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外国文学 > 外国文学-各国文学

敦煌(精)

  • 定价: ¥49
  • ISBN:9787530221495
  • 开 本:32开 精装
  •  
  • 折扣:
  • 出版社:北京十月文艺
  • 页数:187页
  • 作者:(日)井上靖|责编:...
  • 立即节省:
  • 2021-07-01 第3版
  • 2021-07-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敦煌不是一个谜,而是一个梦。
    一个落第书生的踉跄人生,一封穿越千年的至美情书,一段迷雾重重的冒险之旅。翻开这本书,将看到敦煌莫高窟的前世今生。
    一部话题满满、热度爆棚的出圈之作!
    一部风靡多国、销量不衰的经典之作!
    新译本,名家翻译,精准还原井上靖文字的极简魅力!
    知名设计师精心设计封面,内外双封,精装典藏!

内容提要

  

    赤色的太阳向西方的草原沉去,只剩下血色的晚霞染红了旷野。
    赵行德发现远方城墙上隐约有人影晃动,那人影看起来只是一个小黑点。他不自觉地盯着那个黑点。
    这时,一直静止不动的黑点骤然跃起,径直飞落下去。那身体沿着城墙下落,似乎拖了一根长长的尾巴。赵行德感到身前那千万大军,成群的战马,都从视线里消失了,他的眼里只剩下那个黑点,其他的什么也看不见了。
    无数人拿着这本小说,从世界各地奔赴敦煌。

媒体推荐

    井上靖的独特之处,在于每个故事都呈现出一种愿景。他用最简单、最真切的语言来描述这种愿景,我在阅读时追随并始终相信它。
    ——彼得·汉德克(诺贝尔文学奖得主)

作者简介

    井上靖(1907-1991),日本文坛巨匠,当代著名作家、评论家和诗人。曾任日中文化交流协会会长,日本艺术院会员,日本文化财保护委员会委员,日本文艺家协会理事长。曾荣获芥川奖、艺术选奖文部科学大臣奖、日本艺术院奖、每日艺术奖、读卖文学奖、日本文学大奖、野间文艺奖、千叶龟雄奖等。

目录

《敦煌(精)》无目录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第一章
    仁宗天圣四年(公元1026年)春,赵行德离开湖南乡下老家,前往京城开封赶考进士。
    这是一个以官为贵的时代。自太祖时起,朝廷为防止武将专横跋扈而重用文官,这个惯例从太宗开始沿袭,至仁宗未尝有变,各军事要地也都派文官驻守。因此,有志之士都苦读诗书,期望有朝一日能步入仕途。中进士,就是第一步。
    仁宗的上一代皇帝是真宗,他曾经亲自作(《劝学诗》昭告天下:专心治学、科举及第才是通往荣华富贵之捷径。
    富家不用买良田,书中自有千钟粟。
    安居不用架高堂,书中自有黄金屋。
    出门莫恨无人随,书中车马多如簇。
    娶妻莫恨无良媒,书中自有颜如玉。
    男儿若遂平生志,五经勤向窗前读。
    考生如果成绩优异,必加官晋爵,一路青云,官至宰相也未尝不可得。哪怕成绩平平,只要榜上有名,也有机会被任命为各州的通判。所以正如真宗诗中所写,只要读书好,黄金美人,唾手可得。
    赵行德进京赶考这一年,各地考生云集京师,进京者多达三万三千八百名,其中仅五百人将金榜题名。自春及夏,赵行德逗留京城,一直借宿在西华门附近的同乡友人家里。这段时间,开封城内遍地举子,有老有少,熙熙攘攘。赵行德以优异的成绩通过了礼部各科考试,包括帖经、杂文、时务策五道、诗赋等科目。
    天气渐热,初夏的阳光透过榆树梢头照在京城的大路上。这一天,赵行德接到通知,去参加吏部“身言书判”的选官考试。这一关要求考生体貌丰伟,谈吐得体,书法遒美,擅写公文。这次考试过后,便只剩最后一关由皇帝主持的殿试了。殿试第一名为状元,第二名为榜眼,第三名为探花。前三甲自不必说,只要及第,前途就有了保证。
    赵行德暗想,考生虽多,但能超过自己的人应该寥寥无几。他如此自负,倒也并不为过。赵行德生于儒学世家,自幼治学,至今三十二岁,书本无一日离身,此前的考试也都轻松过关。每场考试都有众多竞争者落寞而归,他却从未想过有朝一日自己会成为其中的一员。
    当天,赵行德来到设于尚书省的指定考场,与考生们聚在回廊环绕的中庭待考。被叫到名字的考生,在官员引导下穿过长廊进入考场。考生们各怀心事,有人枯坐在庭院四周的椅子上,有人绕着老槐树徘徊。这天天气异常干燥,长风不止。赵行德见迟迟轮不到自己,就在角落里的一棵大槐树下席地而坐,既百无聊赖又坐立不安。不知不觉,些许睡意袭来,赵行德慢慢地闭上了眼睛。他两臂相抱,脸颊微扬,让自己放松下来,耳边时而传来被叫到的新名字。不多久,那声音就在赵行德耳中渐变渐远。
    不知何时,赵行德进入了梦乡。梦中,他站到了天子的面前。赵行德被带进考场,房间两侧坐满穿着官服的高官,中间放了一把椅子。赵行德面不改色地走过去落座。这时,他注意到前方约两米处有一高台,垂着薄薄的帘幕。
    “就何亮的安边策,阐述一下你的意见。”
    提问来自帘幕之内,那声音意外浑厚。所谓“何亮的安边策”,是指距今三十年前,至道三年(公元997年)永兴军通判何亮视察灵州屯田后,就边关问题上呈给真宗皇帝的奏疏。当时西夏屡次进犯西部边疆,朝廷焦头烂额。西夏问题始于建国初期,太祖晚年时已成为朝廷之大患,至何亮上书时形势最为严峻,延患至今。
    西夏原是西藏党项族所建小国,自古盘踞于五凉之东。五凉是夷夏混居之地,除党项族外,尚有回鹘、吐蕃等诸多少数民族聚居于此,也有几个部族建了国,但都不足为患。只有西夏一支,自太祖时期日渐强大,不仅欺压其他部族,更是屡犯宋西部边境。西夏表面臣服于宋,却暗与宋的宿敌契丹交好,受其册封,这种反复无常的态度让朝廷大伤脑筋。灵武紧邻五凉,几乎每年都会遭受西夏铁骑蹂躏,就在何亮上书的前一年,朝廷甚至有人主张放弃灵武。
    何亮在安边策中,将宋此前对西夏的政策分为三种,逐一严加驳斥,毫不留情地指出了弊端所在,认为皆不可取。这三种政策分别为放弃灵武、兴师征讨、姑息优容。如果放弃灵武,西夏疆域扩大后很有可能与西域各族联合,导致宋无法得到五凉东方出产的良马。想要兴师征讨,又苦于戍边兵力不足、粮草匮乏,难以实现。小部队出击恐粮草被断,大军征讨则难免滋扰百姓。姑息优容政策虽可望换取短暂和平,却正中西夏之下怀,更何况西夏狼子野心,必将吞并五凉境内其他少数民族,成为今后之大患。
    P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