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少儿读物 > 儿童文学 > 外国儿童文学

提灯的天使/国际大奖小说

  • 定价: ¥30
  • ISBN:9787530766828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新蕾
  • 页数:242页
  • 作者:(美)凯特·迪卡米...
  • 立即节省:
  • 2018-03-01 第1版
  • 2018-03-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美国国家图书奖银奖!
    父母选择图书奖金奖!
    《纽约时报》畅销榜冠军!
    加拿大大西洋图书奖!
    《出版者周刊》《学校图书馆杂志》《柯克斯评论》等权威媒体年度好书奖。
    凯特·迪卡米洛著的《提灯的天使》:希望与心碎、得到与失去、生命与死亡,关于三个女孩友谊的感人故事。

内容提要

  

    凯特·迪卡米洛著的《提灯的天使》讲述了:因为一节棒操课,瑞米与贝弗莉、路易斯安娜相识。三个女孩性格各异,却意外结为了好友。在那个夏天,她们一起拜访疗养院、乘坐旅行车、夜探收容所……经历了一系列惊心动魄的事件,三个女孩不仅收获了珍贵的友谊,更找到了生命存在的意义。故事的结尾,三个好朋友登上了观光塔的塔顶,手拉手眺望着这个世界……

媒体推荐

    凯特·迪卡米洛再一次证明了贫穷、背叛、死亡等深刻话题也能表现得幽默而充满希望。小读者可以在她真实而轻松的叙述中感悟生命的意义。
    ——《纽约时报》
    对凯特·迪卡米洛而言,写作并不仅止于倾诉与创造,某种意义上,也是对作家自身的一种心灵抚慰。只是她在抚慰自己的同时,也抚慰和拯救了读者。
    ——儿童文学作家殷健灵

作者简介

    凯特·迪卡米洛,生于美国宾夕法尼亚州,大学时主修英美文学,曾获得1998年迈克奈特基金会作家奖金。她的本儿童小说《傻狗温迪克》一问世就受到好评,并夺得了2001年纽伯瑞儿童文学奖银奖。2004年,她又凭借《浪漫鼠德佩罗》勇夺纽伯瑞金奖。2006年,迪卡米洛推出温馨力作《爱德华的奇妙之旅》并荣获美国童书界多项大奖,2014年她凭借自己的非凡想象力以《弗罗拉与松鼠侠》再次获得纽伯瑞金奖。《纽约时报》评论说,凯特·迪卡米洛已经成为美国当代童书界耀眼的明星。

目录

一 稀奇,稀奇,真稀奇
二 计划
三 瑞米的想象
四 西尔维斯特太太
五 第一堂棒操课
六 “飞翔的埃莱凡特”
七 隐形奶奶
八 愤怒的贝弗莉
九 灵魂消失了
十 解决麻烦的人
十一 报名表
十二 合适的书
十三 金色峡谷疗养院
十四 握住我的手
十五 一封抱怨信
十六 眼下的难题
十七 第二堂棒操课
十八 三个农夫
十九 路易斯安娜的故事
二十 三个农夫来到了金色峡谷
二十一 寻书行动
二十二 该走了
二十三 快上车
二十四 一路疾驰
二十五 金枪鱼盛宴
二十六 心碎的人
二十七 出事了
二十八 咻咻咻
二十九 追悼会
三十 诉说
三十一 第三堂棒操课
三十二 拿走指挥棒
三十三 世界的规则
三十四 超有爱动物中心
三十五 在办公室
三十六 有人报警了
三十七 在瑞米家过夜
三十八 南丁格尔的魔法球
三十九 午夜行动
四十 一辆购物车
四十一 再访十号楼
四十二 空笼子
四十三 “小兔子”
四十四 意外
四十五 救人
四十六 瑞米·南丁格尔
四十七 奇迹
四十八 医院
四十九 它回来了
五十 意料之外的电话
五十一 一切尽收眼底

前言

  

    一个希望优秀的人,是应该亲近文学的。亲近文学的方式当然就是阅读。阅读那些经典和杰作,在故事和语言间得到和世俗不一样的气息,优雅的心情和感觉在这同时也就滋生出来;还有很多的智慧和见解,是你在受教育的课堂上和别的书里难以如此生动和有趣地看见的。慢慢地,慢慢地,这阅读就使你有了格调,有了不平庸的眼睛。其实谁不知道,十有八九你是不可能成为一个文学家的,而是当了电脑工程师、建筑设计师……可是亲近文学怎么就是为了要成为文学家,成为一个写小说的人呢?文学是抚摸所有人的灵魂的,如果真有一种叫作“灵魂”的东西的话。文学是这样的一盏灯,只要你亲近过它,那么不管你是在怎样的境遇里,每天从事怎样的职业和怎样地操持,是设计房子还是打制家具,它都会无声无息地照亮你,使你可能为一个城市、一个家庭的房间又添置了经典,添置了可以供世代的人去欣赏和享受的美,而不是才过了几年,人们已经在说,哎哟,好难看哟!
    谁会不想要这样的一盏灯呢?
    阅读优秀
    文学是很丰富的,各种各样。但是它又的确分成优秀和平庸。我们哪怕可以活上三百岁,有很充裕的时间,还是有理由只阅读优秀的,而拒绝平庸的。所以一代一代年长的人总是劝说年轻的人:“阅读经典!”这是他们的前人告诉他们的,他们也有了深切的体会,所以再来告诉他们的后代。
    这是人类的生命关怀。
    美国诗人惠特曼有一首诗:《有一个孩子向前走去》。诗里说:
    有一个孩子每天向前走去,
    他看见最初的东西,他就变成那东西,
    那东西就变成了他的一部分……
    如果是早开的紫丁香,那么它会变成这个孩子的一部分;如果是杂乱的野草,那么它也会变成这个孩子的一部分。
    我们都想看见一个孩子一步步地走进经典里去,走进优秀。
    优秀和经典的书,不是只有那些很久年代以前的才是,只是安徒生,只是托尔斯泰,只是鲁迅;当代也有不少。只不过是我们不知道,所以没有告诉你;你的父母不知道,所以没有告诉你;你的老师可能也不知道,所以也没有告诉你。我们都已经看见了这种“不知道”所造成的阅读的稀少了。我们很焦急,所以我们总是非常热心地对你们说,它们在哪里,是什么书名,在哪儿可以买到。我就好想为你们开一张大书单,可以供你们去寻找、得到。像英国作家斯蒂文生写的那个李利一样,每天快要天黑的时候,他就拿着提灯和梯子走过来,在每一家的门口,把街灯点亮。我们也想当一个点灯的人,让你们在光亮中可以看见,看见那一本本被奇特地写出来的书,夜晚梦见里面的故事,白天的时候也必然想起和流连。一个孩子一天天地向前走去,长大了,很有知识,很有技能,还善良和有诗意,语言斯文……
    同样是长大,那会多么不一样!
    自己的书
    优秀的文学书,也有不同。有很多是写给成年人的,也有专门写给孩子和青少年的。专门为孩子和青少年写文学书,不是从古就有的,而是历史不长。可是已经写出来的足以称得上琳琅和灿烂了。它可以算作是这二三百年来我们的文学里最值得炫耀的事情之一,几乎任何一本统计世纪文学成就的大书里都不会忘记写上这一笔,而且写上一个个具体的灿烂书名。
    它们是我们自己的书。合乎年纪,合乎趣味,快活地笑或是严肃地思考,都是立在敬重我们生命的角度,不假冒天真,也不故意深刻。
    它们是长大的人一生忘记不了的书,长大以后,他们才知道,原来这样的书,这些书里的故事和美妙,在长大之后读的文学书里再难遇见,可是因为他们读过了,所以没有遗憾。他们会这样劝说:“读一读吧,要不会遗憾的。”
    我们不要像安徒生写的那棵小枞树,老急着长大,老以为自己已经长大,不理睬照射它的那么温暖的太阳光和充分的新鲜空气,连飞翔过去的小鸟,和早晨与晚间飘过去的红云也一点儿都不感兴趣,老想着我长大了,我长大了。
    “请你跟我们一道享受你的生活吧!”太阳光说。
    “请你在自由中享受你新鲜的青春吧!”空气说。
    “请你尽情地阅读属于你的年龄的文学书吧!”梅子涵说。
    现在的这些“国际大奖小说”就是这样的书。
    它们真是非常好,读完了,放进你自己的书架,你永远也不会抽离的。
    很多年后,你当父亲、母亲了,你会对儿子、女儿说:“读一读它们,我的孩子!”
    你还会当爷爷、奶奶、外公和外婆,你会对孙辈们说:“读一读它们吧,我都珍藏了一辈子了!”
    一辈子的书。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于是,瑞米来到了艾达·尼家后院的松树下,跟她学习跳棒操。
    这也许就是她应该做的事情吧。
    但是,那个穿粉色裙子的女孩晕倒后,棒操课就中断了。
    艾达.尼说:“简直太可笑了。从来没有人会在我的课上晕倒。我才不相信呢。”
    晕倒这种事,可不是由你是否相信来决定的,但艾达。尼是棒操世界冠军,也许她知道自己说的是什么吧。
    “一派胡言。,’艾达·尼说,“我可没时间跟你们废话。”
    话音落下,只剩一阵沉默。接着,贝弗莉·泰普因斯基扇了那个穿粉色裙子的女孩一个耳光。
    她又连续扇了好几个耳光。
    “你干什么?”艾达·尼问。
    “对晕倒的人就得这样。”贝弗莉说,“抽他们耳光。”她又扇了一巴掌。“醒醒!”她喊道。
    那个女孩睁开了眼睛。“哦,”她说,“救济站的人来了吗?玛莎·简来了吗?”
    “我不认识玛莎·简。”贝弗莉说,“你晕倒了。”
    “是吗?”她眨了眨眼睛,“我有‘沼肺~。”
    “这课我不上了。”艾达·尼说,“我可不想把时间浪费在磨叽鬼、装病的小骗子,或者晕倒的人身上。”
    “很好。”贝弗莉说,“反正也没人想学棒操。”
    这不是真的。
    瑞米想学。
    瑞米需要学棒操。
    但是,在这时反对贝弗莉可不是什么好主意。
    艾达·尼迈着大步离开了她们,向湖边走去。她那两条穿着白色长靴的腿抬得非常高。仅仅靠这趾高气扬的样子就能看出她曾是世界冠军。
    “坐起来。”贝弗莉对那个晕倒的女孩说。
    她坐了起来,好奇地看了看四周,仿佛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一样。她眨了眨眼睛,然后扶着头说:“我的头就像羽毛一样轻。”
    “废话。”贝弗莉说,“要不你怎么会晕倒?”
    “我好害怕,我可能没法儿成为一名很好的‘飞象’了。”那个女孩说。
    一阵长久的沉默。
    “什么象?”瑞米终于打破了沉默。
    那个女孩眨眨眼。在阳光的照耀下,她的金发闪耀着白色的光芒。“我姓埃莱凡特①。我叫路易斯安娜·埃莱凡特。我父母被称作‘飞翔的埃莱凡特’。你们没听说过他们吗?”
    “没有。”贝弗莉说,“没听说过。现在你可以试着站起.来了。”
    路易斯安娜用手按住胸口,深深吸了一口气。她已经开始气喘吁吁了。
    贝弗莉瞪大双眼。“来!”说着,她伸出了手。那只手有点儿脏,手指上都是污迹,被啃过的指甲里都是泥。但是,即使很脏,这仍然是一只非常漂亮的手。
    路易斯安娜握住了它,贝弗莉把她拉了起来。
    “我的天哪!”路易斯安娜说,“我整个人就像被羽毛塞满了,心里既后悔又恐惧。我好害怕。”
    她站在那儿,望着贝弗莉和瑞米。一双棕色的眼睛——不,是黑色的——深深地陷在眼窝里。她眨了眨眼。
    “我想问你们一个问题。”她说,“你们这辈子有没有意识到,一切,所有的一切都得靠你自己?”
    瑞米不假思索地说道:“有。”
    “废话。”贝弗莉说。
    “太可怕了,是不是?”路易斯安娜说。
    三个女孩面面相觑。
    瑞米感到有什么东西开始在她身体里膨胀起来,就像一个巨大的气球正在慢慢鼓起来一样。
    瑞米知道,那是她的灵魂。
    住在瑞米家对面的博尔科夫斯基太太已经非常非常老了,她曾经说过,大部分人都在浪费灵魂。
    “怎么浪费的呢?”瑞米问。
    “任由它们枯萎。”博尔科夫斯基太太说,“咻咻咻。”
    那可能就是——瑞米不太确定——灵魂枯萎时发出的声音吧。
    可现在瑞米站在艾达·尼家的后院里,站在路易斯安娜和贝弗莉身边,并没有灵魂枯萎的感觉。
    相反,她觉得它正渐渐丰满起来——越来越大,越来越明亮,越来越坚定。
    湖边的码头上,艾达-尼一个人旋转着指挥棒。指挥棒闪闪发光,明亮耀眼。她把它高高地抛向空中。
    指挥棒好像一根针一样。
    又好像一个秘密,细小却明亮,就那么孤零零地在蓝天中闪耀着光芒。
    瑞米想起之前的那句话:对不起,我背叛了你。
    她转过身,问路易斯安娜:“谁是阿琪?”P1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