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外国文学 > 外国文学-各国文学

不可以(精)

  • 定价: ¥52
  • ISBN:9787541159466
  • 开 本:32开 精装
  •  
  • 折扣:
  • 出版社:四川文艺
  • 页数:259页
  • 作者:(日)道尾秀介|责...
  • 立即节省:
  • 2021-07-01 第1版
  • 2021-07-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超越《向日葵不开的夏天》的全新叙诡力作!
    凶手是谁?死的又是谁??
    你所认为的结局,不过才刚刚开始……
    反转!反转!反转!再反转!
    小心!每个字都可能骗过你的大脑!
    读完整本书个人激动到手抖,次在一本书里体会到超过3次以上的大脑过电!
    不愧是叙诡鼻祖级人物啊!
    行文太流畅了,不断死人,不断推翻,细节赛高,结尾的留白余味直接核爆了!
    推理小说的新颖打开方式,可玩性媲美解迷书:
    1.从头开始仔细阅读每一个字。
    2.用心观察各章末尾的图片,案件的真相就在其中。
    3.从头重读一遍,你一定还有漏掉的事实!

内容提要

  

    《不可以(精)》各章内容如下:
    第一章:自杀圣地弓投悬崖发生的一起交通事故,引发了连环复仇杀人。但是,最后是谁死了?
    第二章:小学生因自述目击杀人现场而被绑架。但绑架他的人却被推下了弓投悬崖。那么,人是谁杀的?
    第三章:邪教组织内部发生了一起密室杀人案,证人却在画下一幅神秘的画后坠落弓投悬崖。案件因此不了了之。是谁隐瞒了关键的真相?
    第四章:犯人决定自首,但结果谁都预料不到……

目录

第一章 不可看——弓投悬崖
第二章 不可说——那个故事
第三章 不可悟——画的秘密
终章 不可信——小镇和平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一)
    不知是谁传出来的。
    沿海岸线铺设的白虾蟆海岸公路连接着白泽市与虾蟆仓市,驾车顺着这条路南下时,万万不可转头去看左边的弓投悬崖。
    弓投悬崖是位于虾蟆仓市东侧的断崖,大、小两道尖锐的峭壁剌向海面,宛如小龙虾的钳子。弓投悬崖的名称有个典故:过去治理这一带的领主十分好战,后来被释迦牟尼点悟,知道了人命的宝贵,遂将爱弓折断,投入了海中。而形似小龙虾钳子的悬崖形状,应该是弓被折断的形状。
    尽管有个如此厉害的故事,现在的弓投悬崖却成了当地有名的自杀地点之一。可能是名字起得不太好吧。不仅是虾蟆仓市民,连邻县都有各种人慕名前来,跑到悬崖上投海自尽。传说悬崖上聚集着死者的灵魂,开车时一旦与鬼魂对上目光,就会被带到那个世界去——所以万万不能
    事实上,这个地方的确发生过很多起死亡事故。
    安见邦夫凝视着前方的黑暗,重新握紧方向盘。他正行驶在白虾蟆海岸公路上,弓投悬崖很快就会出现在左侧。他驾驶的低档汽车是大学毕业成为保育员后购买的二手车,当时车龄已有八年。其后,他又在虾蟆仓保育园工作了十年,继而到白泽保育园工作了十年。二十八岁这个年龄放在人类身上还算年轻,可是放在车身上,便已经是颤颤巍巍的老者了。保育园的孩子会毫不遮掩地说:“这跟我家的车有点不一样。”同事则会调侃他:“这车好有物哀幽玄的感觉啊。”
    弓投悬崖从副驾窗外一闪而过,邦夫当然不会看悬崖,而是保持直视前方。“毕竟过了悬崖就是急弯和隧道啊……”
    这里之所以死亡事故多发,并非因为亡灵作祟。白虾蟆海岸公路在这里向右拐了个大弯,紧接着就是虾蟆仓东隧道的入口。在这种地方东张西望当然很危险。从弓投悬崖看过去,白天能看到笔直的水平线,夜晚则是点点渔火,风景的确不错。
    “要看悬崖,最好还是骑自行车。”
    白虾蟆海岸公路靠海那一侧设有护栏隔开的自行车环游路线。邦夫与妻子弓子新婚后,常常结伴在那条路上骑行。迎着海风远眺悬崖的感觉非常不错。
    他向右打方向,驶入虾蟆仓东隧道。
    车窗在风压下嘎吱作响。
    “——嗯?”
    邦夫把脸凑近前窗。他看见前方有一点白光正在闪烁,似乎就在靠近隧道出口的位置。那有点像危险指示灯,但不是黄色的。邦夫疑惑地缩回身子,放在腿上的百货公司纸袋顺势向前滑了下去。里面是送给弓子结婚五周年的礼物。他慌忙伸出一只手,但已经来不及了。纸袋落在脚面和踏板上,由于安全带的束缚,他弯下身子伸长手去够也够不到。他解开安全带,总算够到了纸袋。接着,邦夫便把纸袋放在了驾驶席与副驾驶席中间挨着手刹的地方。这么做的同时,前方的自光越来越近,那应该就是汽车的危险指示灯,只是换上了白色的灯罩。这当然是违法行为,但很多年轻人热衷于这种毫无意义的改造。
    “出故障了?”
    那辆车没有停靠在路边,而是大大咧咧地停在车道上。邦夫看了一眼逆向车道,前方没有来车,应该能变道绕过去。于是他打开右转向灯,转动方向盘——
    “欺?”
    前方的车辆突然开动,车头猛地向右一打,试图阻挡邦夫的车子。他慌忙把方向盘往左打,同时用力踩下刹车。不行——要撞墙——
    他闭着眼。
    嗓子里似乎塞满了黏腻的东西,脑海中充斥着尖厉的耳鸣。他无法抬头,浑身无力,仿佛陷进了黑暗的深渊。
    他努力抬起眼睑,空气在缓缓打着转。方向盘前方是破碎的前窗,左边是被撞扁的副驾驶席,还有水泥墙。右侧是点点渔火,忽明忽灭,闪着白光。
    不对——
    那是危险指示灯。
    那是……危险指示灯。
    耳鸣中隐约传来凌乱的脚步声。
    ——刚才那不是我,不是我的镨——
    ——都怪你不看后面就发动车子——
    ——这人死了吗?他死了吗?——
    几个青年的声音。
    P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