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少儿读物 > 儿童文学 > 中国儿童文学

斑羚飞渡(影像青少版)

  • 定价: ¥19.8
  • ISBN:9787551408578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浙江摄影
  • 页数:140页
  • 作者:沈石溪
  • 立即节省:
  • 2015-01-01 第1版
  • 2015-01-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动物小说之所以比其他类型的小说更有吸引力,是因为这个题材最容易刺破人类文化的外壳和文明社会种种虚伪的表象,可以毫无遮掩地直接表现丑陋与美丽融于一体的原生态的生命。
    《斑羚飞渡(影像青少版)》(作者:沈石溪)为动物小说集,包括红奶羊、斑羚飞渡、老鹿王哈克和老马威尼等4个中短篇小说。

内容提要

  

    《斑羚飞渡(影像青少版)》(作者:沈石溪)为动物小说集,包括红奶羊、斑羚飞渡、老鹿王哈克和老马威尼等4个中短篇小说。通过影像的呈现更加形象、传神地诠释小说的精髓,拓宽动物小说的表现方式,更加具有吸引力。

作者简介

    沈石溪,原名沈一鸣,祖籍浙江慈溪,1952年生于上海。1969年赴云南西双版纳勐海县勐混区曼谷大队曼广弄傣族村寨插队落户,在云南生活了整整36年。
    现已出版500多万字的作品,所著动物小说将故事性、趣味性和知识性融为一体,充满哲理,风格独特,深受青少年读者的喜爱。多篇作品被收入中小学语文教材。
    作品曾获中国图书奖、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冰心儿童文学奖、台湾杨唤儿童文学奖等多种奖项,被誉为“中国动物小说大王”。

目录

斑羚飞渡
红奶羊
老鹿王哈克
老马威尼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我们狩猎队分成好几个小组,在猎狗的帮助下,把这群斑羚逼到戛洛山的伤心崖上。
    斑羚又名青羊,形似家养山羊,但颌下无须,善于跳跃,每只成年斑羚重约六七十斤。被我们逼到伤心崖上的这群斑羚约有七八十只。
    斑羚是我们这一带猎人最喜爱的猎物。虽然公羊和母羊头上都长着两支短小如匕首的尖利的羊角,但性情温驯,死到临头也不会反抗,猎杀时不会有危险;斑羚肉肥腻细嫩,是上等山珍,毛皮又是制裘的好材料,价钱卖得很俏。所以,当我们完成了对斑羚群的围追堵截,猎狗和猎枪组成了两道牢不可破的封锁线,狩猎队的队长,也就是曼广弄寨的村长帕珐高兴得手舞足蹈:“阿罗,我们要发财了!嘿,这个冬天就算其他猎物一只也打不着,光这群斑羚就够我们一年的酒钱啦!”每位猎人都红光满面,脸笑成了一朵花。
    对付伤心崖上的斑羚,好比瓮中捉鳖。
    伤心崖是戛洛山上的一大景观,…座山峰,像被一把利斧从中间劈开,从山底下的流沙河抬头往上看,宛如…线天,其实隔河对峙的两座山峰相距六米左右。两座山峰都是笔直的绝壁,到了山顶部位,都凌空向前伸出一块巨石,远远望去,就像一对彼此倾心的情人,正要热情地拥抱接吻。
    之所以取名伤心崖,源自一个古老的传说:在缅桂花盛开的那一年,有个名叫喃木娜雅的仙女看中了一个年轻猎人,偷了钥匙从天庭溜到人间与年轻猎人幽会。不幸的是被她的丈夫发现了,他勃然大怒,悄悄跟踪。在仙女又一次下凡与年轻猎人见面,两人心急火燎张开双臂互相朝对方扑去,眼瞅着就要拥抱在一起的节骨眼上,仙女的丈夫突施法术,将两人点为石头,使一对饥渴的情人咫尺天涯,永远处在一种眼看就要得到却得不到的痛苦状态。
    这群斑羚走到了伤心崖,算是走上了绝路。往后退,是咆哮的狗群和十几支会喷火闪电的猎枪;往前走,是几十丈深的绝壁,而且朝里弯曲,除了壁虎,任何生命都休想能顺着倒悬的山壁爬下去,一旦摔下去,不管是掉在流沙河里还是砸在岸边的沙砾上,小命都得玩完;假如能跳到对面的山峰上去,当然就绝路逢生转危为安了,但两座山峰最窄的地方也有六米宽,且两山平行,没有落差可资利用;斑羚虽有肌腱发达的四条长腿,极善跳跃,是食草类动物中的跳远冠军,但就像人跳远有个极限一样,在同一一个水平线上再健壮的公斑羚最多也只能跳出五米的成绩,母斑羚、小斑羚和老斑羚只能跳四米左右,能一跳跳过六米宽的山涧的斑羚堪称超级斑羚,而超级斑羚还没有生出来呢。
    我们将斑羚逼进伤心崖后,围而不打,迟迟没放狗上去扑咬,也没开枪射击,这当然不是出于怜悯,而是担心斑羚们被我们逼急了,会不顾三七二十一,集体坠岩从悬崖跳下去的;它们跳下去假如摔在岸上,当然节省了我们的子弹,但不可能个个都按我们的心愿跳得那么准,肯定有许多落到流沙河里,很快就会被湍急的河水冲得无影无踪。我们不想让到手的钱财再流失,我们要一网打尽。
    村长帕珐让波农丁带五个人到悬崖底下的流沙河边去守着,负责在岸上捡拾和从水里打捞那些山顶跳下去的斑羚。从伤心崖到流沙河,地势很陡,要绕半座山才下得去,最快也要走半小时。村长帕珐和波农丁约定,波农丁到了悬崖底下后,吹响牛角号,我们就立即开枪,同时放狗去咬。
    我仍留在伤心崖上。我埋伏的位置离斑羚群只有四五十米,中间没有遮挡视线的障碍,斑羚们的一举一动都看得一目了然。
    开始,斑羚们发现自己陷入了进退维谷的绝境,一片惊慌,胡乱窜逃,有一只母斑羚昏头昏脑竟然企图穿越封锁线,立刻被早已等得不耐烦了的猎狗撕成碎片。有一只老斑羚不知是老眼昏花没测准距离,还是故意要逞能,竞退后十几步一阵快速助跑奋力起跳,想跳过六米宽的山涧去。结果可想而知,它在离对面山峰还有一米多的空中做了个滑稽的挺身动作,哀咩一声,像颗流星似的笔直坠落下去,好一会儿,悬崖下才传来扑通的水花声。
    过了一会,斑羚群渐渐安静下来,所有的眼光都集中在一只身材特别高大毛色深棕油光水滑的公斑羚身上,似乎在等候这只公斑羚拿出使整个种群能免遭灭绝的好办法来。毫无疑问,这只公斑羚是这群斑羚的头羊,它头上的角比一般公斑羚要宽得多,形状像把镰刀,姑妄称它为镰刀头羊。镰刀头羊神态庄重地沿着悬崖巡视了一圈,抬头仰望雨后天晴湛蓝的苍穹,悲哀地咩了数声,表示自己也无能为力。
    斑羚群又骚动起来。这时,被雨洗得一尘不染的天空突然出现一道彩虹,一头连着伤心崖,另一头飞越山涧,连着对面那座山峰,就像突然间架起了一座美丽的天桥。斑羚们凝望着彩虹,有一只灰黑色的母斑羚举步向彩虹走去,神情缥缈,似乎已进入了某种幻觉状态。也许,它们确实因为神经高度紧张而误以为那道虚幻的彩虹是一座实实在在的桥,可以通向生的彼岸;也许,它们清楚那道色泽鲜艳远看像桥的东西其实是水汽被阳光折射出来的幻影,但既然走投无路了,那就怀着梦想与幻觉走向毁灭,起码可以减轻死亡的恐惧。
    灰黑色的母斑羚的身体已经笼罩在彩虹炫目的斑斓光谱里,眼看就要一脚踩进深渊去,突然,镰刀头羊“咩——”发出一声吼叫。这叫声与我平常听到的羊叫迥然不同,没有柔和的颤音,没有甜腻的媚态,也没有绝望的叹息,音调虽然也保持了羊一贯的平和,但沉郁有力,透露出某种坚定不移的决心。灰黑色母斑羚如梦初醒,从悬崖边缘退了回来。
    事后我想,镰刀头羊之所以在关键时刻想出这么一个挽救种群生存的绝妙办法来,或许就是受了那道彩虹的神秘启示,我总觉得彩虹那七彩光斑似乎与后来发生的斑羚群的飞渡有着一种美学上的沟通。P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