正花的也不是咱俩的钱。”
    输入完支付密码,他把转账截图发给匿名者:“矿工打包需要点时间,钱可能不会那么快到账。”
    “我再确认一下,”那人问,“是叫新脑科技,对吗?”
    “对,新脑科技,一家小型的创业公司,他们的CEO叫……”可那该死的名字到了嘴边,胖子却怎么都想不起来了。胖子看向瘦子,瘦子也摸摸脑袋,记不清了。
    “莫飞。”匿名者替他俩答道。
    2
    车继续往前开,两边是连绵不绝的荒山,覆盖着厚厚的积雪。天很阴,云团乌压压地罩在头顶,仿佛随时会来一场暴风雨。海拔逐渐增高,空气也跟着变得稀薄。
    莫飞摇下车窗,刚喘了一大口气,冷风就见缝插针地钻了进来。
    他忙裹紧了棉衣,又将车窗关上。
    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人被吹醒,他调直了座椅靠背:“到哪儿了?”
    “快了。”莫飞看看手机导航,距终点还有一百多公里。
    窗外,远山被皑皑白雪覆盖,透着刺骨的寒意;刀劈斧凿般的峭壁,在云海中更显得神秘莫测,远远望去,像一堵横亘在世界尽头的铁墙。莫飞一手握着方向盘,另一只手却在不住地抖。
    “你还好吧?”他问。
    “没事。”莫飞晃了晃僵硬的脖子,专心开车。
    知道莫飞这是又犯酒瘾了,何阳惆怅起来。身边的这位创业伙伴工作勤奋,聪明睿达,长得也干净,可以说样样都好,唯独有一个毛病:酗酒。不管做什么,随时随地都要喝上两口。
    “过了这个山头,你休息下,我来开。”何阳说。
    莫飞点点头,没有说话。这些天,他滴酒未沾,嗓子有点干。虽是第一次来川藏线,但他完全没有游玩的心思。从成都双流机场出来后,他们查路线、做攻略、订酒店、租车……兜兜转转,翻山越岭,四百多公里的路走了将近三天。
    这西天取经般的旅程,搞得他精疲力竭。
    车是在机场租的,虽选的是最便宜的那款车型,但租金一天也得五百多块钱。按说以这价格租一辆车,不贵,但自从他们接受了美国UST公司的融资,账面的监管就变得格外严格,每个月底,UST的财务都会和他一笔一笔地核对账单:什么钱该花,什么钱不该花,该花的如何花,最多能够花多少……就跟老子训儿子一样,叨叨叨,说得他心烦意乱。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他只好将一分钱掰成两半花,能省就省。
    但他的创业伙伴、何阳的妹妹何小婉不这么认为:“创业本来就是为了赚钱,赚谁的钱?赚客户的钱,赚市场的钱,顺便赚赚投资人的钱。我们靠本事赚的钱,凭什么不让我们花?要是信不过我们,当初就别投啊!”
    想到这位不讲理的女祖宗,莫飞又是一个头有两个大。他看看后排,此刻何小婉正盖着毯子呼呼大睡。本来不打算带她的,但谁知,她一听是去见那位出手阔绰的网红小公子,便一哭二闹三上吊地跟来了。
    罢了罢了,由她去吧。莫飞心想,就当带孩子来郊游了。
    车拐上一条盘山道,路突然变窄,莫飞把注意力收回到驾驶上,他又试了下刹车,确定它还在正常工作——这车似乎有点问题,刹车松松垮垮的,他担心一路的颠簸把车震出什么毛病。要是真在山上抛锚就糟了,毕竟自己新手上路,没太多经验,虽说驾照拿了几年,可这车是真没摸过几次……
    “喂喂喂,酒腻子!停车停车!”女祖宗忽然毫无征兆地拍了下莫飞的脑袋,嚷嚷起来。
    “干吗?”
    “我要上厕所!尿尿!”何小婉坐起来,晨练般地伸了个懒腰。她掸了掸盖在身上的棉毯,膨化食品的碎渣掉了一地。
    “一天天,就你吃吃睡睡的事最多。”莫飞边抱怨,边踩下刹车。
    车停在一处山崖前,何小婉风风火火地下了车,在荒郊野岭中四下张望打转。
    莫飞见状,苦笑说:“这地儿就你、我,还有你哥,没人了。”他指指远处,“你随便找个地儿解决呗。”
    “那不行,万一你偷看我屁股怎么办?”
    “我有病啊!要看你?”莫飞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
    见何小婉跑远了,何阳才点了根烟。猛抽几口后,这位天才程序员夹着烟,又沉思起来。山崖下是绵延不尽的川西大渡河,奔流急泻,仿佛一条蜿蜒的巨龙,随时能将这世间的一切阴谋吞没。
    “应该就是那儿了。”何阳拿烟的手指了指河流尽头。
    莫飞看了眼导航,点点头。
    “那里到底有什么?千山万水的,非叫我们过来?”
    是啊,莫飞也纳闷儿。
    这个富甲一方的小公子,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3
    在这个飞速发展的时代中,有人乐于享受平凡生活,朝九晚五,循规蹈矩;也有人不甘寂寞,按捺不住躁动的心,想要折腾出点动静。莫飞就是其中一个异类,他从来没给别人打过工,大学时,就和朋友一起捣鼓了个APP(应用程序),并神奇地通过它拿到了第一笔融资;毕业后,众望所归地踏上了创业之路,并一发不可收拾。
    虽然那次创业的结果并不尽如人意:公司倒闭,鸡飞蛋打,他也难逃“中国合伙人”式的命运,同他的创业伙伴一拍两散,不但失去了公司,也失去了曾经最好的朋友。
    但俗话说得好,“狼行千里吃肉,马行千里吃草,活鱼逆流而上,死鱼随波逐流”,失败之后,他没有选择乖乖找一份工作安稳度日,反而蜗居在孵化器里,又建立了一家新的公司,主攻大数据和云计算。
    眼下,他刚满三十岁——按说这个年龄的男人,应该有一份稳定的工作,外加能拿得出手的存款,不说事业有成、家庭美满、老婆孩子热炕头,但至少……得知道明天在哪里吧?他北漂创业多年,人生起起落落,混到现在依然无房无车,甚至连五险一金都没缴过几次。但这个厚脸皮的家伙可不在乎,作为曾夸下海口要改变世界的人,他早已将这些琐事置之度外。
    半年前,他和他的小伙伴们还在为购置服务器的开销发愁——尽管他们的产品已经有了一定数量的客户,但投资人却不看好公司的发展:“你们这种做大数据的技术公司,赚的就是点辛苦钱,太累了。”
    一位曾在IDG混过的资深投资人看了他们的BP后,好心建议道:“互联网行业的精髓是什么?一个字——快!钱来得越快越好。例如,”他打开手机,“你们瞅瞅,如今比特币的行情都快上天了。照我说,你们跟风做一个山寨区块链、比特币,然后迅速把它卖掉,肯定比现在赚钱。”
    什么区块链、比特币……莫飞不屑,都是些糊弄人的玩意儿。
    这个时代太浮躁了,每个人都妄图快速发财。他想起之前的创业伙伴,要不是为了赚快钱,也不至于沦落到在监狱里关着。
    那次跟投资人的会面不欢而散,可他并没把此事放在心上,毕竟创业就是一场豪赌,赢了飞黄腾达,输了底裤赔光。
    虽然不知道下一张是什么牌,但他赌自己总会翻开一张好牌。而此刻,他公司的账户到账了一百万美金。
    他赌对了。
    4
    那本该是平凡的一天,他正在一家广告公司拜访客户,收集软件的使用反馈,以便继续改进产品。这时,忽然有人推开了会议室的门,此人穿着笔挺的西装,梳着光亮的背头,鼻梁又高又挺。
    落座后,那人摘下了墨镜,露出了湖蓝色的眼睛。
    混血?莫飞看着来人,很是纳闷儿。
    混血男子坐在他的对面,彬彬有礼地掏出一份简明扼要的合同。莫飞拿起一看,竟是一份五百万美金——折合人民币三千多万元的投资邀约,用来交换他的公司——新脑科技百分之十的股权。
    他不明所以,只好扭头看向他的客户。
    “这位是美国UST公司的人,也是我们公司多年的合作伙伴了。”客户向莫飞介绍道,“我们在你这边定制的系统,就是用来帮他们做数据采集的……”
    “幸会。”混血男子对莫飞笑笑,“自从应用了你们的系统,效率翻了几番,抓取的数据也精准不少,董事会对这个系统非常满意,所以,”他递上一张名片,“我就想见见你们,顺便看看你们有没有融资的意向。”
    美国UST公司,全称United States Trade,中文翻译为“美国贸易网”。它是世界知名的电子商务网站,拥有能够跟亚马逊公司①分庭抗礼的庞大体量。莫飞拿着名片仔细端详,来人是UST的投资总监,级别不低。
    “只要签下这份合同,钱很快能到账。”混血男子说。
    那是一份三方协议,甲方为UST美国总公司,乙方为中国分公司,丙方为被投资企业。内容非常简单,只有寥寥几张纸,前面几页是中文,后面附带英文翻译。莫飞来回看了好几遍合同,虽然英文段落他不能完全明白,但通过几个关键词汇,也能猜出个七八分。
    他狠狠掐掐大腿,确认自己不是在做梦。
    一家只有三个人的创业公司,本打算融个一两百万元的天使轮②,完善完善产品后再另寻出路,谁知,此刻却从天而降一笔横财。简直是祖坟冒青烟,做梦都能笑出声来。
    “对了。”放下合同,莫飞问,“我怎么称呼您呢?”
    混血男子笑笑,说:“你叫我安先生吧。”
    5
    签完合同的第二天,安先生就爽快地支付了一百万美元——折合人民币七百万元的头期款。可这之后,安先生一直没有支付剩余款项,直到一个月前,他忽然发来一纸传真,要求莫飞必须在规定期限内,拿下福通地产的一笔技术服务订单。
    “否则UST有权撤资,并按合同约定,收回已支付的投资款。”
    “撤资?”何小婉愤愤道,“凭啥呢?钱都已经打过来了,咋还能要回去?”
    莫飞忙回去翻投资协议,才发现上面的确白纸黑字地写着:
    被投资方应尽最大努力满足投资方的合理要求,保证投资方利益不受损害,否则,投资方可在保护期内(协议签署日起六个月内)随时取消投资,并有权利收回已支付的投资款项。
    距离签署日已过了五个多月,眼看就要过保护期了,选择在这个关头忽然摊派任务,UST显然早有计划。
    莫飞在刚装修好的办公室里焦躁踱步,看着满屋子新购置的办公设备,明白了骑虎难下的处境。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果真,投资人都不是sha子,账面上的每一分钱背后都有创业者应担负的责任。可他要怎么做才能搞定福通地产呢?那可是全国数一数二的地产公司,世界五百强的企业。
    而自己的公司呢?只有三个人,外加几个实习生,怎么配跟人家谈合作?
    难度无异于徒手攀登喜马拉雅山。
    更让他头疼的,是福通地产的小公子:白思成。
    那可是个真真正正的纨绔子弟,从小在美国生活,性格嚣张乖戾,谁都不放在眼里,看什么不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