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哲 学 > 哲 学 > 心理学

我们内心的冲突(精)

  • 定价: ¥39
  • ISBN:9787535491657
  • 开 本:32开 精装
  •  
  • 折扣:
  • 出版社:长江文艺
  • 页数:264页
  • 作者:(美)卡伦·霍妮|...
  • 立即节省:
  • 2016-12-01 第1版
  • 2016-12-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苏芩推荐阅读版本。
    国际著名心理学家卡伦·霍妮极其畅销、广具影响力、非常通俗易懂的心理自助读物。
    如何处置我们心中的孤独、迷失、疯狂和热爱?了解自我内心冲突,重建人生自信的心理学。
    霍妮在《我们内心的冲突(精)》中对现代人内心冲突的研究与分类,涵盖了所有的人格类型,不管是哪个阶层、年龄和职业的人,都可以在书中找到自己想要的答案。重要的是,她不仅从心理学层面帮助你分析问题,让你看清自己,还从心理治疗的角度提出行之有效的办法。

内容提要

  

    你是真的喜欢某人,还是觉得应该喜欢他就自以为喜欢上了他?
    看到亲人离世,你是真的感到悲伤,抑或只是习惯性地表达哀悼?
    你是真的希望成为某种人,还是仅仅因为这种人受人尊敬且收入丰厚?
    ……
    卡伦·霍妮著的《我们内心的冲突(精)》指出,由于深受生活环境的影响,我们总是与我们想成为的人背道而驰,于是产生了这些足以主宰我们人生的内心冲突。为了解决这些冲突,我们不但自欺欺人地虚构了各种“理想化意象”,通过“外化”把责任推给他人,还基于不同的性格倾向发展出一系列各不相同的防御策略:顺从型选择了亲近他人、对抗型选择了抗拒他人、疏离型选择了疏远他人。但这些策略更像是精致的代偿与逃避,不但没有消除冲突,反而使我们深感恐惧、焦虑和绝望,无法真诚地投入任何关系或者工作中,觉得一切已经定型,再也不会有所好转,在糟糕的道路上越陷越深。
    作为新弗洛伊德主义的主要代表人物,卡伦霍妮相信,人都有成长的愿望,会一直愿意成为一个更好的人。因此,她认为,只要改变了产生冲突的条件,就能真正解决它们。本书指出了我们在被内心冲突困扰时遇到的问题,并提出解决冲突的切实方法,让我们学会处置内心的孤独、疯狂、迷失和热爱,收获内心的完整、成熟和安宁,重建人生自信,更加勇敢而健康地活下去。

媒体推荐

    我们的内心容纳着各种矛盾冲突,既是痛苦,也是才能,只有当你愿意承受打击的时候,才能成为自己真正的主人。
    ——苏芩

作者简介

    卡伦·霍妮(Horney Karen 1885—1952),20世纪最伟大的女性心理学家。1885年9月16日出生于德国。1913年,获柏林大学医学博士学位。1918—1932年,在柏林精神分析研究所任教,并创办诊所、开业行医。在此期间,霍妮由于对弗洛伊德关于女性性欲的看法表示不满而离开弗洛伊德的正统学说,并在杂志上发表了大量关于女性问题和驳斥弗洛伊德观点的论文。1932年,受F·亚历山大的邀请赴美,担任芝加哥精神分析研究所副所长。1934年,迁居纽约,创办了一所私人医院,并在纽约精神分析研究所培训精神分析医生。随着她与弗洛伊德正统理论分歧的增大,促使她与弗洛伊德派决裂,退出了纽约精神分析研究所。1941年,创建了美国精神分析研究所,并亲任所长。1952年12月4日逝世。

目录

前言
导论
第一部分  神经症冲突和试着去解决
  第一章  激烈的神经症冲突
  第二章  基本冲突
  第三章  亲近他人
  第四章  抗拒他人
  第五章  疏远他人
  第六章  理想化形象
  第七章  外化作用
  第八章  和谐假象和辅助手段
第二部分  冲突得不到解决的后果
  第九章  畏惧
  第十章  人格衰竭
  第十一章  绝望
  第十二章  施虐倾向
结论  如何解决神经症冲突

前言

  

    这本书中的一些内容,来自我对病人和自己进行分析之后得到的结果,写这本书,就是为了努力促进精神分析的发展。这本书中的理论是慢慢形成的,期间经过了很多年的时间。美国精神分析学会曾邀请我进行一系列讲座,我的观点就是在对这些讲座进行准备的时候,变得清晰起来的。我第一个讲座的题目是《精神分析的技巧》,其主要的内容,就是讨论精神分析的技术问题。我在一九四四年又以《人格整合》为题目进行了第二次讲座,这次讲座的内容,不但包括了这本书中说到的问题,还有在专科医学院和精神分析推进学会上讲过的一些主题,比如“精神分析疗法中的人格整合”“孤单心理学”和“偏向于虐待狂的意义”。
    我知道,有一些精神分析师是真的想改良我们的理论和分析方法,我很希望这本书能帮助到他们,也很希望他们能在他们的患者和他们自己身上,都用到这里描述的观点。想要精神分析能向前发展,就必须要动用强硬的手段,把我们自己和我们的困难都包括进去,以此来得到经验,并在经验中进行学习。如果我们安于现状,不思进取,那么我们的理论就会变成没有实际意义的僵化思想。
    但是,只要是那些想要认识自我、想要继续努力成长的人,应该能从任何一本不是单纯讨论技术问题和抽象心理学理论的书中得到帮助,这一点我深信不疑。这本书里所描写的那些内心冲突,大多数生活在复杂文明中的人都有,并且只要是能对这些人产生帮助的东西,他们全都需要。虽然只有那些专家才能治好严重的神经症,但是对于我们自己内心的冲突,我觉得一定能在我们自己的不懈努力下,得到很大程度的改变。
    我是在和我的患者们一起工作的过程中,对神经症有了更清晰的认识的,所以我最先要感谢的就是他们。也多亏了同事们的兴趣和热情的理解,我才有动力继续工作下去,所以我也要对他们表示深深的感谢。我所说的同事不但包括那些年龄比我大的同事,还包括那些正在接受我们研究所培训的年轻同事,不论是他们的反对意见还是那些议论,都对我起到了启发和鼓励的作用。
    另外,还有三个人,虽然不属于精神分析领域,但是在我的工作向前发展的过程中,却都用特殊的方式对我进行了支持。第一位是埃尔文·约翰逊博士,是他给了我机会,让我能在新社会研究院发表自己的观点,要知道,当时能得到认同的分析理论并实践的,就只有弗洛伊德经典精神分析。新社会研究院哲学和人文科学系主任克拉拉·梅耶,也是我要特别感谢的人,这么多年来,他不但一直关注着我的工作,还鼓励我把所有在分析工作中得到的新发现和新观点,都拿出来和他们一起分享和讨论。我要提到的第三个人,就是在我对这本书进行修改的时候,提出了很多对我帮助很大的有用建议的出版人诺顿先生。最后,我之所以能把自己的观点清晰地表达出来,在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书中的材料组织得好,而帮我做这一步的是米纳特·库恩,所以我还要对她表示深深的谢意。
    卡伦·霍妮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有冲突并不等于得了神经症,这一点我首先要强调一下。在我们的生命中,绝对不会缺少内心的冲突,就比如生活中,我们的梦想、乐趣和看法,经常会和周围的人出现对立的情况。生命中会出现内心的冲突这种情况,其实和我们经常与环境产生冲突是一个道理。
    动物的本能,决定了动物的大多数行为。它们并不是想做交配、哺育后代、寻找食物和防御等事情,就能做这些事情,这些东西很多时候都已经被决定了。只有人类能够做出选择,这是人类的特权,但也是人类的负担,因为人类必须要做出选择。我们的愿望有时候可能是完全相反的,比如我们想要有人陪伴却又不希望被打扰,再比如我们想要学习医学却又不想放弃音乐,这时候,我们就要做出选择。或者,我们必须要做的事情。可能并不是我们想做的事情,比如我们必须要帮助那些有困难的人的时候,我们最想做的事情,可能是和爱人待在一起;我们也可能不知道该怎么做,明明心中很反对的事情,却又必须要同意别人的想法。又或者,有两种相反的价值观摆在我们面前,我们却不知道该如何选择,比如在战争期间,到底是去当兵打仗,还是留下来照顾家庭,就是一个非常艰难的选择。
    我们所处的文明,决定了这些冲突的种类、范围和程度。如果这种文明传统保持不变,那么个体产生的冲突就会非常少,可供选择的种类自然也不多。不过,冲突并不会因为这个原因就完全消失。两种不同的忠诚很可能是相互矛盾的,而个人的愿望和集体的义务,也可能是相互矛盾的。但是,相互矛盾的价值观和完全不同的生活方式,在文明的快速转型期是可以共存的,在这个时期内,人们有无数个可供选择的对象,但真想要做出一个选择,却并不容易:在想法上,他既可以有自己独特的想法,也可以随大溜儿;在生活上,他既可以独自生活,也可以融入某个集体;对于成功,他既可以羡慕,也可以无视;对于孩子,他既可以进行严厉的教育,也可以不管不顾;对于男人和女人,他既可以用不同的态度来对待他们,也可以用相同的态度来对待;对于两性关系,他既可以认为是情感的外显,也可以认为是单纯的欲望;在种族问题上,他既可以看不起其他种族的人,也可以认为种族并不影响人的价值。这样的选择还有很多。
    这类选择是生活在我们这个文明中的人必须要经常面对的,这一点不容置疑,所以,在这方面有冲突发生,也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可是大多数人在面对这些冲突时,总是会被意外的事件所控制,别人怎么做,他们就怎么做,在被拉进矛盾当中后,根本就没弄清楚发生了什么,也没有自己的观点,只会忍不住做出让步。这就说明,对于这些冲突,他们根本就没有发现,更没有任何解决这些问题的方法,甚至连想都没想过。我在这里说的都是没有患神经症的人。
    所以,想要发现矛盾,并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我们首先要先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这还不算什么,更重要的是要知道,我们到底有什么样的感情:比如对于某个人,我们到底是真心喜欢他,还是因为觉得应该喜欢他,就觉得自己真的喜欢上他了?面对去世的父母,我们所表现出来的痛苦,到底是发自内心的,还是习惯性如此表达?我们想要成为一名医生或是律师,到底是真喜欢这样的职业,还是看重了这些职业的收入和社会地位?我们总说希望孩子能幸福,能独立,到底是真心想做到这一点,还是在外人面前随便说说?我们自己的真正感情和需求看似简单,事实上,我们根本就不知道到底是什么。
    P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