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哲 学 > 哲 学 > 伦理学

无惧非凡

  • 定价: ¥68
  • ISBN:9787521722796
  • 开 本:32开 平装
  •  
  • 折扣:
  • 出版社:中信
  • 页数:343页
  • 作者:(美)朱莉安·格思...
  • 立即节省:
  • 2020-11-01 第1版
  • 2020-11-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1.硅谷10亿富豪俱乐部女性风投家(谢丽尔·桑德伯格、梅琳达.盖茨的闺蜜,脸书、推特发展的助推者),生动讲述她们如何在财富世界披荆斩棘,于人生低谷绝地重生。比《向前一步》更精彩的女性职场故事。
    2.作者深度采访硅谷投资圈和科技圈大佬,反映硅谷真人真事、商业运作、创业创新的生态。全景展现硅谷女精英的财富创造逻辑、投资智慧、职场历练、生活感悟。
    3.硅谷女性励志纪实,现实版职场独立女性生活法则,励志榜样,激励女性无所畏惧,努力做出非凡成就。

内容提要

  

    这本书讲述了令人鼓舞、扣人心弦的真实故事:在硅谷风投圈这个残酷的、高风险的、由男性主导的、改变经济并塑造我们日常生活的世界里,四位女性如何通过勇气和智慧,克服薪酬不平等、各种打击和背叛,挑战性别歧视观念和巨大风险,在工作、家庭、权力、男人、金钱、离婚、孩子、疾病等挑战中披荆斩棘,目睹并参与投资了脸书、推特等科技企业的创立与崛起,成长为硅谷的明星人物,打破并重新制定游戏规则,塑造了今天的硅谷科技行业格局。
    从中我们不仅能看到女性的个人奋斗、事业、婚姻家庭、创造财富、投资智慧、交易法则、改变规则等的博弈与进化,韧性与谦逊,成功与失败,经验与教训,还能看到硅谷风投圈与科技圈的真实运作模式。
    这本书不仅反映了女性追求自我与探索世界的奋斗历程,还再现了硅谷风投与科技企业演进的脉络。四位鼓舞人心的女性,折射出一幅真实的硅谷创业创新生态图景。

媒体推荐

    这本书洋溢着作者对四位女性风投先驱的深深敬意,她们的传奇故事让人看得直呼过瘾。她们无所畏惧,为硅谷的繁荣发展贡献了自己的力量。作者对这些未被赞颂的、标新立异的冒险家的刻画十分生动形象,时而让你伤感,时而让你充满希望,时而让你渴望得到更多。
    ——布莱恩·基廷,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物理学教授,《失去诺贝尔奖》(Losing the Nobel Prize)作者
    这本书终于面世了,它是一本关于硅谷的书,讲述了那些强大的女性是如何克服重重困难,取得了不起的成就,在硅谷留下自己的印记的。《无惧非凡》细致而完美地诠释了什么是坚毅,什么是魄力,并颠覆了人们对只有男性才能创造科技公司的神话的印象。对于任何想要寻找榜样的年轻女性或年轻男性来说,这本书都非常值得一读。
    ——卡罗琳·保罗,《勇敢的女孩:史诗般的冒险之旅》(The Gutsy Girl: Escapades for Your Life of Epic Adventure)作者
    《无惧非凡》讲述的是四个女人闯荡充满风险和戏剧性的风投世界的故事。这四个人的故事扣人心弦、危险重重、妙趣横生,并且均不乏英雄色彩。她们摆脱了性别不平等带来的影响,获得了自己在当代史中应有的地位。
    ——凯茜·舒尔曼,韦勒娱乐公司总裁,奥斯卡最佳影片《撞车》制片人,女性活动家
    朱莉安·格思里是一位非常优秀的作者,在刻画硅谷方面,当今无人能出其右。《无惧非凡》可谓当今世界十分需要的一本书,它讲述了世界历史上,创造最大规模的合法财富背后的真实故事。不管你是职场女性,还是和女性一起共事的男性,《无惧非凡》都是必不可少的读物。
    ——亚当·费希尔,《天才之谷:未删减的硅谷历史》(Valley of Genius: The Uncensored History of Silicon Valley)作者

作者简介

    朱莉安·格思里(Julian Guthrie)她为《旧金山纪事报》撰稿长达20年。获得过许多奖项。她的作品多次被普利策奖提名。“阿尔法女孩协会”(AIDha Girls Institute)创办人。她多年来在采访各行各业人物的过程中发现,在大大小小的群体中,女性都屈指可数,因此她一直有个疑问:“女性都跑哪儿去了?”于是着手研究女性极其少的领域.最终把目光聚焦在风投圈——一个知之者不多但影响力非凡的领域。她在采访硅谷多位知名男性风投家、科技巨头和企业家之后,开始寻找并深入接触、采访硅谷几位传奇女性风投家,最终写成了这本书。

目录

前言
第一章  硅谷梦
第二章  入局
第三章  局内的局外人
第四章  适者生存
第五章  女性的力量
第六章  婚姻、母亲与事业
第七章  生、死与代表作
第八章  算总账的时候
第九章  觉醒
后记
致谢

前言

  

    加利福尼亚,门洛帕克,沙丘路
    玛丽·简·埃尔莫尔(Mary Jane Elmore)开着她那辆老旧的绿色福特平托车,有点儿头晕目眩。路上车辆飞驰而过。她并不是在漫无目的地游走,而是正奔向被称为“硅谷权力中心”的沙丘路,踌躇满志,准备开启新的生活篇章,向改变世界的目标进发。
    玛丽·简有着一头棕色的秀发,长着棕色的大眼睛,年轻貌美。1976年,她从普渡大学毕业,获得数学学位。她曾在大学的暑假当服务员,身穿抢眼的橙色小背带裤,赚到一大笔小费。因此她买了一辆福特平托,车子已经变得有些破旧了,会漏出散热液,而且还在使用原装的凡士通500轮胎。她驱车从密苏里州的堪萨斯城长途跋涉了近2000英里*,来到北加州。接着,她在刚成立8年的科技公司英特尔找了一份工作。
    尽管贵为风险投资界的中心,但硅谷沙丘路却没有任何彰显其地位的东西——没有气势十足的华尔街铜牛,没有镀金时代豪华璀璨的建筑群,也没有由高耸入云的摩天大楼形成的人造峡谷。当年,这个地方是一片绵延起伏的土地,灌木丛生,橡树参天,粉色大丽花的花瓣鲜艳夺目,建筑物又长又矮,就像经典老车林肯大陆一样。那些中世纪的现代建筑以雪松木、红木和砖石作为外墙,数目众多,但没有什么名堂。不同于其他的商业中心,沙丘路不显山露水,与那些代表金钱和权力的象征符号绝缘。没有喧嚣聒噪,它就像乡村俱乐部般寂静无声。对玛丽·简而言,那里与她成长的、随处可见高高的玉米地的世界全然不同。小时候,她经常在玉米地里蹿来蹿去,玩捉迷藏,每一次出动,往哪边走多少行多少列,她都心里有数——当时的她就拥有下棋般精准的算力。
    玛丽·简在数学方面天赋过人——更不用说她对市场的敏锐嗅觉,这让她与这片新的加州疆域成为天作之合。在20世纪70年代,硅谷给人的感觉就是,一个浸透着淘金热的进取精神和“饿狼”精神的疆域,冒险家和淘金者们不惜冒险,前赴后继,只为得到哪怕一丁点的金子,即便他们知道只有少数人能得到幸运女神的眷顾。在1849年的淘金热时期,矿业公司的老板和卖暴利商品的商人主宰一切,比如塞缪尔·布兰南、列维·施特劳斯、约翰·斯图德贝克、亨利·韦尔斯和威廉·法戈。跻身其中的女性寥寥无几,势单力薄,因而大多数女性只能从事平凡的工作或者当家庭主妇。在更现代的淘金热时期,情况没什么区别。硅谷长期以来都是由男性发号施令的,你方唱罢我登场,几十年前的代表人物有威廉·休利特、戴维·帕卡德、鲍勃·诺伊斯、戈登·摩尔、安迪·格鲁夫、拉里·埃里森、史蒂夫·乔布斯、史蒂夫·沃兹尼亚克。到了21世纪,则有拉里·佩奇、谢尔盖·布林、马克·扎克伯格、埃隆·马斯克、蒂姆·库克、马克·贝尼奥夫、杰克·多西、特拉维斯·卡兰尼克、布莱恩·切斯基。
    在为期两天的行程中,玛丽·简以花生酱三明治为食。一路上,她并没有幻想过,游走于一直由男性牢牢统治的沙丘路和硅谷,会是一件轻松的事。即使是今天,在玛丽·简第一次踏足这里几十年以后,风险投资公司中有94%的投资合伙人——改变未来的金融决策者——是男性,80%以上的风险投资公司更是从未有过女性投资合伙人。只有不到2%的风险投资落入女性创办的创业公司的口袋里,顶尖公司约85%的技术员工是男性。而当玛丽·简第一次驱车奔赴沙丘路时,女性占美国劳动力总数的40%左右,其中做风险投资合伙人的更是屈指可数。
    但是,玛丽·简,这一镇定自若、面带稚气的邻家女孩,后来成了有史以来最早跻身风险投资公司合伙人行列的女性之一。就像在沙丘路的一个角落里蓬勃盛开的粉色大丽花一样,她和其他的女性风险投资家先驱——“阿尔法女孩”(Alpha Girls)——找到了出路,让自己的梦想扎根并茁壮成长。
    在硅谷最令人兴奋的时期,她们像早期的淘金者一样向西进发。当时,大型计算机淡出舞台中央,让位于微型计算机、个人计算机和互联网,一如当初穿孔卡计算机为计算时代奠定舞台一样。这些女性风险投资家不断发掘、投资和指导创业公司,透过所押宝的创业点子,她们扮演重要角色,助力改变全世界的人的工作、娱乐、通信、学习、旅行、创造和互动的方式。医药和科技领域最举足轻重的新发明,很多都有风险投资家的印记。
    闯荡硅谷的除了玛丽·简以外,还有索尼娅·赫尔(Sonja Hoel),一个金发碧眼、积极乐观的南方美人,她供职于沙丘路的顶级风险投资公司门罗风投,专注于投资提升互联网安全性和可靠性的公司;玛格达莱娜·耶希尔(Magdalena Ye?il),一个性情活泼的亚美尼亚人,在伊斯坦布尔长大,会为了融入周围环境而不惜热脸贴冷屁股;特蕾西娅·吴(Theresia Gouw),来自中国移民家庭,争强好胜,曾在汉堡王当服务员,后来华丽变身,投身于追逐硅谷历史上最炙手可热的一些投资。还有其他的“阿尔法女孩”,比如特斯拉的第一位投资者兼董事会成员,创办印度第一家风险投资基金的女性,第一位成功带领科技公司上市的女性,第一位成立在线美容网站的女性,还有新一代的年轻女性金融家和企业家。这些女性与世界各地的“阿尔法女孩”有着同样的决心,各行各业都有她们的身影,不管是好莱坞、学术界、经济界、广告界、政治界、媒体界、体育界,还是汽车界、农业界、法律界、酒店界、餐饮界、艺术界。
    历史上不乏备受瞩目的女性反叛者,如罗莎·帕克斯,她有过一次堪称民权运动代名词的反叛行动。温和的激进派同样不在少数,不管从事的是什么,她们都能够做到极致,乃至于改变游戏规则。例如,玛格丽特·撒切尔专门去上演讲课,目的是把自己的声音练得更加深沉,更能被听见。乔治亚·欧姬芙像男艺术家那样画了一些“暗色调”的作品,目的就是证明男艺术家能做的她也能做。后来,她再次描绘鲜艳的沙漠之花,并由此奠定其“美国现代主义之母”的地位。
    在那个秋高气爽的日子,玛丽·简开车经过沙丘路,心里满怀着希望。前路会有什么样的艰难险阻,她几乎想都没有想过。她从未想象过,自己将要同时应付几座大山:高风险的工作,养育三个孩子的职责,矛盾不断的婚姻,过于野心勃勃的初级合伙人。但她的直觉告诉她,这里就是适合她大展拳脚的地方——硅谷充满奇思妙想,充满令人惊叹的大胆发明,堪称创新、创意、执着、乐观和机遇的代名词。在这片土地上诞生的新公司和新行业领域,比世界上任何地方都多,它所孕育的大型科技公司多不胜数,如惠普、仙童半导体、英特尔、Teledyne(工业技术公司)、ROLM(技术公司)、安进、基因泰克、AMD(超威半导体公司)、Tandem(语言学习应用程序)、雅达利、甲骨文、苹果、戴尔、艺电、康柏、联邦快递、网景、LSI(半导体和软件设计公司)、雅虎、亚马逊、思科、PayPal(贝宝)、eBay(易贝)、谷歌、Salesforce(客户关系管理软件服务提供商)、领英、特斯拉、脸书、YouTube(视频网站)、优步、Skype(即时通信软件)、推特、爱彼迎等。
    但是,玛丽·简和其他阿尔法女孩需要钢铁般的意志才能坚持到底,而且一路上要付出不菲的情感代价。她们曾在最意想不到的时候遭到攻击和背叛。硅谷这一充满年轻男性荷尔蒙气息的地方,看似是简单粗暴的竞技场,但实际上,恃强凌弱、性别偏见、身心失调、对女性的压制等,无一不是游戏规则的一部分。最后,阿尔法女孩们——出身商人、教师、牙医及移民家庭的坚强女性——意识到,要想改变她们所钟爱的这个行业,只有一条路可走:打破并重新制定游戏规则。

后记

  

    关于本书的想法,在我的上一本书《如何制造一艘宇宙飞船:一群叛徒、一场史诗般的比赛,以及私人太空飞行的诞生》(How to Make a Spaceship: A Band of Renegades, an Epic Race, and the Birth of Private Spaceflight)中有迹可循。我周游全美各地,接触过工程师、企业家和科学家的群体。其间,我一直在问自己一个问题:女性都跑哪儿去了?在大大小小的群体中,我都只能看到屈指可数的几个女人。
    我开始着手研究多个女性稀少的领域,很快我就把目光聚焦在风险投资上。这一领域在大众中不是很有名,但影响力非凡。风险投资比科技行业中的任何其他领域都要重要,投资大权牢牢掌控在男性手里。风险投资家为创业者的点子提供投资。从我们的通信方式到所使用的科技,从我们驾驶的汽车到我们将来会需要的突破性医疗技术,成功的创业公司塑造并改变着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
    2016年末开启我的研究时,风险投资公司只有6%的投资合伙人是女性,也只有大约2%的风险投资流向由女性创办的l公司。2019年,美国风险投资公司合计投资1300亿美元,其中只有微不足道的26亿美元投向女性。我想知道:这种隐藏的不平等对整个世界究竟意味着什么呢?
    梅琳达·盖茨的看法一针见血,“要是风险投资领域都没有做到性别均衡化,那就更别谈科技行业了”。她是一名工程师,也是盖茨基金会的联合主席。近年来,她把目光投向促进科技行业性别均衡化的工作上。在此之前,她在发展中国家做了大量工作,亲身目睹了当地强大的女性是如何给社会带来巨大变化的。她开始思考:“美国在这些问题上走了多远呢?”答案是:“还不够远。”在她看来,科技行业的变革必须要先从风险投资这一源头抓起。 在硅谷封闭的男性俱乐部里,男性风险投资家之间相互邀请参与项目投资,相互推荐资源,他们的投资也几乎全都涌向男性创业者。接着,男性创业者在招兵买马时也只招男性。大公司收购创业公司,等于是一个男性占绝大多数的团队被并入另一个更大的男性占绝大多数的团队。也就是说,软件、硬件、应用程序、社交媒体、人工智能等产品技术,从开发到投资再到经营,无一不是完全由男性主导的。但是,改善性别均衡不仅仅关乎男女平等,还关乎企业能否取得更好的业绩表现,全球经济能否繁荣发展。女性占全球人口的一半,也代表着全球潜力的一半。研究表明,员工多元化程度更高的公司,尤其是女性领导者较多的公司,资本回报率和创新能力均高于没有女性领导者的公司;女性高管和女性董事较多的公司,业绩表现较好;至少有一位女性创始人的创业公司,投资回报率高于没有女性创始人的创业公司。从统计数据来看,企业的管理团队性别均衡化程度越高,其获取盈利的能力越有可能高于平均水平。 …… 其他女性成为领导者或者取得成功的故事,有助于促使女性改变自我认知,看到更多的可能性。阿尔法女孩正是我们女性所需要的那种榜样。她们出身平凡:移民家庭,父母是牙医、教师或者商人。她们创立、投资乃至帮助打造了不少改变众多行业领域的公司。她们依靠自己创造了巨额的财富。如今,她们正致力于为女性群体改写风投乃至其他行业的规则。一场反抗运动正在硅谷打响,它才刚刚开启。 书中,虽然有的男人败德辱行,但硅谷也不乏品行高尚的男性。他们为女性同行提供了很多的支持,与她们并肩作战,而且从不以性别论人。他们拥有丰富的经验。总的来说,我认为风投是最重要、最具活力的行业之一,它是未来的塑造者。不管男女,都适合从事这个行业,不过我现在明白女性为什么特别适合做风投了。女性是世界经济中最具影响力的消费群体,在所有消费购买活动中的占比高达80%。我所认识的女性风险投资家,每一个都聪明伶俐,都用数据说话,都直觉敏锐。 最后,我想分享一下我对“阿尔法女孩”这个词的看法。是的,我写的就是这些女人。但我喜欢“女孩”这个词。在我的心目中,“女孩”一词代表着力量、勇气和决心。女孩们令人敬畏、有爱心、满怀希望、勇敢、聪明、坚强。看看特蕾西娅、索尼娅、MJ、玛格达莱娜以及书中众多其他的女性吧,她们无一不是如此。研究过程中,我也重温了一些著名的阿尔法女孩的故事,如网球传奇人物比利·简·金、法学家鲁丝·巴德·金斯伯格、活动家马拉拉·优素福·扎伊等。我也研究了历史上的阿尔法女孩,如第一位当选美国国会议员的黑人女性,民权运动中的年轻黑人女孩们,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成为俄罗斯第一位女军官的令人敬畏的农妇。 今天,阿尔法女孩无处不在,她们的故事需要被诉说、被传播。比如,第一批在波斯湾指挥攻击舰的女性;在巴西的一个正在打破性别界限的女子鼓乐团体;与性虐待和性别歧视做斗争的女农场工人;南卡罗来纳州城堡军事学院的第一位女性团长;反抗法规、摘掉头巾的伊朗妇女;印度南部的数百万妇女在元旦当天并肩站在一起,抗议性别歧视和性别压迫问题。 在我眼里,不管什么年龄,任何坚定不移地追求自己梦想的女性,都是阿尔法女孩。别人眼中的不可能,在她眼里就是可能的,她会证明种种的可能性。那个叫玛格达莱娜的喜欢玩锤子和钉子甚于玩偶的女孩,小时候在土耳其伊斯坦布尔有一次受到父亲的教诲:“在生活中你得听从自己的内心,自己判断什么才是适合自己的。你不必遵守所有的条条框框。” 我很高兴能够见识到世界上那些勇于打破规则的阿尔法女孩,也很高兴能够听到你们的故事,并引发各种非常有意义的讨论,比如我们如何能够取得成功,我们为什么会失败,我们如何能够重整旗鼓,我们如何能够为我们周围的女性以及下一代的男孩和女孩创造更好的环境和条件。 我期待着你们能与我分享自己的精彩故事,让我们一起来确保过去、现在和未来的阿尔法女孩在史册中都有一席之地。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玛格达菜娜·耶希尔
    玛格达莱娜·耶希尔骑着自行车穿过校园,气喘吁吁地来到斯坦福大学计算机中心上班。她穿着一身白色及地长裙,头上戴着黄色雏菊。晚上10点,办公室里全是玩《龙与地下城》游戏和写工程学论文的人。玛格达莱娜抚平裙子,打开背包,坐到办公桌前。她身后的墙上写着“计算机顾问”。
    那是1980年的晚春。玛格达莱娜在斯坦福大学的低负担分时系统(LOTS)计算机中心上夜班,负责解决学生们老套乏味的问题:“我用完分配的内存了。”“我的软件一直在无限循环运行。”“我无法登录我的账号。”诸如此类。
    玛格达莱娜本人则有些让人难以捉摸。她有着厚重的红棕色长发和深棕色的眼睛,颇为引人注目。上班时,她还会穿舞会礼服,佩戴头饰,或者穿20世纪60年代风格的时装,因而更受瞩目。她钟情于几何图案连衣裙、花样图案紧身衣、高跟鞋,以及任何带雏菊图案的服饰。夜班也许沉闷乏味,让人煎熬,但她并没有哀怨,至少还会用古怪的装扮来给自己(也包括周围的人)的生活增添几分色彩。
    正当玛格达莱娜输入用户名“Y.Ynot”登录系统时,一位计算机中心的常客来找她。他打印了一张长长的纸,上面显示了他正在使用的软件和他写的代码。玛格达莱娜手里拿着铅笔,仔细研究纸上的东西,就像防伪专家甄别画作中是否有造假痕迹一样,没多久她就发现了一行有错误指令的代码。当错误代码被纠正以后,那个研究生心满意足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夜灯闪烁不定,嗡嗡作响,玛格达莱娜的一身新衣裳引来许多学生偷瞄。她的服饰大部分都是在校园外的加州大街上的一家二手服装店买的,一件只需一两美元。没多久,学生们的注意力又回到了数字设备2040(Digital Equipment 2040)上面,那是一台超大型计算机,会让用户产生一种它一直在盯着自己看的错觉。这台计算机安置在玻璃后面的冷却室里。LOTs计算机中心的常客通常有三类:仍在写学位论文的学生,有的甚至毕业十年了都还在写;工程学或计算机科学的研究生,他们来做研究,或者玩《龙与地下城》、《乒乓》(Pong)或《小行星》(Asteroids)等游戏;来使用社会科学统计软件包(SPSS)的社会科学研究生——通常是该中心里仅有的女性访客。
    玛格达莱娜知道,许多常客都才华横溢,她亲切地称他们为她的“各色怪咖”访客。她也知道,他们跟自己志趣相投——像她一样,他们也觉得工程学像是宗教信仰,只不过它是关于如何巧妙地拼凑错综复杂的拼图的。虽然这份工作必须通宵达旦,但她还是很喜欢这样一个让自己既能展现个性,又能融入其中的地方。
    在土耳其长大的她深知,想融入周围的环境是要付出代价的。在很小的时候,她就被教育要保护好自己的亚美尼亚种族特性。在平常她会让别人叫自己“莱娜”,而不是教名“玛格达莱娜”。在玛格达莱娜成长的时代,在土耳其的亚美尼亚人经常受到诅咒和骚扰。在她祖父母的时代,亚美尼亚人更是遭到监禁和处决,就像几十年前饱受德国人摧残的犹太人一样。
    即使是现在,在与家乡相距近7000英里的地方,她有时也仍然会被那些本是阳光灿烂的时光,但却瞬间变得灰暗无光的记忆萦绕——在伊斯坦布尔附近的公共海滩上,那个美丽的下午原本充满欢声笑语、奔跑嬉戏、游泳奔腾,直到她被认出是亚美尼亚人。转瞬之间,沙滩上的其他孩子纷纷变脸,朝她脸上扔泥沙,逼她走开。然而,他们的排斥非但没有把玛格达莱娜赶走,反而让她更加坚定地要融入他们,与他们一起玩耍,挑战土耳其僵化死板的社会界限。回到家里,她盘算着怎样才能让自己再次受到那些伙伴的欢迎。她游泳水平很高,于是就向他们展示自己过人的游泳本领。她会用攒下来的零花钱给其他孩子买糖果或冰激凌,讨他们开心。
    P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