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文 学 > 中国文学 > 中国文学- 小说

烈火浇愁

  • 定价: ¥55
  • ISBN:9787557023331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广东旅游
  • 页数:337页
  • 作者:Priest|责编:梅哲...
  • 立即节省:
  • 2021-09-01 第1版
  • 2021-09-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烈火浇愁》故事背景宏大,文笔扎实,文风大气磅礴又古朴细腻,构建出的世界绚丽多彩。除了精巧的设定和出彩的人物角色,故事中也不乏对人性的反思和探讨,充满温情与泪点。
    第一页含作者印签签名+书中名句。
    随书赠送一份来自异控局的特别大礼——异控局工作档案袋。包含机票、异控局工作证、日常贴纸、录取通知书、系标卡、学习工作指南,赠品内容超丰富!
    双封设计,装帧奢华,资深设计师、画师联手制作。

内容提要

  

    你这一生,身陷重围时,有人能让你交付后背吗?
    行至末路时,有人能让你托妻托孤吗?
    万念俱灰时,有人能给你热一尊暖炉吗?
    逢年过节、宫宴散尽时……
    除了满墙风灯与寒鸦,有人能同你分一壶残酒吗?

作者简介

    Priest,网络超人气作家,笔下作品网站积分均过亿。语言幽默讽刺,文风洒脱,题材多变,涉猎现代、未来、古风等多种类型,深受读者欢迎。
    代表作:《有匪》《镇魂》《默读》等
    其中,“有匪”系列图书2016、2017连续两年荣登豆瓣年度读书“幻想文学类”榜单。

目录

楔子 赤渊
卷一 疯子
卷二 痴人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楔子 赤渊
    大齐启正二十一年,霜降。
    一队骑士在官道上纵马狂奔,人和马都已经风尘仆仆。忽然,打头的年轻骑士喝道:“界碑到了!”
    只见不远处竖着一座石碑,丈余高,上面一行龙飞凤舞的血字,戾气逼人,写道:赤渊,生灵止步,擅入者挫骨扬灰。
    石碑前,一个中年武将带着一队卫兵迎候着他们,卫兵披甲执锐,一字排开,齐刷刷地跪下:“参见太子殿下。”
    “吁——”
    打头的年轻骑士从马背上跳下来,马没停稳,他脚下一个趔趄,迎候的武将忙上前扶住:“殿下小心。”
    “不碍。”年轻人一摆手,问道,“我小……皇父呢?”
    他话音未落,便听不远处有人唤他的小名:“小彤儿,过来。”
    年轻的储君循声望去,出声的是个身着玄衣的男人,背对众人,独立于“擅入者死”的界碑那一头。太子瞥了一眼界碑上的血字,未做犹豫,便初生牛犊不怕虎地闯过界碑,来到那玄衣男子跟前跪下:“儿臣……”
    玄衣男人伸手虚托:“稳当点,不必。”
    这男人言语行动稳重和缓,举手投足间自有渊岳气度,从背影上看,该是有些年纪了,可一转过头来,却露出一张毫无风霜痕迹的青年面容,有几分诡异的违和感。
    单看这张脸,任谁也想不到,他就是已经在位二十一年的启正皇帝——盛潇。
    他生着剑眉,眉峰不显,斜飞入鬓,眼角走势却微微下垂,很有几分温柔多情的意思,是一副俊秀端正的好相貌。
    太子站好,又低低地唤了一声:“小叔。”
    原来这太子并非启正皇帝亲生,盛潇无后,过继了兄长的遗孤,将侄儿立为储君。这启正皇帝天性疏离冷淡,不喜与人亲近,因此明面上,太子依礼唤其为“皇父”,私下两人却依旧是叔侄相称。
    盛潇对太子道:“陪我在界碑这头走走,怕不怕?”
    太子道:“不怕!听说小叔年轻时候,平赤渊、镇妖邪、斩百万鬼兵,复我山河,我纵然不及您百之一二,也不敢轻言畏惧,堕您威名。”
    “什么威名?凶名吧。”盛潇不怎么在意地笑,往前走去,“你听见了吗?”
    太子凝神侧耳,听了半晌,天地寂寂,只闻风声,便茫然道:“儿臣什么都没听见。”
    启正皇帝微笑起来:“是啊,什么都没有了。”
    太子愣了愣,忽然想起年幼时听过的传说——据说赤渊火海里封着百万战死的怨魂,怨气冲天,因此大峡谷烈风终年不止,人站在界碑外,能听见那边传来的惨叫与哭号。但此时,他平安无事地在界碑处溜达,四下很安静,除了闷热难忍,并没有觉出哪里可怕。
    太子心想:“民间传说,果然是以讹传讹,夸大其词的多。”
    进了界碑内,往前走不过百米,人已经能感觉到扑面而来的热浪。此时已是深秋,太子身上只穿了单薄的夹衣,却已经给热汗浸透了,汗珠顺着额角往下淌,他偷偷看了自己的叔叔一眼,忍着没擦。
    启正皇帝名声不怎么样,那些江湖艺人编派他是个喜怒无常的疯子。他们说他出生在父兄的血泊里,生而不祥。
    他们还说,他杀母、弑师、焚书、禁言、蓄佞、穷兵黩武、残害忠良。可在年轻的太子心里,这是他唯一的亲人。
    不管发生什么事,这个男人永远是温和平静的,从未见他疾言厉色、衣冠不整过。太子从小就仰望他,如今,十八岁的储君已经能拉开最重的弓,监国也做得有板有眼,他却仍然像小时候那样,目光下意识地追着那个男人的背影。
    两人越过界碑一里有余,盛潇停下了,这里已经开始充斥着硫黄味,太子有些喘不过气来了。
    “今年就止步于此吧,再往前,火气要伤人了。”
    太子不明所以:“今年?”
    “嗯,今年,”盛潇回手抽出了太子的佩剑,佩剑上刻有护身符咒,被赤渊的炽烈之风扫过,剑身上的符咒就泛了红,盛潇将佩剑往地上一插,“这是我要交代你的头一件事,也是最要紧的,我同赤渊纠缠了一辈子,总算有点结果。要是我估计得差不多,这把剑每年可以前推五里,用不了十年,赤渊的火就该彻底灭了,届时烈风消散、剑抵崖边,你可以着‘清平司’派人常驻。”
    太子一怔,隐约从他的话里听出了点别的意思:“小……皇父,您……”
    盛潇淡淡地说道:“朕将传位于你。”
    太子“扑通”一声跪下了。
    其实太子心里有一点准备,这一年间,启正帝两次出巡,弹压四方,同时让太子监国,逐渐放手内政,有条不紊地给后人铺路。
    可是真到了这一天,年轻的储君还是慌张得不知如何是好。
    “该教你的,我已经教过了。”盛潇不看他,自顾自地说道,“至于其他……章博与孔昱二人可用,赵宽还在狱中,是冤枉的,你把他放出来,再给赵家平反,他以后会好好给你卖命。子不言父过,将来你不方便说我坏话,就把杨东当祸国佞幸推出来,那小子不是什么好东西,这些年吃得脑满肠肥,是我给你养的年货。”
    太子深深地伏在地上:“皇父春秋鼎盛……”
    P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