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商品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类 > 哲 学 > 哲 学 > 心理学

底层逻辑(看清这个世界的底牌)(精)

  • 定价: ¥69
  • ISBN:9787111691020
  • 开 本:32开 精装
  •  
  • 折扣:
  • 出版社:机械工业
  • 页数:337页
  • 作者:刘润|责编:华蕾//...
  • 立即节省:
  • 2021-10-01 第1版
  • 2021-10-01 第1次印刷
我要买:
点击放图片

导语

  

    底层逻辑+环境变量=方法论。
    如果只教给你各行各业的“干货”(方法论),那只是“授人以鱼”,一旦环境出现任何变化,“干货”就不再适用。
    但如果教给你的是“底层逻辑”,那就是“授人以渔”,你可以通过不变的底层逻辑,推演出顺应时势的方法论。

内容提要

  

    “底层逻辑”来源于不同中的相同,变化背后的不变。只有掌握了底层逻辑,只有探寻到万变中的不变,才能动态地、持续地看清事物的本质。
    在本书中,中国著名商业顾问刘润把在《5分钟商学院》中讲述的底层逻辑的内容做了总结,与你分享是非对错、思考问题、个体进化、理解他人和社会协作五个方面的底层逻辑,带你看清这个世界的底牌。
    “底层逻辑”并不局限于商业世界。希望你在看到千变万化的世界后,依然能心态平静、不焦虑,能够通过“底层逻辑+环境变量”不断创造新的方法论,在工作和生活中都始终如鱼得水。

作者简介

    刘润,润米咨询董事长,互联网转型专家,拥有26万+用户的私人商学院——“得到”专栏《刘润·5分钟商学院》创始人。
    前微软战略合作总监,海尔、百度、恒基、中远等众多大企业的战略顾问。
    工作、公益之外,爱好旅行,徒步戈壁,环骑青海湖,到达珠峰大本营,登上南极大陆,抵达北极点,探访进化岛,登顶非洲乞力马扎罗。
    著有《2012,买张船票去南极》《人生,就是一场突如其来的旅行:从微软到北极点》《互联网+》《互联网+战略篇:传统企业,互联网在踢门》《趋势红利》《5分钟商学院》。

目录

序言
第1章  是非对错的底层逻辑
  一个人心中,应该有三种“对错观”
  人性、道德和法律
  人生的三层智慧:博弈、定力、选择
  公理体系VS逻辑推演
第2章  思考问题的底层逻辑
  事实、观点、立场和信仰
  如何防止“注射式洗脑”
  如何赢得一场辩论
  普通和优秀的差距,在于解决问题的方式不同
  如何快速洞察本质
  流程、制度与系统
  逻辑思维与逻辑闭环
  复利思维
  概率思维
  数学思维
  系统思维
第3章  个体进化的底层逻辑
  人生商业模式=能力×效率×杠杆
  把工作当成玩
  如何做好时间管理
  指数级增长、正态分布和幂律分布
  把事做对,创造10倍价值
  人脉的本质是给予价值、平等交换
  知识、技能与态度
  心态高过云端,姿态埋入地底
  人人都应该是自己的CEO
  艺术家为人类带来自由
第4章  理解他人的底层逻辑
  理解What、Why、How,才能知行合一
  幽默,是溢出的智慧
  所谓洞察本质,就是会打比方
  边界感的本质,是对所有权的认知
  每个创业者背后,都有大量多巴胺的支撑
第5章  社会协作的底层逻辑
  世界三大法则:自然法则、族群法则、普遍法则
  找到并利用自己的战略势能
  产品价格到底应该由什么决定
  利润,来自没有竞争
  没有KPI,也能管好公司
  让优秀员工成为事业合伙人
  勤劳能创富,但勤劳者能分到财富吗
  一切的分钱方式,无外乎优先和劣后
  信用,是一个人最大的资产
  公平、公正与公开
  效率与公平
  劝酒的本质,是服从性测试

前言

  

    如何用底层逻辑看清世界的底牌
    2016年9月25日,那天我依旧在出差。
    本该好好休息的差旅夜,我、罗老师(罗振宇)、脱不花都没有困意,因为午夜零点我的课程《5分钟商学院·基础篇》正式上线。
    这是我在得到上的第一门课程,上线过程一波三折。
    原本预定在10月上线的课程,突然接到通知,需提早上线。当时这门课程我才录了两三节,没什么库存就上线了。
    当天零点上线后,又出现了播放问题—因为音频压缩导致有金属音。我马上拿出随身携带的录音笔,重新录了一遍,更换了音频,折腾到凌晨一两点才最终完成。
    第二天,也就是9月26日,我万万没有想到,当天就有7000多人订阅了《5分钟商学院》。
    我非常高兴,但也诚惶诚恐。自此,我终于开启了一个承诺,一个要花一整年交付的承诺。
    2016年,是非常辛苦的一年。我有半年以上的时间都在出差路上,剩余时间,每天都要花14个小时来做《5分钟商学院》。
    但是,一切都有了回报。一年后,这门课程已经有了14万学员。
    五年后的今天,这门课程已经有46万人加入。
    这也就意味着,有32万学员是在课程正式结束之后加入的,这更令我高兴。
    因为我不希望这只是做一年就结束了的事。我希望做一件能够长期延续下去的事情,于是,在这门课程中,我讲述了一些商业的底层逻辑,因为只有底层逻辑才有生命力。在面临变化的时候,底层逻辑能够应用到新的变化里面,从而产生新的方法论。
    什么是“底层逻辑”?
    2012年,马云和王健林设了一个“亿元赌局”—如果10年之后,电商在中国零售市场所占的份额超过50%,王健林就给马云1亿元,如果没超过50%,马云给王健林1亿元。
    今天,我们回看多年前的这个赌局,不得不深思:为什么这两个人对各自代表的线上、线下经济的看法,会有如此大的分歧?
    一方打败另一方,是因为二者之间有天大的不同吗?不是的。
    是因为相同的地方更多,一方才有机会“干掉”另一方。
    以万达为代表的线下经济和以阿里巴巴为代表的线上经济,在底层逻辑上没有本质的区别。从本质上来说,二者都是流量、转化率、客单价和复购率四部分的不同组合。可能一方的做法与另一方不一样,但是双方服务的客户、提供的价值是一样的。就好比一个做鞋子的干不掉一个卖水果的,因为他们之间没有太多相同之处。
    两个人发生争执的时候,一定是因为他们之间有更多的相同之处,而不是不同之处。完全不同的两个人是吵不起来的。
    事物间的共同点,就是底层逻辑。
    只有不同之中的相同之处、变化背后不变的东西,才是底层逻辑。
    只有底层逻辑,才是有生命力的。
    只有底层逻辑,在我们面临环境变化时,才能被应用到新的变化中,从而产生适应新环境的方法论。
    所以我们说:
    底层逻辑+环境变量=方法论
    如果只教给你各行各业的“干货”(方法论),那只是“授人以鱼”,一旦环境出现任何变化,“干货”就不再适用。
    但如果教给你的是底层逻辑,那就是“授人以渔”,你可以通过不变的底层逻辑,推演出顺应时势的方法论。
    所以,只有掌握了底层逻辑,只有探寻到万变中的不变,才能动态地、持续地看清事物的本质。
    在这本书中,我把在《5分钟商学院》中讲述的底层逻辑的内容进行了总结,与你分享是非对错、思考问题、个体进化、理解他人、社会协作五个方面的底层逻辑,带你看清世界的底牌。
    “底层逻辑”来源于不同中的相同,变化背后的不变。
    “底层逻辑”并不局限于商业世界。希望你在看到千变万化的世界后,依然能心态平静、不焦虑,能够通过“底层逻辑+环境变量”不断创造新的方法论,看清世界的底牌,始终如鱼得水。

精彩页(或试读片断)

  

    一个人心中,应该有三种“对错观”
    一位悍匪经过周密的计划,绑架了首富的儿子。最终,首富以数亿元赎回了儿子。整个过程惊心动魄、跌宕起伏,不输一部警匪大片。其中,一段首富和绑匪的对话却令人深思。
    绑匪问首富:“你为什么这么冷静?”
    首富回答:“因为这次是我错了。我们在当地知名度这么高,但是一点儿防备都没有,比如我去打球,早上5点多自己开车出门,在路上,几部车就可以把我围下来,而我竟然一点防备都没有,我要仔细检讨一下。”
    什么?首富说自己错了!为什么?明明是绑匪违反了法律,绑架了他的儿子。
    从法律上来说,肯定是绑匪错了,所以绑匪要为他的行为坐牢,接受法律的制裁。但我们站在首富的角度看,也许这种事情通过加强安保等措施是可以避免的,他却因为没有做,导致儿子被绑架,最终花了数亿元赎回儿子。还好最终破财消灾了,如果被撕票,那损失就更大了。到那时,即使用法律手段制裁了绑匪,又有什么用?损失已经发生,且无法挽回。所以,首富这时说他错了,是他真觉得自己错了,不是客气。
    首富的这种处事方法,在心理学领域,可由一个重要概念来解释,叫课题分离。“课题分离”理论由奥地利心理学家阿尔弗雷德·阿德勒提出,原意指要解决人际关系的烦恼.就要区分什么是你的课题,什么是我的课题。绑架索要赎金,是绑匪的课题,而因绑架遭受损失,是首富的课题。
    比如,有人在地铁里踩了我一脚,谁的错?我的错。
    明明是他踩了我,为什么是我的错呢?难道我不应该要求他道歉吗?我可以要求他道歉,但是,道歉有什么用?而且,我要求他道歉,不需要花时间吗?他耍无赖和我吵起来,不是更需要花时间吗?我的时间难道没地方花了吗?对方还可能反咬一口:“你怎么把脚乱放啊?!”
    那怎么办?我要说“我的错,我的错”,然后心平气和地走到旁边。这是因为,我的时间比他的值钱,浪费同样的时间,我的损失大——“谁的损失大,就是谁的错”。
    一个人心中,应该有三种“对错观”:①法学家的对错观,②经济学家的对错观,③商人的对错观(见图1-1)。
    举个例子:坏人A诱骗好人B进入C的没有锁门的工地,B失足摔死了。请问,这是谁的错?
    法学家的对错观
    对于上述情况,法学家可能会说:“这当然是A的错,这就是蓄意谋杀,还有什么好讨论的!”
    是的,如果证据确凿,在法学家眼中,这就是A的错。但是,这种“大快人心”的对错观,不一定能避免类似案件再度发生——法学家做不到的事情,经济学家也许能做到。
    经济学家的对错观
    对于上述情况,经济学家可能有不同看法:是C的错。
    也许有人会说:“啊?为什么啊?C也太冤了吧?”
    经济学家是这样考虑的:整个社会为避免B被A诱骗进入C的工地要付出的成本,比C把工地的门锁上的成本高得多,虽然惩罚C会让其觉得冤,但是以后所有工地的拥有者就都会把门锁上了,于是这样的事情会大量减少。
    经济学家是从“社会总成本”的角度来判断一件事的对错在谁。虽然有时这样的判断看上去不合理,但会比从“纯粹的道义”的角度更有“效果”。
    商人的对错观
    对于上述情况,商人可能这样想:不管是A的错还是C的错,B都死了;不管让谁承担责任,B都无法起死回生——从个体利益最大化的角度看,B只能怪自己。
    也许B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会想:“这是我的错,我不该蠢到被A诱骗至此。”
    再看一个例子。一个人走在人行横道上时,一辆卡车冲他疾驰而来,所有人都大声呼喊,叫他让开,他却淡定地说:“他不能撞我。他撞我是违反交通法规的,他负全责。我就不让。”最后,这个行人被卡车撞死了。
    这是谁的错,卡车司机的错?当然。但是,这样的判断无法救回行人的命。
    行人那时应该这样想:不让,就是我错,因为不让开我就会死。
    对于第一个例子,法学家认为A错,经济学家认为C错,商人认为B错,这就是三种“对错观”。
    如果你是评论家,可以选择法学家的立场;如果你是政策制定者,可以选择经济学家的立场;如果将要失足摔死的就是你自己,我建议你选择商人的立场——“我的错,都是我的错”,因为“我的损失最大”。
    总之,谁的损失大,就是谁的错。
    P2-5