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医药.卫生 > 医药.卫生 > 预防医学、卫生学

医学伦理/牛津通识读本

  • 定价: ¥39
  • ISBN:9787544732826
  • 开 本:16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译林
  • 页数:144页
  • 作者:(英国)托尼·霍普...
  • 立即节省:
  • 2015-09-01 第1版
  • 2019-02-01 第4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著名生命伦理学学者、东南大学教授孙慕义作序推荐!
    医患冲突屡屡现身报纸头条。托尼·霍普著的《医学伦理》这本小书激发了我们对于医学中核心伦理价值的思考。书中论及的道德问题包括安乐死、基因技术、现代生殖技术、心理健康和医学研究等。如何公平分配医疗资源等政治层面的问题在书中也有讨论。

内容提要

  

    安乐死原则上是错误的吗?在精神疾病患者不同意的情况下,可否对其进行强制治疗?绝经后的妇女是否应当接受辅助生殖技术的帮助?基因检测数据应当对谁公开?卫生保健资源应当如何合理分配?在托尼·霍普著的《医学伦理》这本精致、通俗的医学伦理学小书中,作者收集和整理了许多生动的案例,很有意义,也很发人深省;对于生命和医疗的关系给了我们新的道德启示。

媒体推荐

    医学伦理学日益重要和复杂,阅读本书是了解这一学科的一个绝好开端。
    ——佛蒙特大学哲学教授  阿瑟·库弗里克

作者简介

    托尼·霍普,牛津大学医学伦理学教授,精神科名誉顾问医师,牛津大学医疗伦理和沟通中心的创立者。与人合著有《牛津临床医学手册》和《掌控你的心灵》。

目录

1  医学伦理学何以令人激动?
2  安乐死:有益的医学实践还是谋杀?
3  为何低估“统计学上的”人会付出生命的代价?
4  至少目前为止还不存在的人
5  推理工具箱
6  对待精神错乱者的不一致性
7  现代遗传学如何考验传统保密?
8  医学研究是新帝国主义?
9  家庭医学遭遇上议院
索引
英文原文

前言

  

    孙慕义
    医学伦理关系产生于远古时期,医学道德的思想也源远流长,但医学伦理学真正成为一门指导医学伦理关系、医学道德决策和行为选择的学科,还是在20世纪初。由于生命科学技术和医学本身的发展,以及人们的健康需求,医学伦理学逐渐扩展为生命伦理学,并于20世纪70年代传入中国。由于它的重要作用与价值,仅仅三十余年的时间,它就发展成为一门显学。
    医学伦理学对生命进行思考,包含了对生命原始的追问和对人类未来生命的渴盼及困惑(生命科学技术引发了人类的恐惧)。当代医学伦理学背负着人类的命运,并始终针对公民健康权利的维护等重大社会与时代问题,是生命科学和人文科学间的纽带,业已成为哲学与伦理学中的焦点学科。与此同时,医学伦理学的理论与体系还不够成熟,许多基本问题还难以得到最终解决,而生命科学技术、药械研发、医患冲突、医疗公正和卫生改革等问题又急需得到理论与政策上的回应。我们必须通过道德哲学的研究、探索与训练,找到一种适于介入现实和走向未来的方式。
    令我们欣喜的是,细心的出版人和译者在诸多的文化作品中,向我们推介了这一部来自西方临床医学社会的医学伦理学读物。本书用轻松、机智、灵动、明快的笔调和现实职业生涯中一组组生动的案例,使人深思和觉醒。作者没有用纯粹、艰涩的道德理论来讨论他所选择的各类问题,但几乎每一章都立场鲜明地对这些问题给予了清晰精致的分析,对于遗传、生殖技术、安乐死、卫生资源的分配、精神病人的权利、临床中父权主义和知情同意原则的应用、心理健康、医生修养、医学科学研究以及照护老人时的家庭角色冲突等等,都提出了较为明确的观点。本书还令人信服地运用了道德哲学的推理程式,给读者一个或几个合理性的辩护理由,展现出了一位维护生命和敬畏生命的实践家切身的心理体验与现实感受。
    作者收集和整理了许多生动的案例,很有意义,也很发人深省。我欣赏这位西方伦理学教授做出的对全人类有益的思考。我愿意推荐这本精致、通俗的医学伦理学小书,并相信它可以使所有人受惠。尽管书中没有什么艰深的理论,但它就生命和医疗关系给予了我们新的道德启示。对于我们当代中国的医务人员和医学生来说,这是一本很优秀的修习范本,既能够弥补教学上的缺憾,也可以在文化意识方面助推生命道德观教育,使学生学会临床上医学伦理难题的破解方法,化解复杂伦理评估中的矛盾和人际争执,成为一位理性、睿智的医学伦理临床实践者。其他读者在阅读本书之后也一定会成为一位明智的、克服情绪化的病人或是一位有医学道德素养的病人家属。
    为了全人类和我们自己的幸福,我们应该具备医学伦理观,正如书中的一段引自J。S。米尔的话:
    幸福是不是道德应当指向的目标——一定程度上应当是一个目标,而不应当受模糊的感觉或令人费解的内在信念的控制,应当成为理性与思考的问题,而不应当仅仅是情感——对道德哲学这一概念本身来说是本质的……
    感谢作者、译者与出版人,给了我们一本讲述医学伦理的好书,相信它会给所有需要它的人带来信心、力量与智慧。
    2010年5月于南京贰浸斋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第一章  医学伦理学何以令人激动?
    “我没那么多时间去思考,”他用一种略带防卫的语气说,“我只是把我成千上万的冰激凌卖给大家。哲学就留给醉汉们吧。”
    (冰激凌摊贩,摘自马尔科姆·普莱斯,《阿伯里斯特维斯,我的爱》)
    医学伦理学会引起各种人的兴趣:既有思想家,也有实干家;既有哲学家,也有男男女女的活动家。它涉及一些重大的道德问题:例如安乐死和杀人的道德压力。它还将我们领人了政治哲学的领域。受到必然限制的卫生保健资源应当如何分配?决策程序应当是怎样的?医学伦理学还与法律问题相关。医生实施安乐死总是一种犯罪行为吗?什么时候才能违背一个精神病人的意愿对其进行治疗?此外,医学伦理学还探讨了一个值得关注的世界性议题,即富国与贫国之间的正确关系。
    现代医学创造了新的道德选择,并给我们已有的传统观点带来了挑战。克隆给许多电影带来了灵感,也给人们带来了很多担忧。创造半人半兽生物的可能性已经离我们不远了。生殖技术引出了一个很抽象的问题:我们应当如何考虑那些尚未出生——也可能从不会存在的生命的利益?这个问题让我们从医学以外的角度来考虑我们应对人类的未来承担的责任。
    从形而上学到日常实践都属于医学伦理学的范畴。医学伦理学不仅涉及这些大问题,而且也涉及日常的医学实践。医生与人们的性命密切相关,日常生活中充满了道德压力。一位有些痴呆的老年妇女患上了一种急性的、危及生命的疾病。是应该让她在医院里接受所有现有的药物和技术治疗,还是应该让她舒服地待在家里养病呢?一家人无法达成一致。这件事可能根本无法上头版头条;但是,正如奥登笔下的古典画家所认为的那样,大多数时间里,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平常的事就是重要的事。我们在从事医学伦理学研究时,必须准备好与理论进行抗争,花时间思考并发挥想象力。但是我们还必须做好务实的准备:能够采用一种严肃、切实的方法。
    我自己对于医学伦理学的兴趣是从理论开始的,当时我在读一个有哲学课程的学位。但当我进入医学院以后,我的爱好更多地偏向了实用。决定总是要做的,病人也总是要救助的。我被训练成了一位精神病医生,伦理学在我作为医生和临床学家的工作中仅成为了我的一丝兴趣。随着临床经验的积累,我越来越清楚地意识到伦理价值是医学的核心。我的训练中强调得比较多的是临床决策中应用科学依据的重要性。很少有人会想去论证,更不会有人注意到这些决策背后的伦理假设的正确性。因此我更多地向医学伦理学靠拢,期待医学实践以及患者能从伦理学推理中受益。我喜欢高度理论化的东西,也喜欢从事回到普遍性与抽象性的纯粹推理,但同时我也密切关注着实践的发展。我还探讨了非同一性问题(第四章)这一哲学“雷区”,因为我相信这一问题与医生和社会需要做出的决定是相关的。
    哲学家与文化历史学家以赛亚·柏林对托尔斯泰的一篇评论开头如下:
    希腊诗人阿基洛科斯的诗段中有一句诗写道:“狐狸知道许多事情,而刺猬知道一件大事。”
    柏林随后提出,打比方来说,狐狸与刺猬之间的差别可以标示出“作家与思想家之间最深刻的区别之一,而且这个区别也许可以适用于整个人类”。刺猬代表了将所有事情归拢到一个核心见解的人,这一见解是
    根据他们的理解、想法和感觉建立的一个大体一致或能够清楚表达的系统——一条有组织的普遍原则,根据这一原则,他们本身和他们的言语都有重要意义。
    狐狸代表了
    那些追求许多目标的人,这些目标常常互无关联甚至相互矛盾,只有在某种实际的情形下才有可能有联系,……【他们】生活,活动,抱有一些独立的而非统一的观点……抓住各种体验的精髓……却没有……试图将它们纳入……任何一种不变的、包含一切的……单一的内在视角。
    P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