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少儿读物 > 儿童文学 > 中国儿童文学

斑羚飞渡(经典彩绘本沈石溪专集)/美冠纯美阅读书系

  • 定价: ¥23.8
  • ISBN:9787550264281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北京联合
  • 页数:181页
  • 作者:沈石溪
  • 立即节省:
  • 2015-11-01 第1版
  • 2015-11-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斑羚飞渡(经典彩绘本沈石溪专集)》为美冠纯美阅读书系专集之一。该书延续了美冠一贯的高水准审美品位,选取了当代著名作家沈石溪动物小说中的经典之作,用朴实无华但却铿锵有力的笔调向读者展现动物与动物、动物与人类之间所传递出来的自然的真谛。该书考究的原文再现,佐以原创、深度、精准的辑前导语与篇前导读,使读者可以更加直观、准确地了解作品的创作背景、作家的写作风格及深刻的文学内涵,是青少年读者不可不读的经典文学作品集。

内容提要

    沈石溪在当代文坛因其独特的创作风格,独树一帜的动物小说作品而受到广大青少年读者的喜爱。他的作品始终带着一股浓浓的自然情怀,细腻的笔触刻画出一幅幅大自然中最原始的动物图景。是写动物,也是写人——写动物关系背后蕴含着的人类社会,写动物与人类之间最质朴的互动与接触。
    《斑羚飞渡(经典彩绘本沈石溪专集)》精选了《斑羚飞渡》《雄鹰金闪子》《兵猴》等11篇各具特色的代表作,从猛禽到走兽,从亲情到友情,带领读者走进沈石溪迷人的动物小说世界。

媒体推荐

    动物是人类的一面镜子,人类所有的优点和缺点,几乎都可以在不同种类的动物身上找到原型。——沈石溪

作者简介

    沈石溪,原名沈一鸣。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上海作家协会理事,全国儿童文学委员会委员。20世纪80年代初开始从事文学创作,醉心于大自然文学,已出版500多万字的作品。代表作品有《第七条猎狗》《红奶羊》《狼王梦》《混血豺王》《鸟奴》等。所著动物小说将故事性、趣味性和知识性溶为一体,充满哲理内涵,风格独特,深受青少年读者的喜爱。其作品多次荣获全国优秀儿童文学作品奖、冰心儿童文学奖等,并多次被收进中小学语文教材。

目录

斑羚飞渡
雄鹰金闪子
兵猴
老马威尼
猎狐
和乌鸦做邻居
最后一头战象
与狗熊比举重
打开豹笼
狼妻
太阳鸟和眼镜王蛇

前言

    重彩浓墨描绘另类生命(代自序)
    沈石溪
    我祖籍在浙江慈溪,出生于上海。1968年我初中毕业,正赶上“文革”时期的上山下乡运动。当时我们这批知青有黑龙江、吉林、安徽、江西、贵州、云南等七个去向可供选择。我报名去了云南,唯一的理由是云南是动物王国,我想养一条真正的猎犬。命运成全了我。我在西双版纳勐海县勐混乡曼广弄寨插队落户,并住进一位名叫波依嫩的傣族猎手的竹楼里。波依嫩有两个含苞欲放的女儿,由于语言障碍,他误认为我是政府“送货上门”的候补女婿,不仅教会了我捉鱼、盖房、犁田、栽秧等一些基本农活,还很热心地教我怎样做弩弓,怎样削竹箭,怎样做逮雀鸟的金丝活扣,怎样在野兽出没的小路上埋设捕兽铁夹。
    插队期间,我经常跟着房东波依嫩老猎人上山打猎,打猎是一项血腥味很浓的很有刺激性的活动。我亲眼看见,公斑鸠被金竹箭射落后,母斑鸠飞到我们头顶屙屎;母灵猫被铅弹射中胸膛后,拼出最后一点力气朝同它的窝相反的方向奔跑,因为窝里还有一对小宝贝;一群长着锋利獠牙的野猪被两只老虎看管着,成为虎的肉食仓库而无所作为;一头公象掉入捕象陷阱,象群围着陷阱哀嚎三天后,闯进附近一个山寨,踏平所有的房屋,这才离去;枪把大青猴从树冠打掉在地,走近前去一看,大青猴一手捂住肚皮上的伤口,另一只手向我们作摇手状……有时我们走得远了,当天回不了家,就在山上烧堆篝火过夜,波依嫩就会聊出一大箩关于打猎的故事来。我觉得动物就是人类以外的另类生命,我对它们的兴趣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三年的知青生涯,使我熟悉了热带雨林,也熟悉了众多的野生动物,积累了从事动物小说创作的丰厚的生活素材。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我开始从事文学创作,决心在动物小说这个领域里闯出一条自己的新路来。我阅读了大量生物学、动物学、动物行为学等方面的书籍,利用假期跟随动物学家深入到原始森林考察、体验生活,扩大自己的知识层面。我发现自己过去对动物的理解是很肤浅的,除家畜、家禽外,动物并不是为人类而活在这个地球上的,它们和人类打交道并不是它们生活的全部内容。动物世界是个色彩斑斓的世界,特别是那些具有群体意识的哺乳类动物,和人类一样,也有爱和恨,也有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在弱肉强食、生存竞争的丛林背景下,也活得相当累。这些动物和它们的生活完全有资格进入小说家的创作视野,构成有独特韵味的作品。动物是人类的一面镜子,人类所有的优点和缺点,几乎都可以在不同种类的动物身上找到原型。文学虽然是人学,但人类本身就是从动物进化来的,至今或多或少地保留着某种动物性,如果着力于动物身上折射出的人性的亮点和生命的光彩,在动物王国中寻觅人类在进化过程中失落的优势,或指出人类在未来征途上理应抛弃的恶习,将为动物小说的存在寻找到坚实的价值基础,为动物小说的发展开辟更宽广的前景。
    我喜欢重彩浓墨描绘另类生命,我孜孜不倦地朝这个方向努力。
    让我苦恼的是,从事动物小说创作已有二十余载,虽然也写了四百多万字的作品,但至今仍未达到理想的艺术境界。不太老的牛拉十分破的车,沉重而吃力,每前进一步都会气喘吁吁,汗流浃背。但我会时时扬起鞭子抽打自己,不准偷懒,永不停顿,一步一个脚印朝着既定目标永远走下去。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我们狩猎队分成好几个小组,在猎狗的帮助下,把七八十只斑羚逼到戛洛山的伤心崖上。
    斑羚又名青羊,形似家养山羊,但颌下无须,善于跳跃,每只成年斑羚重六七十斤。被我们逼到伤心崖上的这群斑羚有七八十只。
    斑羚是我们这一带猎人最喜爱的猎物。虽然公羊和母羊头上都长着两支短小如匕首的尖利的羊角,但性情温驯,死到临头也不会反抗,猎杀时不会有危险;斑羚肉肥腻细嫩,是上等山珍,毛皮又是制裘的好材料,价钱卖得很俏。所以,当我们完成了对斑羚群的围追堵截,猎狗和猎枪组成了两道牢不可破的封锁线,狩猎队的队长,也就是曼广弄寨的村长帕珐高兴得手舞足蹈:“阿罗,我们要发财了!嘿,这个冬天就算其他猎物一只也打不着,光这群斑羚就够我们一年的酒钱啦!”每位猎人都红光满面,脸笑成了一朵花。
    对付伤心崖上的斑羚,好比瓮中捉鳖。
    伤心崖是戛洛山上的一大景观,一座山峰,像被一把利斧从中间剖开,从山底下的流沙河抬头往上看,宛如一线天,其实隔河对峙的两座山峰相距约六米。两座山都是笔直的绝壁,到了山顶部位,都凌空向前伸出一块巨石,远远望去,就像一对彼此倾心的情人,正要热情地拥抱接吻。
    之所以取名伤心崖,源自一个古老的传说:说是在缅桂花盛开的那一年,有个名叫喃木娜雅的仙女看中了一个年轻猎人,偷了钥匙从天庭溜到人间与年轻猎人幽会。不幸的是被她的丈夫发现了,他勃然大怒,悄悄跟踪。在仙女又一次下凡与年轻猎人见面,两人心急火燎张开双臂朝对方扑去,眼瞅着就要拥抱在一起的节骨眼上,仙女的丈夫突施法术,将两人点为石头,使一对饥渴的情人咫尺天涯,永远处在一种眼看就要得到却得不到的痛苦状态。
    这群斑羚走到了伤心崖,算是走上了绝路。往后退,是咆哮的狗群和十几支会喷火闪电的猎枪;往前走,是几十丈深的绝壁,而且朝里弯曲,除了壁虎,任何生命都休想能顺着倒悬的山壁爬下去,一旦摔下去,不管是掉在流沙河里,还是砸在岸边的沙砾上,小命都得玩完。假如能跳到对面的山峰上去,当然就绝路逢生转危为安了,但两座山峰最窄的地方也有六米宽,且两山平行,没有落差可资利用。斑羚虽有肌腱发达的四条长腿,极善跳跃,是食草类动物中的跳远冠军,但就像人跳远有个极限一样,在同一个水平线上,再健壮的公斑羚最多也只能跳出五米的成绩,母斑羚、小斑羚和老斑羚只能跳四米左右,能一跳跳过六米宽的山涧的斑羚堪称超级斑羚,而超级斑羚还没有生出来呢。
    我们将斑羚逼进伤心崖后,围而不打,迟迟没放狗上去扑咬,也没有开枪射击,这当然不是出于怜悯,而是担心斑羚们被我们逼急了,会不顾三七二十一,集体坠岩从悬崖跳下去的。它们跳下去假如摔在岸上,当然节省了我们的子弹,但不可能各个都按我们的心愿跳得那么准,肯定有许多落到流沙河里,很快就会被湍急的河水冲得无影无踪。我们不想让到手的钱财再流失,我们要一网打尽。
    村长帕珐让波农丁带五个人到悬崖底下的流沙河边去守着,负责在岸上捡拾和从水里打捞那些山顶跳下去的斑羚。从伤心崖到流沙河,地势很陡,要绕半座山才下得去,最快也要走半小时。村长帕珐和波农丁约定,波农丁到了悬崖底下后,吹响牛角号,我们就立即开枪,同时放狗去咬。
    我们留在伤心崖上。我埋伏的位置离斑羚群只有四五十米,中间没有遮挡视线的障碍,斑羚们的一举一动都看得一目了然。
    开始,斑羚们发现自己陷入了进退维谷的绝境,一片惊慌,胡乱窜逃,有一只母斑羚昏头昏脑竟然企图穿越封锁线,立刻被早已等得不耐烦了的猎狗撕成碎片。有一只老斑羚不知是老眼昏花没测准距离,还是故意要逞能,竟退后十几步一阵快速助跑奋力起跳,想跳过六米宽的山涧。结果可想而知,它在离对面山峰还有一米多的空中做了一个滑稽的挺身动作,哀咩一声,像颗流星似的笔直坠落下去,好一会儿,悬崖下才传来扑诵的水花声。P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